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酷刑公約與一帶一路 - 人道包容與實利計算

2016/1/16 — 18:30

特首梁振英在施政報告發表當日被問到會否退出聯合國的《禁止酷刑公約》時,回答如有需要,會這樣做。(施政報告記者會直播截圖)

特首梁振英在施政報告發表當日被問到會否退出聯合國的《禁止酷刑公約》時,回答如有需要,會這樣做。(施政報告記者會直播截圖)

近兩三個月傳媒開始廣泛報導透過「酷刑聲請」而暫時留港的南亞裔「難民」在香港作爲黑市勞工、加入黑社會甚至成爲黑幫頭目打手的新聞而逐漸爲大衆市民關注。到了上星期在 WhatsApp 中更廣泛流傳三段關於南亞裔難民在街上四出搶掠以至元朗,荃灣等地治安失控的聲帶,即時在城中引起轟動。素來關心民意,急香港市民之所急的特首梁振英迫不及待在公佈他第四份施政報告時果斷地指出香港可以退出《聯合國禁止酷刑公約》,撤底解決南亞裔難民所衍生出來的社會治安問題。不過,梁振英的「妙計」對香港市民而言不折不扣是「明幫忙、暗整古」!

「難民」問題今日有多嚴重?

廣告

首先需要指出傳媒所指的 「難民」實際上是「尋求庇護者」,每個國家或地區均有責任核實他們的身份,在過程中給予人道支援。

現時香港約有11600名提出「酷刑聲請」等候入境處調查,期間獲發「行街紙」的難民(尋求庇護者),相對於本港723萬人口而言,平均每700名市民照顧一名難民;放眼世界,已發展國家和地區約有14億人,商對6000萬難民,國民與難民比例大約23:1,香港人口與難民比似遠低於這個數字。

廣告

至於經濟社會狀況比香港差得多的土耳其,7500萬人口要安置100萬難民;而本身亦長期陷入内亂,人口只有450萬的黎巴嫩,亦面對鄰近地區湧入的100萬難民,人囗與難民比例更高達4.5比1! 人家也沒有說要退出公約。

每年,香港政府照顧「難民」支出約4億元,大約相當於總體福利開支1%,每人支付五十元,而且這些資助最終亦會用於香港的本土消費上。香港難民問題是否被誇大,不言而喻。而且每個社群總有害群之馬,成熟的社會不應將幾個案例擴大成爲對社會上弱勢群體的歧視。

以身比己:香港曾是難民社會

二十世紀的香港社會是一個難民社會,我們的上一代很多是從大陸走難而來。當時的殖民地政府大方收容,而我們不單没有成爲政府負擔,反而以「獅子山精神」建設香港。而一浪又一浪的難民正豐富了香港社會。

再者,由1975年到1997年,香港先後接收了35萬越南船民,當時的難民潮並没有阻礙香港發展成國際大都會。我們完全有能力及經驗處理今日的難民問題。……

退出公約一勞永逸?

有人認爲香港「假難民」的問題源於英國(當時香港的宗主國)在1992年簽署了《聯合國禁止酷刑公約》,並將香港納入條約適用地區内。從此香港不能隨意遣返「假難民」,因此如梁振英所言,香港可透過退出《禁止酷刑公約》而一舉解決問題。真的嗎?

這種講法既欠缺國際知識亦非常危險。由於中國亦是《公約》簽署國之一,回歸後《公約》仍適用於香港,假如特區政府想「退出」公約,要要求中國 政府退出《公約》!但大家又可知道《禁止酷刑公約》的内容呢和退出公約適用地區對我們有什麽影響?

公約原意是保護那些在本國受政府迫害人士,協助他們尋求外國政治庇護,這個公約表面上和今日香港的市民好像没有什麽關係似的,但想深一層,如果將來有人破壞「一國兩制」用「自己的方法」來香港破壞人權,到時這條公約就是我們市民的「護身符」!看到今日在李波身上發生的事情,我們更要珍惜《公約》的適用性,《公約》創設了禁止酷刑委員會(第17條),並賦予其調查任何經 常性施行酷刑的指控之權力(第20條)。其亦允許各締約國聲 明承認委員會有權接受和審議在該國管轄下聲稱因該締約國違反本公約條款而受害的個人或其代表所送交的來文。(第22條)焉知他日我們不要接受 《公約》的保護,甚至要向外國尋求庇護。今日我們如要取消公約,我們實在是自毁長城!

什麽是文明社會?

文明社會除了講錢外,亦會關注到社會的公平性及對弱勢社群的關懷。世界上差不多所有文明國家均已簽署了《聯合國禁止酷刑公約》,公約内容是文 明社會的共識,只有極權政府才忌怕《公約》保護國民免受政治迫害的權利,阻礙它們鎮壓反對派,而現今世上還未簽署 《禁止酷刑公約》的國家包括北韓、津巴布韋及蘇丹!它們的人權紀錄如何?大家有目共睹!

記得去年在電視上看見緬甸羅興亞難民所乘坐小船被泰國、馬來西亞當局拖出公海,慘絶人寰,難道這是香港可接受的國際形象嗎?特首不是應該帶領 香港走向文明的嗎?

「一帶一路」:通商緊要還是通情緊要?

梁振英在他的施政報告中提了40次「一帶一路」,並且將用10億元招募來自「一帶一路」 國家學生來港升學,特區政府緊跟中央政策可謂用心良苦。可是,梁振英可曾知道滯港13000名難民中有八成來自「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而習近平「一帶一路」的第五項重點是改善沿線發展中國家民衆的生活質素,讓這些國家有需要的人認識香港文化,同時又讓港人認識他們不是最好嗎?但今日梁特只將「一帶一路」看成一盤生意,卻將當中的人文困境視若無 睹,特區政府的思維方式可見微而知著。

結論

近年香港社群間分岐、差異、撕裂越來越嚴重,我們需要推動社群間和諧諒解,施政報告没有良方,反而增加新的社群誤解與撕裂。特首應改弦易轍,歡迎「一帶一路」國家人士,促進他們與香港人的交往,增加我們對「一帶一路」國家政治、經濟及文化認識,不是更好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