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重新定義「政治」的本義

2015/11/13 — 12:39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文:吳舟明】

我是一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成長就像大家一樣,求學的時候努力讀書、閒時與朋友去玩樂、在學時因英語水平未能達標而無法擠進主流的大學裡,卻又幸得上帝的眷顧,獲派入理大社工系的高級文憑,開始學習當上一個社工。完成兩年學習後,然後我選擇投身社會,用雙眼去看看世界的真貌,感受人生的苦樂,思考自己有何事情可以改變。

踏入社會後,發現世界有太多理所當然和被固定的想法。我認為有些不合時宜的想法和事情應重新被定義,以及作出改變。面對社會,我時常有一種感覺是「下,乜原來係咁樣嫁咩?」的想法,譬如「工作需要固定在辦公室工作」、「創業既野等我學幾年之後先搵我」,這類我們視為理所當然的事情卻從來沒有質疑過,甚至思考過有其他形式存在。例如為什麼創業就一定要做幾年工才可以進行?為什麼工作一定要在辦公室裡?為什麼不可以一邊工作一邊創業?做幾年事情後是不是就能夠創業?事實上,創業的關鍵不在於工作了多少年,而在於決心、人脈和創業意念,我們一生都被舊有的思維和保守觀念所局限。我們在香港之所以因循守舊,是因為政治、社會、教育和文化上的保守態度,使香港沒有空間可以容納異想天開和天馬行空式的想法,最後,我們所求的只是講效率和結果的實用主義。

廣告

對於社會來說,急切需重新定義的事情,首項絕對是「大眾對「政治」的看法」,因為政治是人類活得幸福快樂的關鍵,更是影響社會眾人命運的要素。但是,在香港有大部份人視「政治為黑暗」、「政治是利益和權力的糾纏」、「政客的口號是不能信任」、「政治與我無關」、「政治是有錢有權的玩意」。在教科書方面,政治是指權力、國家的決策、社會各界的利益平衡和政府管理人民制度的設計云云,而「政治即管理」的說法更是注定了人民是「由上而下」和被動的安排一切。於是,眾人對政治的冷漠和狹窄的視野,於是使自己的命運都被少數的權貴操控了。誠然,上述只是說了政治的一部面貌,不是真確的對政治有充份了解,而書本方面更是從來都沒有告訴我們知道,政治的本貌是什麼。

政治的本貌不是權力的鬥爭,也不是社會某一社群的利益最大化。政治的本質是我們應用什麼的態度去看待、對待社會的所有人,以及期望社會將來變成一個怎樣的願景。而當中政治可以採用不同的手段和形式達成目標,但我們現在似乎多選擇了權力代替了政治的運作,只針對權力在政治上的範圍而不停糾纏,卻似乎未有想過其他形成的政治形式。更遺憾的是,在香港更欠缺在公共領域對政治的討論,人民似乎較少討論過社會和政治應選擇什麼樣的態度、持守什麼的核心價值、政治概念和未來社會的願景,例如在日常沒有討論過什麼是正義、平等和政治的可能性。

廣告

具體來說,政客一般描繪了自己對社會的願景、勾勒出實施願景的政綱,希望借用大家的權力把自己推上決策權上,然後使人執行,當中並且要考慮各方面的利益,甚至是自己能在當中撈多少油水的政客大有人在。我們不難想像所謂政客就是太把政治當成一盆生意去看待,沒有思考過用什麼態度看待人民。孔子說過:「政者,正也」,就是執政的人要有正直的態度,故一個社會對政治的態度對社會的發展有關鍵性的影響。

美好社會的建立,需要大家在對待社會各人上有共識的態度。例如我視社會所有人都為一體和平等,不能因發展就忽略在社會上走得比較慢的人,明顯這想法就與鄧小平的「先讓一部份人富起來」的想法有差異,這就是政治本質的真貌,就是從一個什麼的態度去看待人民。而從政者就是要打出一個新穎的政治態度和觀點予人民選擇,想整個社會怎走下去,這才是政治的真貌。而人民當然會選擇一個他所認同的想法出來。

我們香港社會,我現在就根本感受不到政治領袖有「愛民」的態度,更看不到社會對政治之間有信任和寄望,反而看到的是「政府不要走過來」的心態比比皆是。另一方面,由於社會更欠缺討論和認識政治概念,也使我們的社會出現空洞的情況,政治都流於「我成功為你爭取了什麼」的層面上,一個社會的內涵和核心價值都沒有討論過,於是漸漸我們社會就選擇了金錢、效率和名利作為社會的核心價值,而對社會的願景更因保守和局限的腦袋沒有產生太多變化,於是香港十年如一日,現在更要屈服於中共政權的底下。

當然,近年的社會對政治的觀點是有變化,比如多了想香港變成如何的願景走了出來、城邦本土大中華宏宏,多了清新小文青希望社會不再只顧金錢,這些的改變都是社會步向認識政治的真貌,當中的數股力量更希望壯大起力而得到決策權。但這樣是不足夠,我們還需要繼續不斷地醞釀和選擇社會需要一個什麼樣的政治生態、氛圍、人材、核心思想和發展願景。

 

 

作者簡介:註冊社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