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雲

朝雲

左膠

2019/11/6 - 10:49

醫護人員:周梓樂康復機會渺茫 「要搵出真相」

朝雲攝

朝雲攝

醫護人員:周梓樂康復機會渺茫

「要搵出真相。」

* * *

廣告

一位在伊利沙伯醫院工作的醫護人員解釋,周梓樂的情況甚差,恐怕過不了這關,也許會在這幾天面臨腦死。

她解釋周同學雖已多番接受手術,包括切除顳葉(Temporal lobe)和接受降壓藥物,惜收效甚微,腦壓仍高踞不下,超出常人多倍。

因為周同學受傷後出現嚴重的腦腫而無法舒緩。腦部位於頭顱內有限的空間,一旦受傷而腫脹,壓力會令血腋便再難輸入腦部,導致缺氧腦死。

她解釋「植物人」與「腦死亡」的分別。「植物人」的腦幹仍然運作,能夠維持心肺功能;然而「腦死亡」即正式死亡。

種種跡象反映周同學傾向後者:一、他的心肺功能須靠機器維持;二、他的瞳孔已對光線沒反應;三、本來下丘腦會不斷分泌 ADH 荷爾蒙以抑制腎臟排尿,但周同學出現「尿崩」(Diabetes Insipidus),下丘腦已不再運作。

現在醫生們正在用麻醉藥和降壓藥,讓周同學的腦部得以休息,但「冇可能無止境用落去」,深切治療部的醫生可能將於未來數日與周同學家人商量停藥,再檢查周同學是否已腦死亡。

網上有傳周同學可能遭催淚彈或布袋彈直接擊中,但醫護人員說:「他似乎冇中彈傷口」,不太可能因中彈而墜樓。

然而她也有很大疑問,即使周同學要躲避催淚彈,也未必迫切到要跨欄逃生,他墜樓背後可能還有其他原因,她希望停車場與車主都不吝提供影片佐證。

「就假設因為避催淚彈而墜樓,嗰度有咩威脅?警方嘅暴力點解完全冇克制?因為佢地嘅暴力完全冇後果。我依啲中年人好快兩脚一伸,但下一代人點算呢?」

醫護人員解釋若周同學不幸返魂乏術,因他已曾接受診治,清楚死因,故毋須驗屍。但據她經驗必定要開死因庭調查。

筆者與受訪者一直喝著咖啡,但我們的姿態就像在喝酒。「我面對死人已經十幾年,未試過咁感觸。」

「點解周同學會跌落去受重傷,要搵出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