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金田七「李波」事件簿

2016/1/5 — 12:29

銅鑼灣書店員工及負責人相繼失蹤,不少評論認為事件與書店專售國內禁書有關,及可能涉及內地公安越境執法,破壞一國兩制。筆者難以否定事件與政治有關,但正正因為對政治的認識,才一開始以「逆向思維」分析事件,以免陷入先入為主的認知謬誤。直至昨晚,從傳媒的報導中,看到李波的平安書,真的有點氣炸的感覺。

香港同胞對事件那麼害怕,原因是真相尚未得知,在恐懼感的俱使下,傾向相信他是「被協助調查」。這些重點在今日「劉銳紹 :只有真相才能釋疑」 一文中,所提出的 3 個核心問題已經有很好的分析。但更加關心的事,在李波事件中,是否有「一股力量」已經伸延到香港?

熟知國情的朋友都清楚,國內的除了公安,還有國安;國安的權力,手法有點接近明朝時代的錦衣衛。香港的同胞不一定可以將兩者分得清楚,但總點在於是否有國內的執法機關來港執法?若然沒有這封平安書,李波失蹤一事,仍可以「失蹤人口」含糊其詞‘拖’ 好一段日子。反正香港的確每年也有不少失蹤人士,根據警務處2014年資料顯示,有51名失蹤者尚未知道下落。不過,當這封平安書公布了之後,大家便即時「打個突」!原因是即使國內公安沒有越境執法,事件肯肯定與公安有關。否則李波到那一個部門協助調查呢?難道他去了民政局?

廣告

加上,平安書中所提及的「低調處理」,就更加扯蛋!筆者因為李波,特意向一些廣州的出版業朋友及法律學者請教。他們均表示若然只是出版所謂禁書,應該不用這樣把李波捉回來。原因是國內現在的「網絡反共文章」多得難以趕盡殺絕。一些內地同胞只要在旅行時,到國外的星巴克公眾電腦,註冊一個當地的電郵帳號,作刊登「反文」之用。日後公安便比較難追查。而且現在的中共邏輯是盡量把你「保外就醫」出去,而且一定不會把你「捧為名人」,否則就多一位諾貝爾候選人,自找麻煩。

再論,若李波「低調」,那管你沒有回鄉證,他只要先行向妻子道別,然後在各個陸路口岸,過關時向關員表示:「我回來投案」。就那麼輕輕一句,到判的那一天,香港同胞也可能完全不知道。而這樣的低調,還可以根據「坦白從寬」、「認罪態度良好」而很快得「病」,可以「保外就醫」。完全用不著「偷渡」回國「低調」、「協助調查」。現在接近全宇宙都知道李波是那一號人物,難道這是低調嗎?

廣告

更扯蛋的事,平安書是先發到台灣,再轉回香港。這就更不可能是低調。11天後,台灣便要改選總統,台灣的出版業自威權時代結束,開始非常蓬勃。這個時候李波有可能因言而入罪,是會勾起台灣同胞白色恐怖的悲慘回憶,加深對國民黨的仇恨。這不是在高調地再斬了,處於劣勢的國民黨一刀嗎?

何況,李波若然真的以自行方法「自投羅網」,那就更奇怪了!因香港竟然回到日本的幕府年代,將軍有股力量,足以令你「欣然切腹謝罪」!那比把李波捉回國內更加恐怖。原因是你在這股力量之下,知道不回國內便「冚家鋒」這比跨境執法更可怕,亦是香港同胞最深層次害怕的地方。

雖然,事件的真相我們還未知道,但內地官方及官媒的處理手法,簡直可以用「笨死了」來形容;甚至有點明朝「太監政治」的味道,一看到形勢不對勁,便草草了結。若李波真的犯法,何不以法律處理,昭告天下,嚴格執行習近平依法治國的重要指示,以安民心。即使你要消費李波,亦可與「屍歪」夾一場大龍鳳,一、兩個月後,表示在警方努力之下,成功破案,李波平安回港,皆大歡喜。現在這樣一封平安書,難道不是帶出「一國兩制」有更多的不平安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