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鄧飛講甚麼勞什子的「中國特區公民教育」?!

2017/7/7 — 6:01

資料圖片:教聯會主席 鄧飛(教聯會圖片)

資料圖片:教聯會主席 鄧飛(教聯會圖片)

報載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理事、將軍澳香島中學校長鄧飛接受《環球時報》專訪時建議把香港的「國民教育」與「公民教育」合為一體,稱作「中國特區公民教育」云云。 (註一)   須知回歸日習近平主席「君臨香江」時所發表的重要講話:「……新一屆特別行政區政府……要注重教育,加強引導,著力加強對青少年的愛國主義教育……。」(註二) 說的是「愛國主義教育」,清晰的訊息言猶在耳,左派教育集團栽培的新一代小輩鄧飛竟敢公然扭曲上意,說甚麼「中國特區公民教育」,難道膽大生了毛?!  不過,筆者以為這只是鄧飛「被借把口」使出共產黨人一貫慣用的「語言偽術」伎倆,本色化的包裝一下「國民教育」,策略地試圖蒙蔽香港的家長和老師,因為其實骨子裡還是大陸化「愛國主義教育」的本質!

鄧飛在專訪中指出: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 (下稱「教協會」) 的領導層「帶有強烈的意識形態色彩」……亦最常講「洗腦」一詞,令支持國民教育的人不敢明言……形容為「恐怖文宣」。 (註三)  首先,筆者必須解說清楚,香港人,尤其是學生家長和老師所擔憂,恐懼而斷然反對的是「洗腦式的國民教育」,而所謂「洗腦式教學模式」包含著起碼三層意義,其一是「以強烈的政治意識為主導」,其二是「偏頗片面的教材和教學活動」,其三是「灌輸宣傳式的教學方法」。

「以強烈的政治意識為主導」正是中國共產黨以「政治掛帥」思維來操控教育運作的特色,視學校為「思想上層建築」的重要基地,管理架構上內地所有學校均設立「黨委書記」一職,其職能和實權往往凌駕在校長之上,便可見一斑。 那就是說,教育運作必須服膺於政治原則,而教育目的總體而言必須「為政治服務」, 這是中國社會主義特色「洗腦式教育」的可怕本質,正是香港人這些年來耳聞目睹有關內地政治不斷干預香港教育的現象所引起的憂慮。 中國共產黨是高舉「政治意識形態」大纛的老祖宗,鄧飛竟貿然指教協會領導層「帶有強烈的意識形態色彩」,不禁令筆者訕笑他「數典忘祖」!

廣告

香港各學校現階段當然並沒有「黨委書記」,可是近年來特區政府透過教育局的通告指引、課程綱要和活動設計等行政策略和手段,在預設「政治正確」的框條下,「偏頗片面的教材和教學活動」滲透式嵌入在香港各中小學甚至幼稚園日常學與教的運作中,從過去一些事例中往往已有跡可尋。 就以當年教育局資助左派「國民教育服務中心」出版的《中國模式:國情專題教學手冊》參考教材為例,宣傳中國共產黨為「進步、無私與團結的執政集團」,正是典型的「宣傳式洗腦」教材。(註四)  香港人對於染紅的教材和活動難道是過分憂慮嗎?

反對「灌輸宣傳式的教學方法」正是關鍵所在,因為完全違反教育專業原則,也往往沒有教學效果。 明確而言,筆者並不否定「國民教育」,反之認為必須以持平、開放和探究式態度,將有關國情和歷史發展資料客觀地、整全地鋪陳,與不同階段的學生適當地分享、分析和討論。  須知培養所謂「愛國愛港」和 「國民身分認同」情懷基本上是建立價值觀、從而改變行為態度的情意教育,必須透過潛移默化的自省、內化和轉變過程,並不是在於知性層面的加強認識《基本法》和「一國兩制」原則,以至參與升旗禮和高唱國歌等活動便可以引導學生「轉意歸心」的。

廣告

有關鄧飛說及「恐怖文宣」本來不值一哂,可是筆者身為教協會出版主任,有責任予以痛斥。 教協會一向本著「是其是、非其非」的專業精神處理所有教育議題,並非盲目反對「國民教育」,只是真的毫不含混堅決抗拒「洗腦式的國民教育」,而對有關「洗腦模式」的性質已作出充分的解說和澄清,不容鄧飛「含血噴人」!  況且,「文宣工作」的恐怖手段是中國共產黨的特色,旁人豈能「掠美」。  據悉鄧飛「甩轆」醜事不少,早前選委身分被DQ更在左派圈子成為笑柄。 筆者奉勸他必須對習主席早前有關特區政府要加強「愛國主義教育」的「最高指示」認真好好學習,否則信口雌黃,打亂了最高當局插手香港教育的部署,你辯才的老本也是毫不中用的!

 

註一:2017/7/4《立場新聞》「立場報道」〈接受《環時》專訪  鄧飛:國民教育再難也要推,應正名為「中國特區公民教育」〉

註二:請參閱拙文:2017/7/4《立場新聞》「博客榜」〈香港家長和教師必須聽清楚,習近平說的是「愛國主義教育」!〉

註三:詳見註一

註四:維基百科:《中國模式:國情專題教學手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