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釋法文本港澳辦英譯現歧義 上訴庭法官查字典釐清

2016/11/25 — 15:58

梁頌恆、游蕙禎

梁頌恆、游蕙禎

「青年新政」梁頌恆、游蕙禎就司法覆核案上訴,聆訊今續;庭上提到人大釋法問題時,發現法庭參照、由港澳辦提供的英文譯本,與中文原文並非完全對應,法官最終要查字典,確認釋法文本個別字眼的意思。

今次審訊的爭拗點之一,為監誓人的角色及權力;代表梁頌恆的資深大律師潘熙認為,監誓人是誓言的最終仲裁者,但代表特首及律政司一方的資深大律師余若海則指,上訴一方未能分辨,監誓是行政職能,而裁定宣誓者是否拒絕宣誓是法律問題,而立法會主席及秘書長均無司法權力。

張官在昨日庭審尾聲提到,發現釋法的中文原文,以及法庭參照的英文版本,個別字眼意思不等同,因此今次審訊宜以中文官方版本為準。

廣告

在釋法文本中文原文的第二(四)段,指監誓人有責任「確定」宣誓是否有效,但在法庭參考的英文譯本中,「確定」被譯為「determine」。上訴庭法官潘兆初今早向與訟各方派發《現代漢語辭典》中有關「確定」的釋義,各方討論譯法問題,潘官指「確定」意為肯定、明確肯定,認為「confirm」似乎是較為適當的譯法。

潘熙在陳詞時透露,該英文譯本由港府提供,來源是港澳辦。余若海亦提到,英譯本中的一個句號,在中文版同樣位置實為逗號,但沒有改動中文原文的意思。

廣告

余若海:監誓人僅屬行政職能 法院最終仲裁者

就監誓人職權一點,余若海又指出,釋法所提到的監誓人職能,僅與《宣》19條(宣誓是否有效)有關,與21條(拒絕否忽略宣誓的後果)無關;而釋法第二(三)段所講及的拒絕宣誓後果,並非監誓人責任,監誓人的責任在第二(四)段才提到。 

余若海又指,上訴方堅稱監誓人是最終仲裁者,此說令人感到訝異(surprising),因為《宣誓及聲明條例》不只關乎立法會議員,還有主要官員及法官,而法官宣誓就任的監誓人是特首,如上訴方的陳述正確,法官宣誓是否有效的最終仲裁者就會是特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