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釋法FAQ.八問八答】政府可否直接DQ梁游?法院要跟足釋法文本?

2016/11/7 — 18:42

1. 釋法後政府可否直接取消梁頌恆、游惠禎議員,毋須等待法院就宣誓案的判決?

公民黨黨魁、大律師楊岳橋指,看不到根據現行香港法例,兩位已當選議員的議員資格,是手持一份人大釋法就足以撤銷,他認為,目前撤銷其資格,其一是經立法會三分二議員決議,另一條法例就是按《宣誓及聲明條例》操作,換言之要返回宣誓案的處理。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今日就表示,游蕙禎及梁頌恆,是否必定不能再宣誓,要等待法院判決。

廣告

2. 釋法會否、會如何影響梁頌恆、游蕙禎宣誓案的審判?

【19:00 更新:高院法官區慶祥,已向涉及宣誓司法覆核的青政議員等各方發信,指如各方有意就釋法對案件的影響呈交書面陳詞,可於本週四(11月10日)中午前呈交,但未公佈會否就案件再開庭聆訊,亦未公佈宣判日期。詳見另稿

廣告

多名法律界人士預計,法庭有機會再就案件開庭,讓各方再陳詞。資深大律師湯家驊解釋,按過往慣例,若任何一方認為新形勢對他們不公,一般法庭都會准許案件再開庭,讓各方再作陳詞。湯家驊認為,釋法之後,游蕙禎和梁頌恆的宣誓是否真誠莊重,仍有可爭拗空間,「但就算無釋法出現,結果都可能一樣。」

大律師楊岳橋則指出,負責的高院法官區慶祥或會要求各方就釋法再陳詞,但這並非必要,他相信,判決當然要考慮釋法文本,但法庭如何將案件與釋法連結,就要留待區官的宣判。

他補充,今次司法覆核案中,法院要處理的主要爭議之一,就是《宣誓及聲明條例》21條中「拒絕或忽略」如何理解,而今次釋法,代替了法院作出解釋,也代替了2004年夏正民法官就梁國雄宣誓的司法覆核判決。

3. 今次釋法是否有「追溯力」? 人大釋法會否觸發自決派早前所作的誓言無效,影響到劉小麗等議員資格?

律政司袁國強今日在記者會上指出,由於釋法並非訂立新例,因此使用「追溯力」一詞並不合適。他補充,對法院已判的案件,不受影響,不過如有過去發生的事情,日後須於法院處理,法官便要按今次釋法,作為法律一部分處理訴訟。楊岳橋對袁國強說法存疑,他指出,如袁國強的邏輯成立,「大家可以JR黃毓民及梁振英。」

高院法官退休法官胡國興說,若按照李飛記者會上說法,「釋法」是由法例生效開始,亦即是1997年7月1日起,但由於解釋文本未有列明「追溯力」的問題,故仍有爭拗的空間,要留待法庭自行處理。港大法院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認同,現時爭拗點在於釋法內容無說明追溯力。他指,在普通法原則下是有理據去爭論釋法內容不應用在過往發生的行為上。

城大生莫嘉傑早前入稟法院,要求裁定在「慢速宣誓」的自決派劉小麗的宣誓無效。湯家驊認為,釋法會令提出挑戰一方有更強的理據和法理基礎。

張達明則相信,由於今次釋法是要政治上確保梁頌恆和游蕙禎議席不保,若法庭用這技術原因判決,可能帶來另一次釋法,使法庭要跟隨。張達明說,若有人入稟,法庭又確定追溯過往行為,梁頌恆、游蕙禎、劉小麗和羅冠聰可能會因不莊重失去議席,而姚松炎則因只是在前或後加內容,非故意不莊重,失去議席的機會較小。

4.  今次釋法是否所有文本內容,都對法院有「約束力」?

基本法委員會副秘書長李飛在記者上重申,釋法有憲制地位,香港法院必須依從。但法律匯思召集人任建峰指出,人大常委會今次釋法,當中提及要求宣誓要「莊嚴」,可理解為人大解釋104條內容,但釋法文本同時提及,宣誓只可以一次等具體操作。任建峰認為,這部分內容是嘗試去「解釋」香港法律《宣誓及聲明條例》,「做僭建,甚至去取締。」

任建峰提到,本身是基本法委員會委員的港大法律學系教授陳弘毅,十年多年在學術文章中提及,如人大常委會釋法或訂下的法律內容,在基本法框架之外,「法院是可以選擇唔跟從。」

