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醫改爭議顯政局病態 須重建互信

2016/7/7 — 8:51

2016年6月30日,立法會外的反醫委會改革方案集會。

2016年6月30日,立法會外的反醫委會改革方案集會。

醫委會改革近日在立法會內外爭持不下,交稿時立法會仍未表決。但無論結果如何,這件事暴露了香港政局的各種病態:

反對改革的醫學界團體與人士中,有平時較接近民主陣營的、但亦有不少是來自建制陣營的。我覺得不公道的是,為何拉布、投反對票的壓力要完全放在民主陣營議員身上。為何被視為會「盲撐」政府的建制派就好像不需要受這種要反對的壓力,但平時較願意按議題投票的民主陣營就要被放在一個投支持票又「死」、投反對票又「死」的兩難局面?難道獎勵「盲撐」陣營但懲罰以事論事陣營(大家是否每次都同意他們的立場是另一回事)的政局是健康嗎?

好了,有些民主陣營議員最終真的願意冒着公眾反感的風險投反對票,他們得來的又是甚麼?反對草案的建制派醫生與人士又不見得會遺棄沒有幫助他們的建制派議員。反對草案而較接近民主陣營的醫生與人士又只會覺得這是應份的:有些人士仍投訴民主陣營議員不熱切拉布、點人數(立法會在剩餘時間還要處理兩份與骨灰龕及消防有關,同樣審議已久的重要民生草案)。更有反對草案者在議員「轉軚」後仍投訴他們起初怎樣為選票不願反對草案。當然,議員理應服務市民的、不是高高在上的「大爺」,但難道要求民主陣營要做到賠了夫人又折兵才是好嗎?

廣告

醫委會改革議題本身,其實是一個有多方持份者、而且細節上都有不少潛在的複雜之處。在不同層面上,各方都表面說得上是「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的,分歧只是在於各方對社會、政局形勢判斷。可惜,在草案發展及在議會審議的初期,各方理性的辯論都引不起公眾注意,直到近期草案在立法會恢復二讀,各方(是各方,不只是像有些人所形容為只是反對草案的一方)為了最後衝刺都選擇性拿出有利自己那方最煽情、最譁眾取寵的恐慌性論述才火速惹起公眾關注。所以,當普羅大眾投訴我們的公眾人物議政質素低時,大家有否考慮過自己在公共議題上的漠視理性、只求刺激其實都有份把議政質素拉低?

再者,這種譁眾取寵是會失控的。在醫委會改革議題上,縱使有人嘗試把與自己看法不同的人描述為愚蠢、甚至邪惡,事實卻是,有理性、愛公義人士支持草案,亦有理性、愛公義人士反對草案。但當任何議題都被「煲」到極度兩極化時,支持或反對草案的人都指摘另一方傷害、出賣香港。而當越來越多大小議題都演變為你死我亡的爭拗時,社會的分歧就會由一個多元社會應有的激辯腐化成令社會癱瘓的撕裂。這是大家想見到的嗎?

廣告

不過,這一切病態都有一個共同根源。電影《十年》內有一句對白,說香港局勢令大家學到最多的是陰謀論、而失去最多的是信任。無論是「醫醫相衞」(我不敢說其他醫學團體,但與有份推動反對草案的杏林覺醒成員討論後,我至少肯定他們絕對沒有「醫醫相衞」心態),或「政府操控醫學界」甚至「大陸醫生湧來港」等論述,都正好表現各方欠缺信任,因而偏向相信陰謀論的局面。大家需要問問,這情況是甚麼時候形成的?是甚麼人及甚麼事搞起的?

一個議題,已導出香港政局的多項深層次毛病。這些病要怎樣醫治?我相信沒有一個人敢說自己有所有的答案。但願各方能好好反思,為香港政局、為香港人帶來希望。

註:以上是筆者的個人意見,不代表他所屬的律師行或團體

作者 Facebook專頁

原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