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重奪公民廣場案】律政司要求加刑 上訴庭法官指「奪」字已暗示暴力 三子作最壞打算

2017/8/9 — 16:25

黃之鋒、羅冠聰、周永康,圖片來源:香港眾志

黃之鋒、羅冠聰、周永康,圖片來源:香港眾志

【9/8/2017 18:42 更新】

律政司就香港眾志主席羅冠聰、秘書長黃之鋒和學聯前秘書長周永康的衝擊公民廣場案提出刑期覆核申請,要求判以即時監禁,聆訊下午繼續。黃之鋒的代表大律師指,當事人必須有份參與擾亂秩序的行為,才符合「非法集結罪」的定罪元素,因此不認同律政司代表援引相關「暴動罪」案例,認為兩者不能直接比較。

黃的代表大律師引述原審裁判官指,各答辯人當時的行為或是魯莽,但不能排除各人真誠相信不會出現暴力的場面,因此不構成「事先有預謀」的加刑元素。但上訴庭法官質疑,「重奪公民廣場」的「奪」字已經暗示了暴力元素,在有「對壘」的情況下,必然有「反抗」,不可能預計不到會出現暴力場面。

廣告

下周四宣判

上訴庭將於下周四(17日)宣判。

廣告

三人於聆訊後見記者,指他們一直堅信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抗爭原則,並表示他們已作出最壞的打算。被問到會否對司法制度失去信心,羅冠聰對法庭未來會否訂立更嚴苛的法律框架來對待未來的行動表示憂慮,但寄語「未來的民主路需要大家一起走下去」。

去年7月,羅冠聰被裁定「煽惑他人參與非法集結」罪成,黃之鋒、周永康被裁定「參與非法集結」罪成,羅冠聰、黃之鋒和周永康及後分別被判接受社會服務令120小時、80小時,以及入獄3周,緩刑1年。其中羅,黃二人已經完成其社會服務令。

指三人對「暴力」理解異於常人 法官:憑咩唔預計會有人受傷?

各人的代表大律師今天指,三人對當日出現的「暴力」衝突沒有預謀,而示威者於當日其實亦表現得相當克制,不認同律政司提出的加刑理由。不過,上訴庭法官潘兆初質疑,三人對於「暴力」、「武力」的理解是異於常人,認為三人不大可能相信不會起暴力衝突,並問三人「憑咩唔預計會有人受傷?」

黃之鋒的代表大律師指,除了整體集結情況,亦須考慮各答辯人行為本質。他不同意答辯人能一早預計到當時實際出現的衝突情況,因此反對控方所指各人一早有「預謀」為加刑因素。

黃之鋒代表大狀:指有預謀不恰當

黃的代表大律師解釋,三人在進入「公民廣場」前能合理預計受到保安的阻撓,但不等同能預計到會必然產生暴力的衝突場面,例如他們可預計甫進入廣場便被抬走而不作反抗。黃的代表大律師亦重申原審裁判官已就各答辯人有可能真誠相信不會出現暴力衝突作出事實裁決,認為律政司現提出各答辯人早有「預謀」,是嘗試推翻事實裁決以及不恰當的。

不過法官潘兆初質疑,三人對於「暴力」、「武力」的理解是異於常人,認為三人不大可能單憑以前行動的經驗,相信不會起肢體衝突,並問三人「憑咩唔預計會有人受傷?」潘官亦強調,雖然法庭會考慮各答辯人的主觀真誠信念,但給予何等比重,則由法庭判斷。

法官質疑黃羅「諉過於人」

上訴庭法官彭偉昌亦引述社會服務令報告指黃、羅二人「無悔意」,並質疑二人指政府需要為圍封「公民廣場」的行為負責,是「諉過於人」。

黃的代表大律師引述原審裁判官的判辭,當中提及保安員的傷勢,指原審判刑時已經充分考慮過整體集結的嚴重性。他續指,「非法集結罪」中的「擾亂社會秩序」、「挑撥性行為」的光譜很闊,例如小至排隊打尖、以粗言穢語指罵也算是擾亂社會秩序,量刑時必須考慮到每個行為的本質,因此不同意律政司代表提出要求上訴庭就「非法集結罪」訂立量刑標準。

羅冠聰的代表大律師引述當天受傷保安提供的證供,指他們有人是在推撞中受傷,亦有人是被其他同事撞倒,沒有證據顯示各人是因為答辯人受傷,而羅當日亦有呼籲年輕學生離開前線。

三子:已作最壞的打算

周永康的代表大律師則就是否需要判處各人具阻嚇性刑罰陳辭。他表示,雖然他認同維持香港的公共秩序很重要,但「926」當日示威者其實相當克制,也並非完全失控的情況。他也認為,雖然三位答辯人當時是學生組織的領袖,但組織成員和示威者在是否參與行動一事上有很大自由度,並非單靠三人的呼籲,因此不認同三人在此事上比其他示威者有更大的道德責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