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重讀《民主十問》:論香港當下的民主條件

2017/3/30 — 11:46

資料圖片:雨傘運動

資料圖片:雨傘運動

【文:張往@斆育工作關注組】

2002年,「香港民主發展網絡」成立,希望透過公民教育來宣揚民主精神,其中一項成果便是《民主十問》這本小書,此書初版在2004年面世,直至2016年重新再版,除修訂外亦新增了〈甚麼是符合國際標準的普選?〉(莊耀洸、徐嘉穎著)一文,明顯是回應2013-14年間,有關行政長官普選的政改方案所引起的爭論,以及討論這一代中學生歷歷在目的「佔領中環」(Occupy Central)計劃和後來的「雨傘運動」(Umbrella  Movement)。

《民主十問》

《民主十問》

廣告

下文嘗試以《民主十問》的第五問——〈香港是否「條件成熟」推行民主?〉(馬嶽著)為基礎,利用其中提及的關鍵概念作出歸納、回應及補充,藉此討論當今香港社會在甚麼程度上滿足各範疇的「民主條件」,以及這些條件在近年的一些變化。

廣告

(一)「民主條件」

經濟條件:作者引述「現代化理論」(modernization theory),指出當一個國家或地區的經濟發展達到某一水平,中產階級的出現將會令人們對社會期望有更高標準,例如獲得更大的參與權利;而社會資訊較易傳播和流通,社會組織的動員能力也會提升。不過,值得注意的是,經濟發展成熟與民主制度的建立並非一種必然因果關係,只是前者可被視為後者的其中一項條件或基礎。相反,一個國家經濟發達到足以維護其專制穩定的程度,一般人對爭取民主的訴求亦可能會變得薄弱,同樣也可以維持非民主的管治模式。

文化條件:作者提到不同學者對於中國傳統的儒家文化是否有助民主發展有不同看法。有論者指,中國人一般較重視集體、權威和責任,多於個人、自由和權利;又指和諧與穩定較競爭與衝突來得重要。持守包容的價值觀,或所謂「以和為貴」的觀念,其實又可被視為符合在民主制度下,持不同意見者交流時更互相尊重,而減少因理念不合而引起衝突。然而,香港社會對所謂傳統儒家文化有多大的依賴或繼承,相對於時下潮流或風氣,以至現代社會中的西方文化,究竟其影響力(特別對年輕一代)有多大?這點實是值得師生討論的關鍵議題。

社會組織條件:所謂「公民社會」(civil society),泛指社會中介乎政府與市民之間的組織和群體,這些自發性較強的組織往往是建構社會中「公共領域」(public sphere)的重要元素。作者指出:「活躍的公民社會可以培養政治領袖,也可以提供群眾的組織基礎。」作為社會上的獨立公民,每個人在甚麼程度上願意關注或參與社會,主要是建基於傳播媒體及公民教育的成熟程度。今天社交平台愈見普及,網上媒體漸有挑戰或取代傳統媒體之勢,多元化或分化的現象愈趨明顯;至於公民教育方面,學生或年輕人接受教育的來源,是傳統的學校體制內部,還是學校以外的個人資訊接收?近年的這些變化,相信在日後仍會改寫教育工作者對公民教育的定義和看法。

(二)論當下社會的「民主條件」

香港經濟面對大陸經濟高速發展(中港兩地競爭和合作之間有一定張力,而可見的是香港漸漸向內地靠攏,舊有優勢愈趨削弱)、全球經濟不穩(已發展國家內部問題積累、美國轉趨以本土利益優先、歐盟面臨瓦解等)、本地經濟結構單一和人口老化等挑戰,發展前景未算樂觀,但相對於未來,香港大多數市民真切感受到的卻是:貧富懸殊問題惡化;政府連年低估財政盈餘,坐擁近9000億儲備又未見具承擔的投資;年青人缺乏多元化的職業選擇和上流機會……以上狀態無疑會加強市民對短期改善生活條件的重視程度。

相對而言,需要持續爭取改變,去建立真正民主制度,則容易變得失去動力或興趣。有人更可能漸漸抱持一種命定的心態,認為整個社會的利益分配失衡(大財團壟斷,並和政府緊密合作),加上政治條件的限制(香港特區的管治班子須取得中央政府信任和支持,難以推進民主政制改革),將令到一切改變的希望付諸流水,甚至再談甚麼理想前景,似乎已淪為不現實的奢想。問題是:假如這種心態成為社會主流價值觀,則香港的文化條件和社會組織條件均會受到相當大的衝擊。大眾最切身關注的經濟條件,將會使人們對美好生活定義為僅是「經濟收入上的滿足」,並凌駕於其他構成理想生活的重要元素:公民社會的參與、本土文化的傳承…

故此,過往帶領群眾的社會組織,現在都出現斷層和青黃不接(與近年流行「拆大台」的思潮有關,更與政治社會人才的培養相連),以及本土文化的研究和推廣長期被邊緣化的局面,將是未來可見的社會挑戰。若爭取民主的人士,過於將目光放在眼前的政治社會議題,而未能從時代視野出發,共同再創長遠的理想社會願景(其中包括民主制度的建立,更重要是民主精神在生活的實踐),那麼即使香港經濟維持高水平的收入,我們也只會淪為資本主義下的既得利益者,而非民主社會下享受真正美好生活的一份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