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重新想像「抗爭」

2018/4/6 — 12:08

香港維港 l 資料圖片 l mariusz kluzniak @ flickr -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s 2.0 Generic (CC BY-NC-ND 2.0)

香港維港 l 資料圖片 l mariusz kluzniak @ flickr -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s 2.0 Generic (CC BY-NC-ND 2.0)

當行政、立法都已被中共掌控大權,司法也半死(被「釋法」屈機,以及慢慢升「某些」法官上去)之時,我們可以抗爭的資源只會愈來愈少,可以抗爭的領域也會從建制的政治結構中慢慢全面退出。(其實經濟也被人扣住喉嚨…)

未來五年內將會是香港民主自由道路的關鍵。我的看法是悲觀的。我認為五年之後,香港所有的特殊政治權力將會全面被收回,自由法治也會全變了調--雖然在枱面上不會有大變革,但底蘊的已經不是這回事。

那麼,到時候,我們可以做些什麼?有些人認為是無可救藥的,所以愈來愈多有本錢移民的人都在討論甚至已在籌備移民。而我認為,香港未來留下來的人,最迫切需要的是想像力 — 重新去理解與想像「抗爭」在未來情況下如何可能。

廣告

我並不只是指要大家思考接下來應該怎樣做、應該用什麼新抗爭方式那麼簡單,更是指要對「抗爭」本身重新想像。為什麼?因為到時候,從建制政治結構中抗爭已變得不可能,公民社會的力量也會被打壓得很厲害;在這非常嚴峻的環境下,很多人都會灰心、無力,然後逐漸變得犬儒,或者沉默。

在未來,面對國家機器的強力打壓,我們可能唯一能夠守住的就是思想與文化。而國家亦必定會插手教育界/學術界,令之禁聲。所以,我斷言,未來香港戰場將不是任何政治場域,而是思想之戰。我們要保住的香港人對民主、自由、平等、法治的思想信念,以及其洐生出來的民間組織與文化。

廣告

在那時候,我們最需要擴闊對「抗爭」的想像。我以為,昔日本土派留下的最大禍根之一,便是「無用論」。用「有無實質效用」來評判抗爭的模式,只會令抗爭者更為洩氣。在未來嚴峻的環境下,如果我們要抗爭,就需要摒除「無用論」、摒除對抗爭的舊有想像。抗爭不在只是實質的行動層面上,更在思想層面上。香港未來能不能保住民主自由的抗爭活力,很考驗我們能不能守住我們的民主自由思想,薪火相傳,把這些思想文化傳承下去。

所以,到時候,在學校在民間教導民主、自由、法治思想,將會變成抗爭;在民間舉辦各種文化活動,將會變成抗爭;在網上,寫一篇文章批評政府濫權的所為,將會變成抗爭;在生活上,與身邊的人分享自己的民主自由等政治理念,將會變成抗爭;聲援那些仍然夠膽發聲的媒體與人士,將會變成抗爭。

這絕不是開玩笑。如果我們沒有這種對「抗爭」的想像力準備,只會在不久的未來變得更加沉淪、沮喪和犬儒。而且,在未來,只是實踐上述的抗爭,也可能將不是像如今那麼輕以易舉,而是需要付出代價。這很可怕,但這是我們的信念,我們非如此不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