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雲

朝雲

左膠

2019/9/24 - 14:25

金義聖:香港人終究會爭取到五大訴求,但需要時日

作者 攝

作者 攝

19/9ㅤ沙田
為報答金義聖ㅤ廣源邨人鏈長逾一公里

金義聖偕韓國 MBC 電視台來港之際,大規模的全港與校際人鏈俱已結束,遂去採訪社區人鏈活動。

因廣源邨和瀝源邨位居沙田偏隅,筆者和朋友都曾擔心人數太少,甚至想過特別另搞一場迎賓,以免示弱。

廣告

哪知距活動當晚不過半天,各方透露金義聖將到那兒,擔心隨即變為過慮,人鏈連綿逾一公里,由廣源邨巴士站開始,終點幾近第一城港鐵站。

問:年輕時什麼經歷令您支持民主運動?

金義聖:1980 年發生光州事件,當時我還不清楚是什麼事,但入讀大學後學長告訴我真相,我悲憤之餘亦明白要出一分力,投身民主運動。

1987 年 23 歲的我適逢韓國革命,當年韓國和現今香港何其相似,所以我完全明白香港人的感受。

✽ㅤ✽ㅤ✽

問:好多親政府人士批評抗爭者使用暴力,但也有好多人為之辯護,應該使用武力抵抗暴政,例子之一正是韓國民主運動。您怎樣看?

金義聖:真的不容易答。在 1987 年的處境,我們採取非常多的武力。但在 2016 年反對朴槿惠的運動則相當和平,沒有人受傷。

運動愈和平愈能召集更多人,也更有力量。但香港的情況不同,我不便貿然說香港的運動應否採取和平,但香港政府和警察一定要為暴力負最大責任。若果要我歸咎起因,我一定指責政府和警察才是罪魁禍首。

✽ㅤ✽ㅤ✽

問:香港人在民主路上對韓國充滿親切感,一大原因就是「逆權三部曲」,尤數《逆權司機》同《逆權公民》。作為韓國民主運動的過來人,您認為前人經驗對香港有何啟示?

金義聖:香港人面對的處境很像韓國人三十年前的遭遇,沒有捷徑可走。要承受苦難、保持強大並持續戰鬥。香港人終究會爭取到五大訴求,但需要時日。回顧人類歷史,只要有勇氣,終會能達到。

金義聖(朝雲 攝)

金義聖(朝雲 攝)

鄺女士

「香港嘅年輕人好慘,俾政府蝦到咁樣。我喺香港出世香港大,從來未見過,好唔舒服好唔安落。」

「因為我有病唔方便去遊行,但我住喺依度咪落嚟囉,到十點鐘會同大家一齊叫。只要我做得到我咪去做。」

(受訪者沒有上鏡)

簡婆婆

簡婆婆的一頭白髮在人鏈之中尤顯突出。「我好支持啲後生,好憎嗰啲警察,太殘忍喇。林鄭同盧偉聰要落二十層地獄。」

「十八層唔夠呀?」

「唔夠呀!兩個都要打落二十層地獄。」

(受訪者沒有上鏡)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