任指出,陳弘毅當時文章列出三種情況,第一種情況,如人大常委會釋法或按基本法18條(3)引入全國性法例、或引用基本法17條去頒布香港法律不符中央管理的事務及中央和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關係的條款,要求發回相關法律,在以上情況,基本上香港法院一定要依從,「就算法理上幾唔滿意都好。」

第二種情況是,若然中央不依足基本法程序,法院有「灰色地帶」是否依從,香港法院或一不定確認相關決定。

第三情況則是基本法框架以外,未有跟據任何基本法條文進行,例如人大常委會嘗試通過法例在港實行,卻未有按基本法18條,納入附件(3),在這些情況下,香港法院可以不依從人大常委會的決定,在港沒有法律效用。

任建峰指出,人大常委會今日的釋法,不只是解釋基本法第104條,而是解釋本地法律,類似陳弘毅當年列舉的第三種情況,「若(法院)選擇唔跟,是有法律基礎。」

5. 釋法內容提及「行使職權、享受待遇、不可重宣」是否不需本地立法就能實行?釋法內容「未進行合法有效宣誓或者拒絕宣誓,不得就任相應公職,不得行使相應職權和享受相應待遇」,會否成為梁游被追討薪酬的依據?

楊岳橋提到,目前的立法會當選者在刊憲後,議員身份自然生效,任期未宣誓已開始,議員已可以用辦事處,領薪及申領津貼。他質疑,今次釋法將香港一貫做法推翻,修改了目前已存在及執行中的法例。

任建峰指出,「不得行使相應職權和享受相應待遇」、「不得重新安排宣誓」等所謂無效宣誓面臨的後果,全涉及本地法律層面問題,法理上香港法院可以不依從人大常委會的決定,他指出,假如有人入稟要求禁止向梁游出糧,但如果法院選擇不理會相關釋法內容,是有足夠的法律理據。

6.  釋法文本提到,監誓人「有確保宣誓合法進行的責任」,日後監誓人作出「有效宣誓」或「無效宣誓」的決定,能否被法庭覆核?

律政司司長袁國強認為,釋法文本沒改變現行法例對監誓人相關的法律內容,如果宣誓公職人員與監誓人就宣誓有爭拗,最終都要交由法院處理,釋法並沒加強監誓人的權力。

楊岳橋認為,立法會秘書長依然是公職人員、行使公權,其權力仍可被司法覆核,如他越權、錯說,受影響人士仍可循法律挑戰。

7. 今次事件是否涉及提名立法會議員參選資格的問題?會否影響梁天琦等人的選舉呈請案?

釋法內容文本沒有詳細處理參選資格問題,釋法第一段主要提及基本法第104條規定的「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既是該條規定的宣誓必須包含的法定內容,也是參選或者出任該條所列公職的法定要求和條件。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副主任張榮順在介紹釋法草案時提到,宣揚「港獨」的人不僅沒有參選及擔任立法會議員的資格,而且應依法追究其法律責任。

至於釋法中對監誓人的角色,湯家驊相信,根據現在的詮釋,清楚說明打着「港獨」旗幟的人士,以後更難符合參選的資格,將來很可能無法參加選舉。而今次釋法的內容,亦會影響到現時選舉呈請的案件。

任建峰指出,法院只需考慮釋法文本,而張榮順談及主張港獨者沒有參選權,甚至或李飛指民族自決屬「港獨派」,應視之為政治理論。故此,他認為,今次釋法無關梁天琦就參選主任司法覆核一案。

楊岳橋認為,釋法第一段,是針對參選,牽涉市民的參選權,有可能會影響梁天琦案,要視乎法庭如何理解今次釋法,目前仍有不確定性。

基本法委員會委員陳弘毅認為要視乎梁天琦提出的法律觀點,才知是否受釋法影響,「釋法第一條同立法會條例40條銜接。」陳指出,案件中,選舉主任引用立法會條例40條取消其選舉資格,「如果單官司是選舉主任有無權去判斷梁天琦法定聲明是否有效,呢個問題不是今次釋法處理。」

8. 若就職後講港獨,是否被告發假誓機會大增?有沒有取消議員資格可能?

楊岳橋認為,即使在未釋法前,已有存在被檢控發假誓的可能。任建峰指出,宣誓就職之後,若被指違反誓言要追究,同樣屬本地法例,如果法院選擇不理會內容,是有足夠的法律理據。

 

相關報道:

港台訪問張達明有線訪問胡國興有線訪問湯家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