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銅鑼灣書店事件》後續 ─ 小小說篇

2016/8/24 — 17:29

銅鑼灣書店外的大型招牌。

銅鑼灣書店外的大型招牌。

沒跟你說 ? 我大概忘記了,下次返大陸,要小心些,不然過關被截住,蒙眼戴手銬,坐十幾個鐘頭動車,不知押到哪裏監視居住。先生,我剛才暗示過,可是你不在意,還祝願我平安。

再見。

慢行。

廣告

看着你離開,我有點難過。

*   *   *

廣告

怎麼你會來 ? 好久不見了。

你點頭,像過去那樣,找文學書看。我記得幾年前你離開報社,搞了個網台,反應一般,到處尋資助。可惜我無能力。以前你幫襯常講價,小店租金壓力大,只能折一些, 現在無所謂了,可以折上折。

謝謝。

怎麼愁眉不展 ?

你揀了一本書,打開銀包,得張五十蚊紙。然後說,網台越開越多,贊助越來越少,不知如何是好。

我想了想,覺得不妨提意見。

真的嗎 ? 你不大相信。

我只好再解釋,書店過去的事,就不要提了,反正我銷了案,跟其他同事一樣,沒事了。我大陸有個好朋友,姓史的,挺有錢,可以想辦法。

要不要考慮 ? 我又問。

你顯得很費解。

事實上我搞了你的黑材料,檔案就放在柜枱下。你編的 < 香港民族論 >宣揚港獨, 史先生注意到,很想認識你。

不會無條件吧?你一向坦誠,難怪人家都喜歡你。

條件嘛,你跟史先生談,他下星期到香港。

*   *   *

怎樣了?我問。

史先生倒大方,二話沒說,給了大筆錢,說是贊助費。你一邊笑着說,一邊將書放柜枱上,打算結賬。

我看了看,差不多二十本,你現在好有錢。把書放進塑料袋,送你。

你又看着我,有些意外,不是太客氣了嗎?

算得了甚麼,這不過聊表心意。我越想越高興,將來可能變同黨。

一個女人走進來。

甚麼事?

我老公是不是上星期來過?

我點頭,是熟客,那個黃先生。

他失蹤了,黃太說,一臉驚慌。

有沒有報案?我關切地問。

她搖着頭,我老公跟你說過甚麼?

我記得他祝我平安,沒別的。

會不會有事返大陸 ?你也關心問。

不會的,他的回鄉證還在抽屜。

那快報案吧,我提議。

女人沒多想,一溜煙跑出去了。

*   *   * 

隨後,送你出門口。

看着你離開,覺得有些難過 ; 搞不好下一個到你。



林榮基 2016年8月24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