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醒覺

2016/11/7 — 16:57

【文:陳國強(沙田區區議員)】

我們需要反對人大釋法,是因為事件的啟示是香港不出二十年就會淪為一個中國的二三線城市。

雨傘革命前,有許多香港人都深信香港的獨特可以維持,而信念源自對一國兩制的信任。然而,從《基本法》制定到今天的人大釋法都可以證明一國兩制是不可行的,香港的獨特性正在急劇地消失。畢竟主動權在中共,而中共的取態明顯不介意香港淪陷。事實上,不論在建制或民間層面,我們在守護一國兩制都十分無力。

廣告

人大釋法事件中,我們發現坊間不齒青年新政的行為,批評青政逞強一時,故自作自受。

我不認同侮辱民族的言論,但評論重於譏笑責怪比褫奪人權的受害者,卻忽略人大釋法對一國兩制的影響和問題的癥結,可是本末導致。

廣告

因為人大釋法是對所有爭取民主行為的警示。眾人的共識是中共希望香港作融資之處,故為維持國際都市的形象,會作有限度的表面工程。但只要行為威脅中共主權,共產黨將無所不用其極,用最「小學雞」的方式如由行政長官出手干預司法系統、在違反《基本法》程序下主動釋法。

畢竟共產黨如此敏感,是否如部分政黨所說般,不要觸動到其神經則無問題呢?

是可以的,前提是不再爭取民主。在香港爭取民主必然會涉及中國對內政策,例如會否把香港作民主的試金石,慢慢開放其他地區。當中需要推翻大八三一的決定,過程自然會涉及國家安全和主權事宜。以往策略成效不多說。重點在於爭取民主一定會觸動中國的政策,而中國一定會干預。港獨不多說,我說的是民主派奉為抗爭圭臬的重啟政改。由青年新政的民族自決到重啟三部曲,一定會涉及《基本法》。

所以若港獨和自決會被抹殺,重啟政改的命運亦殊路同歸。

今天的人大釋法將會在立法層面上全面抹殺異見聲音,剩下的只會是一些中國容許的政黨路線,例如民主黨。換句話說,其路線沒有威脅,沒有威脅亦即沒有用。到最後,為了避開中共底線而放棄爭取民主,擁抱泡沫般的《基本法》,豈不是捨本逐末?最後爭取民主政制如香港人的身分一樣慢慢消失,後果堪虞。

我們已經知道中共表面工程底下,許多價值諸如人權、法治和教育等都會被扭曲。以教育為例,中策組接收政府予大學的資助審批權、李國章被委任港大校委員會主席,都意味著慢慢收編高等教育,還有以一大統思想為主調的國民教育。我敢擔保,倘若上海取代香港的金融地位之際,香港的轉變將會比今天的更劇烈,更無情。

長此如此,積重難返,香港前途危矣。始初《基本法》有問題時,泛民本著大中華思想而集體失明,選擇擁抱共產黨,俄而漏洞漸漸顯現,天天都是最黑暗的一日,繼則中共人大釋法漸漸褫奪港人權利,教育箝制思想,終乃由法治作根基的大樓砉然一聲崩塌,大禍臨頭,屆時第四五代香港人將置身於名為香港的地方,重新經歷身分迷失,到時已經太遲了。

我寫泛民的取態和一國兩制,而且不斷寫,像泛民每日敲響喪鐘般,提醒每一天都是最黑暗的一天,聽者煩厭。

實質上我們已經知道無論如何說服他們,都只會比漠然置之。因為二十年過去,一國兩制的幻想比戳破,泛民卻沒有醒覺。但無可否認的是,所謂民主派的政治能量可以成為香港前途的關鍵,問題是民主派的選擇。

我們等不到泛民權利更替的時候,香港已經沒有時間,時限不是2047年,而是早於1984年中英雙方簽署《聯合聲明》。正因為著急,一眾年輕人才會走出來成立政黨,或許過程未能盡善盡美,但不得不承認其洞察香港未來的能力比坐擁議席多年的從政者更為透切。

清末著名外交官黃遵憲於1896年,途經香港之際,看見香港成為英國的殖民地,面對大清的腐敗無能而無比悲痛的他,遂寫下此詩。

「寸寸河山寸寸金,侉離分裂力誰任?杜鵑再拜憂天淚,精衛無窮填海心!」-《贈梁任公同年》

二十一世紀的今天,重讀這首詩實在感慨萬千,情景栩栩如生。作為香港人,看到如黃金寶貴的香港,無能的當權者一味分裂香港,把我們引以為傲的價值拱手相讓予中共而無力回天,我們不可以比無力感打敗而妥協,以時不我予作藉口,反之應以堅毅不屈的決心守護香港,一切可行的方法都要做,的確青年新政字眼上不為大眾接受,但所謂大局為重,不就是如此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