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金融中心地位被新加坡超越 林行止:受中共影響 香港再不享有絕對自由

2016/4/12 — 8:17

繼國際評級機構將香港信貸評級展望由「穩定」下調至「負面」後,「全球金融中心指數」早前公布排名,香港在今次排名中三甲不入,被新加坡爬頭,屈居第4位,「紐倫港」的說法不再。信報創辦人林行止今日在專欄撰文,直指地位的倒退,是受中國因素影響,「新加坡之有今日的政經成就,根本原因是排除共產黨(新共、馬共和中共)的影響,無法不受中共影響的香港,在國際上排名的下降,恐怕不止於金融一項!」

林行止提到,「全球金融中心指數」是根據各地營商環境、金融體制發展、人力資本、基本建設及商譽等的「實際表現」作出評估,「香港被降級,究竟在哪個環節出問題,有關當局不可一味說些空泛的『安慰語』,應該成立專責小組,找出缺失,致力改善,Nylonkong才不會長期為Nylonpore取代!」

然而林行止認為,金融中地位的倒退,是受中國因素影響,「那與中國經濟進入增長放緩的穩定期無關,而與其動輒以行政甚至政治手段干預市場活動有關。」

廣告

其一是中國有左右香港政經活動之力,北京干預市場(滙市和股市)的餘波在香港市場盪漾,意味着香港已不能享有絕對自由,地位受挫,「大家不可忽視的是,新加坡之有今日的政經成就,根本原因是排除共產黨(新共、馬共和中共)的影響,無法不受中共影響的香港,在國際上排名的下降,恐怕不止於金融一項!」

林行止認為,共產黨縱然令中國全方位崛興,但共產黨不相信市場力量,「市場走勢一旦與中央政策相背,便以為有人存心與中央作對,由是對其不熟悉的市場事務,無事不管,最終肯定會自食苦果。基於同一道理,上海的GFCI(全球金融中心指數)排名雖超升六位至全球排名第十六,成績斐然,但北京事事管的後果是,上海無論如何不能躋身三甲,要取代在經濟事務上仍不必事事緊貼北京意旨的香港,當然更不可能!」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