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重理性討論、貶感性抒發 不是父權大佬是什麼?

2018/6/26 — 1:03

圖:香港01訪問截圖

圖:香港01訪問截圖

編按:陳景輝、林朗彥、黃浩銘早前應網媒邀請,就社運的「少年英雄」現象進行對談,三人在對談中提到有人做些於事無補的行動,例如為梁天琦創作歌曲《初一》(創作人為錢詩文、許采蔚),「浪費政治犯無嘅自由」;言論引起社運圈內爭論。錢詩文先撰文反撃陳景輝,陳再撰文回應,斥《初一》迷醉於歌頌「塵世無可媲美」的梁天琦;言論再在網上引起討論,本文作者何式凝以性別角度回應陳景輝等人。

社運圈中人對社會運動中的權力關係特別是性別問題,近乎「失明」。如果我說:Look! 今次係「三條佬對兩條女」呀,這個局面本身已經是不平等的關係,大部份人都會覺得這一點不得值得提出。

「車,關gender 乜事!關年齢乜事?關人數乜事?關對談者在社運圏中的履歷乜事?」甚至可以說:「乜都唔關事,純粹係批評,係咪唔批評得先?」

廣告

有朋友覺得這個「三條佬對兩條女」以及參與爭議的人物擺明就是大蝦細,但她也叫我不要把討論重點放在這裏,以免俾人覺得我地盲目追隨女權主義,分分鐘仲病態過追捧少年英雄,反正都是沒有經過深切的反思。

「性別不是關於 biology啊,你們這些女又把男女性別 essentialise, 層次太低了。」Gender 當然可以係與生理性別無關。(好多男人都係八婆,明呀。)

廣告

「把男女對立,假設男人一定係打壓女人這種 victim/oppressor 的權力分析也太過簡單了。」(都明。)

咁不如講下意識形態好了。高舉陽剛氣質又有沒有值得反省嘅地方?難道大家可以選擇「不看見」陽/陰性氣質是一個需要被挑戰的結構嗎?(這是比較高層次的分析,係有啲深,不過,怎會難倒讀書人。)

某些社會運動中人重「理性討論」貶「感性抒發」而不覺得自己這種想法其實也不合乎民主。為什麼感性抒發總是要被貶低呢?社會運動很多時不是靠情感、傷痛和恐懼去推動嗎?沒有同情同感,那有同行?

看見大哥大姐把歌詞當是論文咁砌,像是說歌曲創作不但要文以載道,還要只能載某一種「左道」,仲有冇惡啲?「直接」頌讚政治人物又唔得嘅!我要對一個不完美的抗爭者一往情深又要被批判?咁仲成世界?一而再再而三的強調「感情背後的價值觀」,歌詞背後的「意識和訊息」,並作出審查和踐踏,反映出背後的心態是什麼?怎會和性別無關呀,大佬?

誰說同情等如盲目支持等如亂拜偶像和造神?唱歌又可以等如歌頌有之後沒有行動?至於什麼是行動呢?行動的方向往往又變成「自己都未必想參加的集會聲援」、籌款音樂會和民間調查,是否有點太過柒呀?如果不是要求這些,那麼你們對梁天琦的同情者還有什麼更進一步的要求?請即管說出來。是不是想他們寫篇評論文章之類?要登在什麼 journal 有什麼 impact factor 才算是認真的反思?明報就 ok? 要包括什麼的內容才算是深切的反省?「激進右翼青年懺悔錄」好不好?還是要「梁天琦粉絲2018憲章」,「追捧少年英雄一二三」、「造神病態分析報告上中下」?坐監和仆哂街唔算嘅?

前輩,這種要求別人多行一步的玩法,永遠只是適用於群眾,而非提出這個要求的人。彷彿提出這個要求本身已經令提要求者符合了所有標準似的。這不是父權、不是扮大佬還可以是什麼?

#梁天琦
#社運對談告別少年英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