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釋法逾越一國兩制「綁住法官」 陳文敏料引發追溯力爭議 最後或需終院處理

2016/11/8 — 12:19

資料圖片:陳文敏,圖片來源:朝雲 攝

資料圖片:陳文敏,圖片來源:朝雲 攝

香港大學法律學院教授陳文敏今早出席商台節目,人大常委會今次釋法對本港法制的衝擊大,他又質疑釋法內容太仔細,已非解釋《基本法》,而是解釋本港的《宣誓及聲明條例》。陳文敏認為,釋法引伸了更多問題,因為一般司法解釋法律是有追溯力,但人大釋法如同立法,在普通法制度立法不應視為有追溯力,相信負責宣誓案的高等法院法官區慶祥,要處理相關問題。陳文敏指出,今次釋法引起更多問題,只會導致日後訴訟不絕。

陳文敏指出,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李飛昨日在記者會上同樣指香港法例不完善,反映今次釋法如同「幫香港立緊法」,「完成逾越一國兩制,基本法17條亦講人大不會為香港立法。亦有機制處理將全國性法律引入香港時點做,唔係透過後門將香港法例改下,解釋係點。」他指出,釋法內容明明針對基本法104條,卻「無喇喇講參選」。

陳文敏指出,人大釋法列出一系列條件,何謂拒絕宣誓,「已經話咗法庭聽點判…法官已經無咩空間。」他質疑,法官不能不理會釋法,形容釋法行為「變相綁住法官」,「點可能有獨立審判?」

廣告

陳文敏:如同綁住法官  點可能有獨立審判?

但他認為,釋法引伸了更多問題,因為一般司法解釋法律,是有追溯權,「法律一向存在。」但人大常委會釋法,與一般香港司法解釋法律不同,因有立法性質、過程,涉及改變法律,在普通法角度,有追溯力是不公平,「只能夠你公布(法律)當日先生效。」

廣告

陳文敏提到,因此人大釋法是否有追溯力,可能是一具爭議的法律議題,但要同時視乎釋法內容,如吳嘉玲案涉解釋的居港權問題,是追溯至1997年7月1日,但今次釋法內容如不能安排第二次宣誓等,完全新加上,「是修改、修定立法。如果昨日先生效,理論上游蕙禎梁頌恆兩案不受影響,因為兩人行為是幾星期之前的事。」

陳文敏指出,如果當日法律未有人大釋法,法院絕對可以可按《宣誓及聲明條例》宣判,但他補充如果法官認為兩人行為已構成《宣誓及聲明條例》的拒絕宣誓,法院同樣可能判政府勝訴,「如果法院咁判,人大釋法是多此一舉。」

他相信,高等法院法官區慶祥已要求各方再提交補充陳詞,他相信無可避免,各方就追溯力的問題提出法律理據,區官無法避開相關問題,需處理判案是依據「邊一日的法律」,「到底用人大釋法的法律,定宣誓及聲明條例呢?」

陳文敏:導致訴訟不絕    泛民有機會三分之一否決權不保

陳文敏認為,有關問題涉及公益利益,相信只是「追溯力」本身,有機會要上訴至終審法院裁決。陳文敏表示,如果人大釋法有「追溯力」,當日有第二次宣誓的議員、或10月初其他議員的宣誓問題,也有可能被挑戰,按釋法若宣誓無效即失去議席,資格被挑戰的議員,能否繼續履行議員資格、是否需要法庭處理等問題,會無日無之地出現。

他預料,以上情況極有可能發生,「如果再有多個議席空缺,泛民在分組點票,已經失去過半數。再取締多幾個議席,甚至連三分之一的否決權都不保。」

陳文敏預料,今次釋法之後,有人會有政治誘因提出訴訟,結果這次釋法將導致訴訟不絕。

陳文敏補充,即使法院認為今次釋法沒有追溯力,人大常委會有可能再釋法。他認為,釋法可能引起任期問題,因釋法提到完成宣誓才可以上任,拒絕宣誓即時拒絕資格,但香港法律註明,立法會議員在會期開始已算上任,宣誓可能「遲少少」,因此宣誓涉及同香港法例有衝突,而基本法第79條的規定,另一條同時提及,已經就任的議員,如經立法會出席會議的議員三分之二通過譴責會失去議席,新釋法內容如何與相關條文配合,成另一疑問。

已經完成第二次宣誓的劉小麗,有市民提司法覆核質疑她的資格,至於會否受釋法影響,陳文敏認為法官除了要考慮追溯力問題,也要判斷她是否如釋法內容所言屬「真誠宣誓」,認為現時給予很多空間讓人在這問題上糾纏。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