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鍾庭耀公投建議的缺失和對策

2015/3/17 — 13:53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3月12日,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畫總監鍾庭耀以個人名義向政府提交建議,提倡特區政府在提出「政改方案」後,舉行全民投票,讓市民表態是否支持「政改方案」,藉以解決政改紛爭;如有逾三分之二市民支持政府的「袋住先」「政改方案」,民主派議員也要跟隨投票支持「袋住先」,「有條件、有理由去重新思考」其原本立場是否代表民意。鍾庭耀認為至少應有一名議員承諾跟隨全民投票結果表決,否則全民投票無異於民意調查。他呼籲當局「尊重結果,開放空間,不要一開始就打沉全民投票」,或者貼在港獨標籤。他表示在政府提出方案後,需要2.5月籌劃全民投票,選民可於電子平台或實體票站投票,預計費用50至100萬港元,但他不會主動遊說議員參與全民投票。

律政司司長袁國強表示《基本法》下沒有公投概念,更質疑民主派議員是否願意跟隨公投結果表決,並表示目前特區政府尚未決定自己會否舉辦民調。他在14日重申即使有全民投票,「不論建制派朋友或泛民朋友,或中間派也好,是否願意依據投票結果在立法會投票呢?」他聲稱不同機構、團體、傳媒都會舉辦民調,無需全民投票,也有其他渠道了解民意。行政會議召集人林煥光也表示:如要舉行具約束力的全民投票,將涉多重程序,甚至要立法;如要了解民意,更有效做法是參考獨立客觀民調。

至於民主派方面,大多表示如果特區政府和建制派都願意決定全民投票結果決定對政改取態,並且跟隨投票表決「政改方案」,民主派才會考慮全民投票。民主黨主席劉慧卿表示:無論是民調抑或全民投票,除非有法律效力及政府遵從,否則毫無意義;早前民主派已聯署表示將否決政改,現時再出現另一個公投,會令民主派支持者無所適從;如果政府願意接受結果,應由政府自行推動公投解決政改爭議。不過,她與工黨主席李卓人均表示:如果政府和建制派全體立法會議員承認公投結果,承諾按照全民投票結果投票支持或否決方案,並且在公投顯示大多數市民反對「袋住先」時,要求北京重啟政改五部曲,才值得參與。此外,公民黨黨魁梁家傑表示:在去年622「全民投票」中,70萬人已投票表明民主派應該否決任何不符國際標準、對提名權有不合理限制的方案,因此民主派議員已有足夠授權,無需再辦全民公投;但如果政府和建制派也承諾跟隨新公投結果投票,將會增加民主派參與誘因。另外,湯家驊認為:鍾庭耀的出發點良好,但投票結果難以捆綁民主派,而他自己就不會跟隨全民投票結果投票,因為「自己的政治籌碼是運用否決權,爭取中央政府給予港人更大民主」,而且「如果中央認為民意可以影響議員的否決權,中央只會想著影響民意,而不會思考作出讓步」。

廣告

另一方面,親共派及地下黨對於鍾庭耀的公投建議相當冷淡。經民聯梁美芬表示:民調較公投更有參考價值,但是難以要求議員按照民調結果綑綁在立法會表決,並指公投只會「幫倒忙」和「無補於事」,大家也「不要再用『公投』這些字眼」。此外,范徐麗泰於13日表示:中央過往已多次重申香港不適宜搞「公投」,她不相信中央會接受由全民投票決定政改,「其實你用『公投』這兩個字,本身已經觸動一些敏感反應,中央不只說了一次,說了很多次,香港是一個地區,不是一個有主權的地方,所以『公投』不適宜」。鄭耀棠也表示:「公投」無法律基礎,「究竟這個做法可信性有多高,法律地位又如何,這些都受質疑,做出來最後只能引起香港更大紛爭」,又認為政府忙於推出政改方案,不會有時間籌備民調。

綜觀上述口水戰,共產黨及其奴才對公投的抗拒反應,早在意料之中,而且在此前提下,目前民主派也表明不會贊成公投。所以我預期,此時此刻,鍾庭耀舉辦全民投票的建議,將會無疾而終,最後不了了之。然而,有幾個重點,民主派議員似乎沒有解釋清楚,導致出現所謂民主派與特區政府互相「推莊」的錯覺。

廣告

一、全民投票始終是展現民意最直接和最清晰的好方法。只要議題重要,過程公正,方法妥善,完全值得支持。相較而言,民意調查就會有抽樣誤差、問卷偏頗、調查不公、黑箱作業等問題。事實上,如果民調比公投更客觀準確,那麼美國選總統及國會大可廢除選舉改用民調,而且香港特首選舉也可以完全改用民調。當然這是無稽之談。眾所週知,精心炮製的民調最近一度構成特區政府的詐騙計劃,只不過目前暫時備而不用而已。

二、全民投票根本無需「多重程序」或「立法」。梁振英最近委任楊偉雄為創新及科技顧問兼行政會議非官守成員,也是無需「多重程序」或「立法」。按照同類「創意」,梁振英大可委任鍾庭耀為「全民投票顧問」,然後邀請他領導港大民研負責自費舉辦全民投票,而政府在投票場地等各方面全面協助,從來無需多重程序或立法。不為也,非不能也。

