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鄭若驊算否發假誓?

2018/1/24 — 10:45

背景圖片:鄭若驊南區物業 ( Google map 截圖)

背景圖片:鄭若驊南區物業 ( Google map 截圖)

近日,律政司司長鄭若驊發表聲明,自爆港島南區另一物業也曾涉嫌改建僭建。及後,有媒體翻查紀錄,鄭若驊去年中以個人名義斥資 6,200 萬元購入淺水灣海峰園疑涉僭建的物業,買賣文件三頁寫有僭建及賣家免責情況,文件列明 「買家知悉物業內有僭建及/或改建及/或加建成份」,並由丈夫、工程師學會前會長潘樂陶簽名作實。

值得一提的是,鄭若驊在出任律政司司長之時,須按照《基本法》第 104 條及《宣誓及聲明條例》的規定,作出一份〈主要官員誓言〉,這份誓言全文為:

謹此宣誓:本人就任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律政司司長,定當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盡忠職守,遵守法律,廉潔奉公,為香港特別行政區服務。

廣告

這便牽涉兩個更重要的問題:

第一,《基本法》第 42 條規定:「香港居民和在香港的其他人有遵守香港特別行政區實行的法律的義務」。試問一個人若早已知悉旗下物業不符現行的法律規定,卻在宣誓之時仍未作出改正,直至媒體踢爆該人旗下的物業涉嫌僭建,才自揭手頭上的其他物業,均有涉嫌違法僭建或改建的地方,這人又算否願意履行「遵守香港特別行政區實行的法律的義務」?

廣告

根據 2016 年 11 月 7 日人大常委頒佈的《關於基本法第 104 條的解釋》第二(二)款:「宣誓人必須真誠、莊重地進行宣誓」。如果一個人不願履行《基本法》所規定的「遵守香港特別行政區實行的法律的義務」,算否不願履行憲制性義務?若有人早已知悉自己一直沒有履行這個義務,該人卻在宣誓聲稱自己「定當擁護《基本法》」,這算否真誠的誓言?一個人作出不真誠的宣誓,又算否屬於拒絕或忽略誓言,並因此而觸犯《宣誓及聲明條例》第 21 條,即使該人已經就任,也必須按照該條例的規定離任?

第二,一個人在宣誓的那一刻,已知悉旗下物業不符現行的法律規定,觸犯着香港的現行法律,即是該人是知道自己仍在犯法的情況下,仍對外宣稱自己在出任某一公職期間將會「遵守法律」。在這情況底下,這算否作出不誠實的誓言?這樣的行為,又算否欺詐 (Fraud) 呢?

須要注意,現在不是說一個人承諾自己將會「遵守法律」之時,並不知悉自己的某些作為正在違反現行法例,而是該人早已知悉卻在宣誓之前乃至之後,仍然不作改正,我們這樣便很難說,該人不是蓄意作出一項失實的誓言。更重要的是,該人將會因為作出這樣一項不誠實的誓言,而獲給予機會在某職位或受僱工作賺取報酬。

在這情況下,該人算否觸犯《盜竊罪條例》第 18 條的〈以欺騙手段取得金錢利益〉呢?條文規定:「任何人以欺騙手段(不論該欺騙手段是否唯一或主要誘因)而不誠實地為自己或另一人取得任何金錢利益,即屬犯罪」,而「獲給予機會在某職位或受僱工作賺取報酬」屬於取得「金錢利益」的其中一種。

鄙人才疏學淺,不敢妄下判斷,煩請其他熟知法律的朋友,能夠回答這些問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