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重奪公民廣場案:辯方勸勿當彼拉多 張官拒改判贏掌聲

2016/9/22 — 11:57

黃之鋒、羅冠聰、周永康

黃之鋒、羅冠聰、周永康

【文:朝雲】

(編按:三名學運領袖羅冠聰、黃之鋒及周永康,2014年9月26日發起「重奪公民廣場」,早前被裁定「非法集結」或「煽惑他人參與非法集會」罪成,分別被判社會服務令和緩刑,律政司其後要求覆核判刑,認為「即時監禁是唯一合適的判刑,案件昨日聆訊,下為朝雲所作紀錄。)

律政司資深大律師梁卓然率先陳辭。

廣告

他先批評羅冠聰,既知控方追訴加重刑罰,仍於 11/9 的港台節目《香港家書》,讀出抬頭致張天雁裁判官的公開信,並不恰當。

張官扁嘴,問其內容,似未聽聞此信。她對此不置可否,強調不予考慮。

廣告

控方提出兩點,認為被告應受更重刑罰,即時入獄。

一是非法集會不是突然發生,而是早有預謀;結果有逾百人糾集,為數眾多,應負更重刑責。

二是控方認為,被告皆無悔意。有真誠悔意,才可判社會服務令,否則應予監禁。

他進而援引加拿大卑詩省的判例--如認為法律不當,應該改變法律,而非公民抗命。不論動機如何,都不能免去刑責。

***

張官雙手托腮,狀甚苦惱不耐,接下來便是連番質問。

張官:「裁決已經考慮(刑責),你話我未考慮?」

控方:「唔係唔係。。。」

張官:「你話我有特殊考慮(公民抗命)?」

控方:「冇冇。。。」

張官強調,就算是一宗普通盜竊案,她的考量亦與本案無異,任何案件都要考慮背景和動機。「我考慮冇錯呀嘛,有咩特殊考慮?」

「我係判決已經開宗明義,本案與一般刑事案截然不同。。。」她忍不住用「窒人」的語氣問控方,「你俾我啲例,三合會嚟喎。。。」

旁聽的市民忍不住笑,張官喝斥「唔好笑!」

張官重申法庭非政治舞台,但「唔理佢地(被告)啱唔啱,佢地非為私利;三合會嘅非法集結,係展示力量,為求私利,好難相提並論。」

張官認為控方援引的其他案例,亦有動用武器和大量破壞,「好大分別!」控方只好說「同意同意」。

***

至於社會服務令,各方更爭持不下。

控方指被告沒有悔意,然而張官認為,悔意不一定由認罪表達。被告都坦承所為,審訊時毋須爭論。

然而控方直言「不敢苟同」,認為真誠悔意,乃服務令的先決條件,否則初犯都要判監;即使沒有證供顯示被告傷及保安,但保安受傷畢竟是行動後果,不能因道歉而減刑。

張官則解釋,已判被告罪名成立,可以判監。惟充分考慮背景和動機,才以服務令代替監禁,不是隨便的決定。

張官要求控方,交代非法集會和非法集結的判決統計,幾多入罪監禁,幾多從輕發落。她按經驗所知,兩者其實參半,何況初犯。

控方答覆時略有遲疑,強調只有「初步統計」,但確如張官所言是「一半半」。

***

輪到辯方回應,石書銘大律師援引另一法官判辭,如被告面對審判,才對感化官說有悔意,是否真誠才成問題。

另一辯方大律師蔡維邦,也指控方所言不確。代表周永康的他,以其報告為例,周無悔的是為社會付出,但願意承擔責任,接受刑罰。綜觀背景,才能看到被告的態度。

最後蔡維邦更批評,控方要求加刑的申請「荒誕」、「唔知咩原因」。他引述聖經所傳,羅馬總督彼拉多本欲放過耶穌,但法利賽人要求處死,彼拉多才受動搖釘死耶穌。他籲張官「三思」,勿蹈覆轍。

張官休庭半小時後,宣布維持原判。

***

如律政司沒要求加重刑罰,現在周永康本應身在空中,負笈倫敦。但因政府追訴,或有下獄之虞,周須另買機票,延至明日啟程。

張天雁裁判官維持原判,宣布退庭後,人還未離開,市民已忍不住鼓掌,並在庭外夾道歡送三名被告。群情之激揚,遠甚於原審時宣判。

周永康籲梁振英政府,反思為何遭人民唾棄;反之他們想迫害的人,卻受人民擁護。

***

後記:

過去台灣雖已明定,法官審理什麼案件,應由法官會議決定,但事實一直黑箱作業,由院長一人把持,司法獨立蕩然。

數十年前,台中市一批地方法官,跡近抗爭地投書、開記招、披露弊端,終於實踐司法獨立,「法官自治運動」成為台灣司法史重要一頁。

力主運動的法官林輝煌*,拒絕升官到高等法院,自願留在地方法院,以保障地方的司法正義。

(註:台灣司法界有兩個林輝煌。另一人是檢察官,相當於香港律政司的控方律師。他在美麗島審判,為政權檢控異見者而背負罵名)

身處如今香港,無論在任何位置,都會受到考驗。抗爭未必是示威遊行,而是守住做人的堅持。後者也許更難,看梁振英身邊的官就會明白。

勇氣之難,難在立身行道,始終如一。說到做到。無分背後人前。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