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重組1130升級】在沒有英雄的行動裏(上)

2015/1/16 — 19:06

【《立場新聞》記者根據當日現場觀察,及事後採訪參與者,寫成系列報道。記者過去數星期,未能聯絡學聯秘書長周永康受訪,另有個別行動派拒絕接受訪問。稍後如有更多受訪者,會再補充和增寫本系列文章。】

 

11月30日晚9點,學聯和學民思潮宣佈行動升級,包圍政府總部;示威者兩度佔領龍和道,至清晨警方出動特別戰術小隊(俗稱速龍)武力清場;行動期間至少40人被捕,61人入院,受傷者不計其數。

廣告

行動宣告失敗,雙學鞠躬道歉。

這場升級行動的規模,超越香港社運界過往所有經驗,也超乎任何組織或個人的能力,失敗似是難以避免;衝與唔衝、勇唔勇武、退定唔退、大會或群眾 ─ 幾乎所有纏繞雨傘運動的二元爭論,都在這次升級行動一次過集體爆發,至不可收拾的地步。升級是否定一切行動想像的最後一根稻草,或是傾瀉運動中所有鬱結的一次淨化(Catharsis)?

廣告

在遊行示威靜坐集會全部被質疑已是無效的當下,更加有必要認真回顧這一次失敗,以作後事之師。

*   *   *

11月底,旺角清場後不久,一直駐守旺角、負責與旺角各物資站溝通接頭的學聯常委會主席羅卓堯及「老鬼」曾樂謙,在穿針引線下,找上金鐘四防地主。這是兩個月以來,學聯第一次正式接觸金鐘防線組。

金鐘「四防」義工共有逾百人,是928警方施放催淚彈時,各處前線的防守者匯聚而成;他們多日來24小時輪更鎮守金鐘邊防地區,並負責鐵馬分佈,與「大會」(五方平台)沒有從屬,各自為政,只在出事時會互相協調。防線義工為保護村民,每當金鐘出現衝突,都會衝上最前抵擋藍絲或警員,平時亦會放哨,留意附近警員的舉動,可謂是對金鐘佔領區最暸如指掌、也最有行動力的一群人。

佔領60多日,學聯在金鐘一直未有「落地」,僅與個別物資站有聯絡;來自旺角的羅卓堯與曾樂謙無法從駐守金鐘的同學處,了解到防線的情況,只因擅長組織工作,就負上與防線接觸、擔任中間人的任務。羅及曾為防線捎來一個消息:學聯正在醞釀升級行動,因勢必影響到金鐘留守者,希望先行與他們協調。

而計劃中的升級日期,就在不足一週後。

升級是防線早前念茲在茲的事,因此防線即時拋出多個非常詳盡的方案,其中幾個涉及佔領區以外的地點。但學聯的想法是將矛頭指回政府,具體點說,就是圍堵政總。防線遂提出以下計劃:在演藝道及愛丁堡兩處施快攻,迅速搬鐵馬截路,將車輛困在中間,再由車隊堵塞在外,即可成功佔據龍和道。困在鐵馬內的「無辜」車輛,將有效阻礙警察行動,使他們無法大舉推進。羅及曾將提案報返學聯,有部份人認為計劃可行,防線及羅卓堯已分別聯絡金鐘及旺角的義載物資車隊。

升級行動前一夜,雙學與民間團體首次也是唯一一次「齊人」聚首開行動會議,就有意見指雙學行動經驗太少,應只封海富橋;但這個建議被認為「唔叫升級,而家開會廿個人行落去封都封到」,與當時行動者期望的落差太大,回應不了民情。討論在應否只封橋一事上來回,車隊計劃未被提及。

會議超時再超時,雙學與社運團體最終的決定是,封海富橋,另外自添馬公園樓梯落添華道,圍封特首辦;預計示威者至少可撐一日,癱瘓政總運作。而龍和道,已不在計劃之中。羅卓堯形容,這是一個妥協的方案。

事實上,大部份公務員均是經海富橋返工,而龍和道添華道交界,只是私家車、也就是「大官」所經之處,若目標是圍堵政府、「要公務員返唔到工」,海富橋是關鍵,龍和道其實並不那麼重要。但添馬公園樓梯路窄,最多容納幾百人,若動員到上千市民前來聲援,人群溢出龍和道,幾可說是一定會發生的事。

「都知道大機會(落龍和),但冇好好準備」,學聯常委羅冠聰如此形容。他透露,學聯內部有憂慮認為出動車隊,情況會更難控制;事後回想,這個較為完備的計劃,確有可能令形勢變得更好,學聯沒有細究其可行性與優勢。羅卓堯則指,放棄這個計劃,佔龍和一事便變得毫無準備;因安全考慮妥協出來的中間方案,最後似乎證實是對行動者傷害最大的一個。學民方面,則從未獲詳細告知這個計劃。

