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錢從何來?

2017/3/10 — 13:50

近年政府庫房累積了龐大儲備,其保守理財哲學為人詬病。應該進取還是保守?或過往是否過於保守?多多少少涉及主觀判斷,但有幾個預算案提及的客觀情况我們不能迴避: 「事實上,過去十年的賣地收入波幅極大,2008/09 年度低至不足170 億元,但2016/17 年度卻超過1170億元」, 「事實上,在1998年至2004 年間,本港經歷了亞洲金融風暴和科網股泡沫爆破,經濟陷入困境,政府收入銳減,其跌幅遠較本地生產總值的跌幅大,出現五年財政赤字。面對嚴峻的經濟困境,當時政府財政儲備在這幾年間就消耗了四成,超過1800億元,由相當於28 個月的政府開支,降至13個月的政府開支」, 「以2015/16年度為例,賣地收入和利得稅收入分別佔政府收入14%和31%,利得稅中超過四成來自金融和地產行業。如果環球經濟及金融市場在未來出現波動,又或資產價格顯著調整,將會大幅影響政府的收入,繼而影響政府的財政承擔能力」。

從以上資料可見,香港政府財政收入有幾個特點:波幅大、稅種及行業非常集中、可預見性低。公道點說,任何掌櫃 — 無論是公司、家庭或個人 — 面對這樣的收入結構,都不免傾向保守,否則遇上什麼風浪,如何向老闆交代?而政府的老闆就是市民。所以與其無了期地爭拗應該進取還是保守,不如狠下決心,檢討稅制,既解決稅收波幅太大的問題,也應在稅制中彰顯公義。今次預算案宣布成立稅務政策組,是踏出了第一步,我們整個社會都應一起面對。

我認為稅制改革應該符合能者多付的原則,任何稅種都應該帶累進性質。因應之前提到政府財政的三個特點,銷售稅無疑是最應該優先考慮。一般反對銷售稅的理據是令市民生活百上加斤,但其實銷售稅也可加入累進元素,以售價或必需程度分類,售價愈高或愈非必需稅率就愈高。奢侈品可以抽重稅,反正他們花得起;必需品如柴米油鹽則可免稅。加拿大的銷售稅有類似概念,用一句話來概括是:買蛋糕要抽稅,買雞蛋和麵粉回家做蛋糕則免稅。

廣告

另外,香港很多經濟活動和樓市及股市有關,我們是否可考慮增值稅以反映部分人士真正的財富來源呢?又或者研究空置稅杜絕浪費資源呢?而且,汲取了上次銷售稅失敗的經驗,政府必須明確指出開徵新稅的原因及用途,稅制公義不單關於如何收,如何用也同樣重要。

原刊於《明報》副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