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鉛水風暴的法律焦點

2015/7/23 — 11:19

「鉛啊鉛,如何解釋有鉛?像噩夢,鉛毒分佈各邨。人話會致癌,怎不會忙亂?看鉛毒,令我多淒怨。」當年徐小鳳唱《誰又欠了誰》,大家今天憑曲寄意,舊瓶新酒,感慨不已。

自今年7月起,由政府興建並提供給香港基層市民租住的多個新建公共屋邨,包括啟晴邨、水泉澳邨、葵聯邨二期、牛頭角下邨、榮昌邨等,陸續被揭發食水含鉛量嚴重超標。民主黨本居揭弊首功,相當難得。港共集團後竟加入,個個爭搶風頭,徒務枝節瑣事,連日被輿論牽著走,聲聲為民請命,人人隨波逐流,籌謀勝選戰略,但是抗爭乏力,毫無震懾能量。7月17日,特首梁振英更加宣佈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委任某法官為主席,聲稱將會獨立調查鉛水事件成因,檢討技術標準及監管制度,提出確保食水安全的建議。循此路徑,時間拖延,焦點消散。畢竟,這根本只是涉及三個很簡單的法律焦點,但大眾卻墮入迷宮,跟風起哄,不能自拔。

一、中國建築等總承建商對於鉛水事件責無旁貸。無論鉛毒來自焊接物料抑或水管物料,無論這些物料是否預製組件抑或另行採購,無論它們是在香港製造抑或在大陸製造,無論檢驗對象是隔夜水抑或放水數分鐘後的流水,無論喝一口抑或喝一世才會死亡,無論鉛水是出現在一個抑或多個公共屋邨,無論政府是否擴大驗樓範圍,無論總承建商分包了多少層級,無論何標記或水喉匠等中下游角色是否需要依法負責,一旦我們確定已經出現受鉛毒污染的食水,而且確定食水含鉛是由承建用料所致,那麼這些總承建商即應對發包人特區政府根據合同法負責,而且同時應當對受鉛水事件影響的公屋住戶的健康、危險、恐慌、不便、額外開支根據侵權法負責。畢竟道歉不是賠償,這是香港法律的基本常識。歸根結柢,這裏涉及一眾大陸建築公司的文明、廉恥、誠信、品質、監管、制度問題,也是為甚麼香港人越來越討厭中共集團及其政商勢力、矢志不渝爭取本土自治與民主自由的一大原因,但更根本的是香港人是否聚焦施壓,要求有關當局嚴格執法。這不僅涉及法治,更加涉及公共道德與公民社會互助意識。

二、政府(出租人)對受鉛水事件影響的公屋住戶(承租人)更加責無旁貸。總承建商固然需要負責,但是特區政府身為工程項目的發包方和出租方,按月向承租的公屋住戶收租,然後供應鉛水,如果不用負責,簡直匪夷所思。政府身為出租方,當然需要負責更換水管,確保乾淨食水,依法賠償損失,承擔法律責任和政治責任,主事官員應被革職,絕對不得把責任全盤推卸給總承建商或者區區一名水喉匠。反之,政府對選任與監督承建商始終負有不可推卸的法律責任。如今,加害人更進一步,竟然主動宣佈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聲稱將會自行查找誰才是真正的加害人,真夠滑稽諷刺。在恪守司法獨立的法治社會,律政司或檢察機關應該主動調查事實和提起訴訟,無待任何臨時成立的調查委員會聲稱調查,徒然拖延時間,架空檢察職能。

三、除了追究財團與政府的民事責任之外,更應追究涉事個人的刑事責任。《水務設施條例》第30條第1款明文規定:「任何人放置、或導致或容許放置任何固體(當然包括含鉛物料)或液體,而放置的方式或地方使該固體或液體可能跌落或被沖入或帶入構成水務設施部分的水中,即屬犯罪。」至於是否導致有人中毒或健康受損,在所不問。如有違法(當中包括直接行為人、負責監督工程的總承辦商及各級分包商,以及負責監督總承辦商工程和驗收的公務人員與水務監督政府機關),可被監禁2年,處5級罰款,並且根據第35條第2款,更可在罪行持續期間每天額外罰款1000元。這樣一來,為甚麼有關當局還不立即搜查、通緝、逮捕、起訴涉案罪犯?還不果斷根據《公務人員(管理)命令》針對瀆職公務人員啟動紀律研訊,進而停職待查,甚至革職查辦?

只要掌握上述三大法律責任焦點,大家即可擺脫瑣碎議題的紛擾,聚焦抗議中資承建財團草菅人命,特區港共政權監督無能。全港有良知的政黨和公民社會力量應該聯合行動。不問左膠與右膠,不問本土與大中華,不問永久居民與新移民,大家應該齊心協力,共同要求:律政司立即獨立依法檢控起訴(無待涉案的特區政府另設調查委員會用以拖延時間)、公屋居民向特區政府與承建各方提起民事集體訴訟、擴大驗水範圍、公佈中毒人數、協助居民善後、組織居民抗爭、發起遊行示威、要求特首及全體問責官員下台問責。如果不得要領,包圍政府總部,再啟佔領行動。完全有理、有利、有節。全港市民必定共襄盛舉。

廣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