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鄺俊宇與麥美娟之間的 marketing gap

2019/7/10 — 16:25

鄺俊宇(資料圖片)、麥美娟(麥美娟 Facebook 圖片)

鄺俊宇(資料圖片)、麥美娟(麥美娟 Facebook 圖片)

警察武力的畫面又重現媒體和社交網絡,不知是否礙於形勢,除了員佐級協會發表過聲明,網絡和媒體都充斥著批評警察的聲音。

是非對錯,大家看新聞和評論可自行判斷。昨日林鄭的發言,儘管未能滿足示威者訴求,但也沒有再重覆譴責,表達上亦不至於被人感到「不甘」或「藐視」,似乎政府已體會到不應再撕裂社會。

然而,支持警察的朋友,似乎仍未感到有人為他們發聲。當他們感到氣餒的時候,似乎政圈上沒有人試過從 marketing 策略角度分析,因為在選舉臨近的時刻(亦即是短暫政治人物要面對市場的時間),理應出現一些堅實支持警察的聲音。

廣告

首先分析受眾,但讀者們應先擺脫政治陰霾下的標籤效應或這幾日不停出現的旺角黑夜場面。「支持警察」是一個很大的市場,無論是警察本身,警察的家人和朋友,以至支持警察執行管理遊行以外除暴安良的人,應該佔香港大多數。但為何支持警察的聲音,就只剩下與民意極低的政權捆綁的人,如政府官員、警務處處長、行會成員的前保安局局長、國內身居要職的前處長等?

上文提到,事實與經驗都說明,情感訊息的傳播能力遠比理性訊息為高。僅是一個六月,被年青人批評了好幾年的民主黨也出現了一個「鄺神」,民主黨成功融入了連登和一眾 TG 群組。但建制派卻只出現了一個大情大性的麥美娟,製造漣漪尚可,卻未能持續發酵,更遑論「捱」到年底的選舉。

廣告

任何有經驗有眼光(兼且要追數)的 marketing 人,肯定會推出一個支持警察版的鄺俊宇。正如各大電訊商,在市場競爭的前提下,幾乎會緊貼對手的每個產品,iPhone plan、學生 plan、家庭 plan、老人家 plan、大灣區 plan、大陸號碼 plan、5G plan,人有我就要有,這是 marketing 叫 point of parity 的概念,總之不會落後於對手。

當然,從政,人選是最大問題。支持警察或較傾向政府一方的當打政治人物,似乎沒有誰能做到曾鈺成、陳婉嫻、曾俊華等人對群眾有較高感染力的效果,無論是針對年長或年輕的對象。

非建制派一方,近年表面四分五裂,但這個六月卻成功收割。政治上可以說是「拆大台」,marketing 的說法可以是「multi-brand strategy」。例如可口可樂公司,除了皇牌的「可口可樂」,他們還會同時售賣「Diet Coke」、「Coke Light」、「Coke Zero」等,當然還有「雪碧」、「芬達」等產品。除了汽水,可口可樂公司還會經營不同類型的飲料產品,包括「飛雪」、「水動樂」、「淳.茶舍」、「健康工房」、「喬亞咖啡」、「果粒橙」等。

這是很常見的 marketing 策略,因為消費者是善變的,而且不同時間有不同需要。當汽水市場被受「健康」議題困擾時,整個「可口可樂公司」的業績也不會被捱打。當消費者需要放縱或舒緩時,汽水仍然是選項。這是人性,所以群眾對政府的要求也是一樣。一直支持民建聯的人,這個六月可能也為孩子走上街抗議。建制一方似乎只賣汽水,最多提供了「無糖」選擇,而卻沒有茶、水等產品。

然而,警察和警察的家人和不少支持者,在這個「市場失衡」的情況下,也很需要一個樹窿!一些懂得感性溝通的人物。

而這個樹窿,固然不可以是站在警察對立面的民主派議員,在過去一個月一直沉默,兼且平時表達能力也不強的建制派議員,似乎也不是理想人選,正如年青人也不會接受經驗與情感都豐富的民主黨前主席劉慧卿做樹窿。

全球的 marketing 人員都知道,廣告渠道和廣告訊息都走向碎片化,沒有「大台」是時代的演變,而絕不是少數激進年輕人崇尚的文化。支持警察一方的人,也不應被政府綁死,我亦相信不是全部三萬名警察對六月發生的所有事情都跟警務處處長抱著同一種看法。

這種舒緩民情的方法,不少是政府為大股東的機構也有應用。例如港鐵公司,面對公關災難頻繁,兼且不少資訊或意見並不適合「官方」發放,他們亦「放生」甚至支持不少「公開內部訊息」的平台,包括經常接近消息人士的立法會議員、網上討論區、facebook fanpage(如 MTR Riders、MTR Secrets、香港鐵路發展研究組等),他們各有支持者,而且表現專業而不失貼地,狠狠的把現時傳播能力相對拙劣的撐警 fanpage 和撐警組織比下去。

六月風暴後,警民關係持續疲弱。誰能站穩在鄺俊宇與麥美娟之間,不只能獲得更大的社會能量,更重要的是有助修補社會撕裂。民眾以至警員的朋友都很難接受一個官員或處長前一句說警隊付出很多汗水除暴安良,後一句卻譴責獲得不少同情的年輕示威者,如此矛盾的情感,是傳播上的大忌。

九龍大遊行同日早上,醉駕司機撞入商店令眾多途人受傷,市民與警察合作阻止司機逃走,相信那些市民和警員都相互感激,這本來就是警察和市民關係的核心價值。警員也是人,除了工資較優厚,情感上也需要社會的認同,這亦是近幾十年警隊一直成功建立的形象。如果當差沒有社會認同的價值,相信現時警員的工資也不足以彌補他們的付出,包括情感缺失,除非金錢回報足以彌補,就像 ICAC 成立前的香港?

一天未有普選,就算民主派議員表現有多不濟,都一定會有支持者,因為他們抓緊了民眾深刻認同的價值觀。「警察正直無私,除暴安良」的價值觀,我相信同樣得到大部分人認同,只是過去幾年都被一些不受歡迎的人物在很不當的時機騎劫了,傳播效果才被磨蝕,但並不代表這個價值打動不了香港市民。

在當下為警察重新建立這普及認同的正面形象尤其重要,只可惜政圈的事情,可能不適合以 marketing 的思維解決。

p.s. 以上純粹從專業營銷和傳播的角度作討論,對於政治傳播和警察通例所限制的事情,懇請政治專家和法律專家為大家拆解。謹願這篇文章能為盡心盡力為市民服務的警員和其家屬打氣,長遠不會再出現警民對立的局面。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