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酷吏本色

2019/2/12 — 16:42

為官者,如果沒有修養,不存謙卑、體恤之心,無論你「幾打得」,也只會淪為一個「酷吏」,希望官員當聽到升斗小民的聲音時,不要老是想著如何去為自己「辯護」或「反駁」,而該嘗試去「理解」和「體恤」。

「風涼話」易說 但基層困苦依舊

前個星期談到近日惹來坊間熱議,政府把申領長者綜援門檻提升至 65 歲的做法,尤其是林鄭月娥在處理事件過程中流露出來的嘴臉,以及所顯示的領袖素質。

廣告

過程中,讓人尤其覺得「難頂」的,是林鄭為了強辯提高長者綜援年齡門檻,以自己作為例子向記者力證:「我也超過六十歲,今日仍是每天工作十多個小時。」

聽到這句話,很多人都無名火起。你林鄭養尊處優,「食得好,住得好,醫得好,保養得好」,當然六十歲仍「好打得」,但可憐很多基層市民,得在戶外做粗重工作,日曬雨淋,五十歲身體已經捱到五勞七傷,你要拿自已作為例子,只顯示你之缺乏同理心。

廣告

其實,很多升斗小民,並不奢望「官老爺」能夠為他們解決所有問題,但最低限度,也望為官者能夠有點點體恤,讓大家知道「I feel your pains」,而不是只識得說「風涼話」。

小市民口齒未必靈俐,不一定能夠把自己的問題說得清楚,遑論動聽,官員很多時可以輕而易舉便把這些問題打發,以至反駁,但這並不等於他們的問題不是問題,更不等於問題會因你三言兩語就可以得到解決,例如,說句「我也超過六十歲,今日仍是每天工作十多個小時」十分容易,但當你說完了之後,基層的生活卻仍舊艱難。為官者當聽到升斗小民的聲音時,不該老是想著如何去為自己「辯護」或「反駁」,而該嘗試去「理解」和「體恤」。

不存體恤之心 愈打得愈成酷吏

近日發生一宗一名為了生活迫人,不得不日間在餐廳工作晚間當電視臨時演員的市民,凌晨四點收工,疑為慳時間索性在公園長櫈休息,以便睡醒後趕及上班,豈料卻一睡不起的悲慘個案。事主 64 歲,恰巧就是建議中新做法被剔除的年齡組別,讓大家感受更深。

林鄭是 AO 出身,大半生在文件堆和電腦前打滾,缺乏經歷,容易讓自己冰冷地去認識問題和政策。我記得前美國總統奧巴馬,大學畢業後,先到芝加哥的貧民區從事社區工作,讓他在第一線有血有肉地去認識貧窮問題,這是他為何當選總統後,頂住巨大壓力,也要堅決推行醫療保險改革,讓不論貧富人人有病都可以看醫生的原因。這讓我至今仍然對他心存敬佩。

為官者,如果沒有修養,不存謙卑、體恤之心,無論你「幾打得」,也只會淪為一個「酷吏」。

爭功諉過 更非領袖本色

一個領袖若要下屬心服口服,心甘情願為你打拼,切忌爭功諉過,遇事「A 字膊」,那只是典型的官僚習性,難以服眾。偏偏林鄭在老人綜援一役,表現卻讓人側目。

明明是自己在立法會「串嘴」串出禍,奚落建制派議員讓他們強烈反彈,因而要「補鑊」發放 1,060 元就業支援補助金,卻卸責說自己「已經沒有甚麼機會入廚房、沒有甚麼機會落廚」,不知道政策執行的細節,但當知道執行細節令社會關注、令基層工人受影響,自己責無旁貸,又稱「不會怪責去制訂這些執行細節、去『煮飯』的那些同事」。這段說話明眼人都看到,故作大方,實為諉過,相信那些為她捱更抵夜趕出政策及「補鑊」方案的同事,卻得到上司如此「回報」,至令「食死貓」,硬食外間指責,相信定會十分意憤難平。

就連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也看不過眼,撰文指出收緊長者綜援早見於 2015 的人口政策督導委員會報告,報告中提及政府帶頭提高退休年齡,更表明「勞工及福利局亦會檢視現行社會保障制度會否減低年長人士繼續工作的意欲」,而該報告委員會的主席正正是時任政務司司長的林鄭。

因此,始作俑者正正是林鄭,她又怎能推說自己「已經沒有甚麼機會入廚房、沒有甚麼機會落廚」,又推說是執行問題呢?

重要的話,要再說一遍:爭功諉過,遇事「A 字膊」,那是典型的官僚習性,並不是有擔當的政治領袖所為。

被批評只識當「阿二」,林鄭卻說崇拜周恩來

最後也想多說一件事,有次與民主黨的朋友聊天,聽他說起一件事。話說兩年前特首選舉期間,林鄭出席該黨的諮詢會拜票,素有歷史修養,民主黨前主席何俊仁沒有說客套話,反而直言批評,說她從未經政治洗禮,只擅於行政管理,過去只能當第二把手,從未當第一把手,未見領袖之才。林鄭卻連忙辯說,其實不然,她十分崇拜周恩來,並視他為榜樣。我聽了後不禁啞然失笑。

別人批評你只適合做「阿二」,你卻辯說自己以周恩來為榜樣,殊不知周恩來就是出名只會當「阿二」。周曾多番說自己不是帥才,並讚賞鄧小平「舉重若輕」,而自己則是「舉輕若重」。周處理公務通宵達旦,件件事都要管,但卻都是實務,而非重大決策。所以當內地提起周恩來時,只會以諸葛亮相提並論,而非唐太宗、漢武帝,或康熙。

更甚的是,周恩來一生都不敢指正毛澤東所犯的種種錯誤和倒行逆施,遑論帶領國家走上正確方向,至多是替毛「補鑊」,甚有時更做了幫凶,例如大家看看文革時周如何處理劉少奇便知道,反而鄧小平雖然晚年犯上六四的錯誤,但早年他卻真的能夠做到撥亂反正,帶領中國走出文革和極左陰霾。所以大家也不要期望當「兩制」荒腔走板時,林鄭會頂住壓力,守護香港的制度和核心價值,當一個領袖,反而只會按習核心的意思順水推舟,當一個忠實的執行者,甚至是一個酷吏。

 

原刊於 1 月 30 日《明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