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鄧永鏘與公民黨

2017/8/31 — 12:43

驟聞鄧永鏘David Tang昨日(8月30日)病逝,享年只63歲,心裡十分難過,不久前才聽得他廣邀友好,在Dorchester大酒店大排筵席「最後晚餐」,走也走得夠派頭夠風趣,不料上天沒讓他如願。

我與David雖相識多年,卻非深交,生活圈子如此不同,連會面也少,主要共同點是對香港的關懷和針砭時弊毫不猶豫。他是個很複雜的人,家庭、社會、文化、個性,一言難盡,他的才華有蹤跡可尋,但他選擇的表現方式則有很多曖昧矛盾,或可留待後日端詳,難過,是為了這麼活力和想像力充沛的人,生命戛然終止,也是為了遺憾沒有好好道別,感謝他以半個同路人的身分作出的貢獻。

2005年底,《基本法第四十五條關注組》「四大狀」議員不大情願組黨,改以辦報塞責,我權作老編,《A45》報以中英文刊行,英文稿來源不大,鄧氏喜歡舞文弄墨,時在英國文化協會作英國文學講座,又喜推薦香港作者英文小說,我們(我想多半是余若薇)於是邀他寫稿一篇,他果然就寫了,批評香港權貴「變色龍」,題為《I wish I was a spy》,登在2005年12月1日第3期。

廣告

不組不組還須組,公民黨終於2006年3月成立,《A45》報延續了一段日子,(本人堅持不可成為黨報),終於到了2007年中要執笠。之前,不知我還是余若薇(多數是余若薇),居然問鄧氏他既說支持公民黨,會否加入公民黨?他居然說「會」,並寫了一篇鴻文呼籲大眾支持,登在《A45》報最後一期。

但結果他沒有入黨。我很諒解,並感激他說了那些話,他是真心真意的,雖然做事故意那麼五顏六色。在政治上,他真的是想為香港為中國找一條路,我相信。

廣告

附上上述兩篇鄧氏舊作,聊為紀念故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