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釋法釋甚麼

2016/11/1 — 20:09

2016 年10 月12 日立法會會議宣誓儀式,青年新政梁頌恆、游蕙禎讀出英文誓詞。後者將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中的Republic 讀成「re-fucking」、China讀成「支那」。兩人展示「HONG KONG IS NOT CHINA」標語。(圖左為梁頌恆;圖右為游蕙禎)

2016 年10 月12 日立法會會議宣誓儀式,青年新政梁頌恆、游蕙禎讀出英文誓詞。後者將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中的Republic 讀成「re-fucking」、China讀成「支那」。兩人展示「HONG KONG IS NOT CHINA」標語。(圖左為梁頌恆;圖右為游蕙禎)

1. 一般理解,宣誓風波是「本地事務」

法律學者和律政司等都持續說,相信可以在本地司法系統解決,先了解一下,目前在法庭爭坳的是甚麼?

是「宣誓及聲明條例」的第21條:

廣告

如任何人獲邀宣誓(在此案指梁頌恆和游蕙禎),「拒絕或忽略」宣誓
(a) 已就任者必須離任
(b) 未就任則被取消資格

即所謂議員被DQ要補選,這宗案件星期四才開審。

廣告

要搞清楚,兩名議員是否已完成宣誓,他們是否「拒絕或忽略」宣誓,說的就是這條法例,完全是香港法院處理的事。

2. 人大釋法權有多大?

說完第1點,就引申到第2點,人大是否能就事件釋法,若要釋法又如何釋?

如前述,這宗爭議涉及的法例是「本地法例」,人大常委雖然有對基本法的最高解釋權(根據基本法158條),但人大的解釋權,「只」限於「基本法」,對於「本地」法律,人大是沒有解釋權的,完全沒有。

3. 若真要釋法釋甚麼?

若中央不惜任何代價,都要將游梁二人阻擋於立法會大門外,釋法似乎「在所難免」。(政府消息人士語)

既然人大常委釋法只能從「基本法」上做文章,不能碰本地法律,那解釋基本法「那一條」條文,才可以達到阻擋游梁的政治目的?綜合湯家驊和梁美芬的說法,大概可以看出一點眉目:基本法第26條 — 「香港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依法享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

一般常理下,公民的選舉權和被選舉權,是不應有前提和前設的,但在「中央」眼中,事情可能完全不一樣。

根據湯家驊的說法和了解,「部份學者和官員」認為,選舉權和被選舉權是有前提的:擁護基本法和擁護一國兩制。

換言之,不擁護基本法和一國兩制,連選舉權和被選舉權,都會喪失,港獨份子當然在列。

這是人大常委一旦釋法,其中一個較可能的方法和方向,等同隨意在公民的基本權利上,僭建出擁護和效忠的政治要求。而且以人大釋法的最高權力一槌定音,所有法律層面的反抗方式,包括司法覆核、選舉呈請等,全部不會有效果。

赤裸裸的政治審查和篩選要來了。

4. 結論

玩L完。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