然而,車都出埋,形勢也可能會變得更壞。但這一點已無法驗證。

10月14日,示威者佔領龍和道,一度有車輛被困在龍和隧道,後在警方安排開路下全數駛走。

10月14日,示威者佔領龍和道,一度有車輛被困在龍和隧道,後在警方安排開路下全數駛走。

會議在11月30日凌晨才結束。羅即時將消息帶回防線,防線的反應是,集體杯葛。他們怒斥雙學的計劃太天真,認為參與是次行動不過是冒險。東防地主大嚿事後直言,雙學「Propose咗一個必定需要武力先能夠成功嘅方案(突破警方防線落添華道),但鼓吹非暴力」。

對於這次升級,羅冠聰的形容是雙學「冇咁大個頭…但戴咗一頂我哋戴唔到嘅帽」。

*   *   *

換言之,當常委梁麗幗一句「可能圍堵政府總部」見諸各大傳媒之時,雙學的計劃還沒有定下來。不過,有報章專欄卻在不斷引述消息,披露五方平台內有關行動升級的討論內容。

學民召集人黃之鋒表示,行動前對參與人數已不感樂觀,正因為此。令他氣餒的是,行動前幾日,所有報章(包括親泛民報章)都吹淡,甚至為升級定下「一定出事」、注定失敗的論調;另一邊廂,政府一方也有了時間針對升級行動打輿論戰,為武力升級、暴力清場埋下鋪墊。

但曝光的只是行動方向,無人知悉雙學的具體計劃。羅冠聰指,最初的想法是待到宣佈升級的那刻,才公佈行動細節。但這個決定似乎有了反效果:行動目標不明,吸引過來的參與者,個個行動綱領迴異。

人,最終來得不多,符合雙學的悲觀預期;但這麼少一群人之間的分歧,卻大得雙學無法承受。

運動跌宕兩個月有餘,雙學再次「吹大雞」,人沒躋滿夏愨道,至添美道處已顯疏落。

運動跌宕兩個月有餘,雙學再次「吹大雞」,人沒躋滿夏愨道,至添美道處已顯疏落。

「喺集會時間睇人數,已經知做唔成…」

被視為行動派的鄭錦滿(也就是後來組成「學生前線」的「四眼哥哥」),當日身穿護甲到場,準備在升級行動中再上最前線;他憶述,當日有「勇武派」曾向學聯進言,指現場人數太少,應另謀對策,「唔好包圍,因為一定包唔到,包到都守唔到」,但意見不獲接受,部份行動派因而有共識,不會參與。

而本身來到金鐘現場的行動派就很少。鄭錦滿說,在升級前幾日,行動派之間已在流傳一個說法,指今次行動其實是雙學「將行動派一網打盡」的陰謀;結果當日有大批行動派沒有到場。問到他自己又為何不受傳言影響,他說,是因為考慮到其他戰友在場,才決定落水。

另一位行動派年輕人Johnny,則一邊冷眼看著大台講者發言,一邊跟身邊的朋友講,這是個劇本:升級,失敗,警察順勢清場,第二朝順勢清金鐘。事後受訪時,Johnny解釋與一群戰友仍然參與行動的原因:11月18日立法會一役後,他覺得金鐘村民全無意識,「一定要去救。佢地要死,唔通真係睇住佢地死咩;嗰日咁嘅情況,如果再少啲行動派,佢哋…」

當晚,揚言杯葛行動的防線組,結果還是一個一個自覺的回到金鐘;有人甚至看Clokenflap看到一半,心掛掛飛的趕回。畢竟是自己守衞了60多日的佔領區,在一個如此冒進的計劃之下,怎麼放心得了。

「對準政權、圍堵政總!」11月30日晚上9點,學聯羅冠聰與學民林淳軒在海富橋底大台,宣佈包圍政總。據《蘋果日報》估計,當時夏慤道上有4000多名市民,當中大批帶著頭盔、眼罩與口罩,隨雙學指示魚貫循添美道、經立法會,向添馬公園進發。

除了與身旁友人交談,添美道上緩緩前進的人群,沒有喊什麼口號;一個個示威者非常安靜地,步向這個漫長而黑暗的夜晚。

添美道上,被捕支持小組義工高舉「被捕支援熱線」供赴前線的示威者抄下。

添美道上,被捕支持小組義工高舉「被捕支援熱線」供赴前線的示威者抄下。

 

文/藍
攝/朝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