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酷吏之限 — 未明「政治問題不能政策解決」

2019/10/21 — 15:39

當前是九七以來香港最深重的政治危機,經過四個月的激烈街頭衝突之後,市民都希望危機能夠儘快解決,生活可以回復正常,於是大家也帶著這樣一份心情,來期待上周三(10 月 16 日)林鄭月娥所發表的施政報告。結果等到的,卻是林鄭沾沾自喜地告訴大家,施政報告有兩百多項新措施,至於大家最想看到,對當前政局和矛盾的梳理,卻完全附諸闕如,更遑論提出有效對策,回應政治訴求,甚至花在年輕人身上的篇幅亦幾乎絕無僅有。酷吏只曉政策,無論政治視野和政治能力卻屬零蛋,林鄭就是不明白,政治問題不能政策解決,「以樓止暴」更加只是一廂情願。夏蟲不可以語冰,就算再搞幾多場對話會,結果也屬徒然。

林鄭和市民活在「平行時空」

過往殖民地年代港督,無論是需面對八九六四之後港人信心危機的衛奕信,又或者九七將臨港人感到焦慮的彭定康,他們都懂得利用施政報告來帶出政治訊息,穩定民心。就算是前特首董建華,他在七一五十萬人上街後,也曉得在施政報告下「罪己詔」,疏導民忿。唯獨林鄭,當香港如今要面對戰後除了六七暴動之外,最嚴重的一場政治危機時,她卻可以「闊佬懶理」。

廣告

上周三發表的施政報告,對當前的政治困局和矛盾,並沒有作出任何探討和梳理;對年輕人的不滿和憤怒,亦沒有去理解;對大家的情緒,亦沒有嘗試去疏導和撫平。施政報告中僅有的政治訊息,就是譴責抗爭者的暴力,就如過去四個月每個周末政府所發表的譴責聲明一樣,老調重彈。如果這種譴責能夠解決問題,問題也就一早解決。

施政報告中有做的,反而是感謝警察,最諷刺的是,同日《明報》委託中大所做的民意調查,卻顯示市民對警隊的信任跌至新低,逾半市民給警方的信任為 0 分,近七成人支持大規模重組警隊。林鄭就是如此和市民活在「平行時空」。

廣告

「以樓止暴」屬一廂情願

林鄭沾沾自喜地告訴大家,施政報告有兩百多項新措施。她不明白,今天香港不是太平盛世,沒有人關心政府有幾 innovative,想出幾多 policy initiatives,大家關心的是對當前亂局有否 effective political solutions。只可惜,酷吏就是不明白。

施政報告的主菜是房屋,由首置上車盤、過渡房屋、青年宿舍、800 萬以下物業九成按揭、土地收回條例、空置稅等,有關措施可謂傾囊而出,不遺餘力。其實,林鄭和很多藍絲,都有一個迷思,那就是今次年輕人上街和「暴亂」,就是因為「買唔到樓」,所以政府該「以樓止暴」。

就連中央官媒,亦提出相同論調,例如《人民日報》便曾作出評論,說香港的深層次問題,住屋正是「重中之重」,反修例之所以將許多原本不關心政治的年輕人捲入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就在於他們對未來的無力感,而住房,正是重要根源;之後,新華社亦作出評論,說反修例事件發展至今,折射出的香港社會深層次矛盾亟待解決。其中最突出、最迫切、最讓人詬病的就是住屋問題。

抗爭理由房屋問題最多排第三

筆者曾經多次說過,「以樓止暴」其實只屬一廂情願。論今次逆權運動的深層次原因,房屋問題最多排第三,排第一的原因,我已經在本欄反覆多次談過,那就是中央「止暴制亂」這錯誤方針下造成的嚴重警民對立和衝突,過程中所造成和累積的巨大仇恨,至於排第二的原因,則是中央要香港步向「一國一制」,各個領域與國內接軌(《逃犯條例》正是一例),紅線也因而愈來愈多,造成港人對日漸失去自由的深切焦慮。

我有一位藍絲朋友,他一向頭腦精明,卻一味說「暴動」根源是房屋問題,但對某些問題卻一直視而不見、聽而不聞,例如運動的口號是「光復香港,時代革命」,而非十年前的打倒「地產霸權」、「官商勾結」;又例如,抗爭者「裝修」的對象不是長江中心,又或者其它地產商總部,而是中資企業如銀行和手機鋪雖然我得補充一句,我反對抗爭者四處去「裝修」;最後,他們四處張貼並發洩的肖像,是習近平,並不是李嘉誠(十年前並非如此)。

政治忌諱讓林鄭只能把政治問題說成政策問題

只可惜,北京、特區政府、建制派、藍絲都不願承認這個政治事實,於是就只能找來房屋議題以至地產商,作為 scapegoats。為何他們不願意承認這個政治事實?原因就是,如果承認這場運動是源於政治而非經濟或民生原因,那麼追源溯始,那就是《一國兩制白皮書》、「全面管治權」等問題才是罪魁禍首,那麼要揹上責任的始作俑者自然就是習近平,但「聖上」又豈能有錯﹖錯的只能是李嘉誠,只能是特區政府過往的錯誤政策。

酷吏固然只曉政策,但對著主子只曉做 yes woman,以及政治忌諱,亦讓林鄭不能對症下藥,並只能把政治問題硬說成是政策問題。這也是如今香港困局難解的主要原因。

 

(本文原先刊登於 10 月 18 日的《明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