三、所謂全民投票侵犯國家主權、變相承認港獨、完全違憲違法等說法,根本不值深論。難道烏坎村民、湖南衛視也是侵犯國家主權?難道當年陝甘寧邊區的全民投豆公決,也是侵犯國家主權?愚民反智,可以休矣。

四、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已經在2012年當選,取得代議民意授權爭取真普選,及至2014年佔中622公投又有70萬人投票表態要求議員否決不符國際普選標準的政改方案。民主派議員固然有責任基於上述理由,對假普選方案投下反對票,完全合情合理,無需再辦公投。不過,以上所說的畢竟是截至2014年6月底為止的民意趨向。在雨傘運動之後,目前依然欠缺的,卻是一次公平和正式的全民投票,以反映最新民意,除了明確地反對2014年831人大常委會決定,以及嚴正地否定其正當性之外,還要求繼續爭取實現真普選,並且說明香港市民要求爭取甚麼樣的真普選。換言之,公投應有的目標,不是為了決定或改變民主派議員的投票立場,而是為了彰顯香港市民究竟要有一個甚麼樣的真普選。鍾庭耀的建議,達不到這項功能。如果只盼議員重新決定是否反對假普選方案,大可不必多此一舉。此外,際此關鍵時刻,大家必須精誠團結,避免患上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甚至挖空心思,構思如何可以為民主派議員找到「下台階」而讓他們「袋住先」。

五、同時,公投結果不應被視為必定有能力扭轉特區政府與中共集團的行動和決策,所以從來無需等待建制派及政府同意後才舉行。公投目的在於彰顯矢志追求真普選的香港主流民意力量,符合直接民主原則,不因建制派及政府冷待而有所不同。2010年五區公投如是,現在也應如是。民主派議員最近表示,推動全民投票必須以「全體議員及政府接受公投結果」為前提,恐怕難以言之成理。

六、全民投票宜用實體投票,不宜用電子投票。實體投票及公開點票,沒有幕後做票、個人資料及政治取向外洩等疑慮,有助準確反映最新民意,值得支持。鍾庭耀的建議,還是沿用2014年佔中622公投的「實體加電子」投票模式,不但手段重複,而且無法排除上述顧慮,應當改為實體投票及公開點票,方符程序公義。

七、在公投議題方面,正如上述,我不贊成以「支持或否決偽政改方案」為公投議題。公投議題應該寫成「撤回人大831決定、重啟政改五部曲、2017年公民提名普選行政長官必不可少、2016年廢除功能組別與普選立法會」,囊括四大部分,或更簡約地寫成「2017年公民提名普選行政長官必不可少、2016年廢除功能組別與普選立法會」這兩部分,才算論述完整。

八、有關公投通過門檻問題,一旦公投議題不再是「支持或否決偽政改方案」,那麼我們就無需堅持所謂三分之二支持門檻,或者三分之一否決門檻。簡言之:有對決,依多數;無對決,跟2012年立法會選舉建制派總得票數比較即可。成敗標準相當清晰,而且我估計民主派成功機會極高,所以民主派從來不必害怕全民公投。

九、既然鍾庭耀的全民投票建議目前已經不了了之,那麼香港民主派人士好應加強政治論述能力,積極主導政改議題,不要老是被共產黨拖著走。一是揭發政府舉辦假民調的陰謀。二是揭露政府不辦真公投的底因。三是堅持否決假普選方案而且絕不妥協,並且反過來要求共產黨對「公民提名」「袋住先」。四是儘快按照上文提示的公投原則,全力推動由民主派議員辭職而引發的「變相公投」。我在先前文章中早有詳細評論,在此不贅。簡言之,我支持全港超級功能組別議員何俊仁「辭職公投」,欣聞他樂意推動,但現在卻出現「民主黨內爭議」、「時間、議題、人選不確定」和「漫長等待」,整個政治抗爭鋒頭趨於渙散。需知道舉凡政治抗爭運動,與其機關算盡,不如說到做到,越早越好,一鼓作氣,義無反顧。箭在弦上,及早辭職,推動公投,實在事不宜遲。

十、資深地下黨員兼工聯會榮譽會長鄭耀棠早前明示:一旦「政改」被否決,就會動員市民在往後選舉中狙擊民主派議員為「普選劊子手」。面對抹黑栽贓,民主派議員應該在輿論上及早反制:無論「政改」是否通過,無論會否「原地踏步」,現在就狙擊建制派議員及一眾地下黨員為「普選劊子手」,因為這些人正是人大831決定的事前始作俑者和事後啦啦隊。目前比較令人期待的是:民主派立法會飯盒會通過成立「四人小組」(公民黨梁家傑、民主黨黃碧雲、工黨何秀蘭、民協馮檢基)儘快商議具體行動,包括向公眾解釋不接受在人大831框架下「袋住先」的理據,並且重點宣傳「袋住先」將會「袋一世」等訊息。我期待他們不負眾望,主導輿論,清晰論述,義無反顧,指出唯有今天拒絕「袋住先」,香港人才會擺脫「人大831框架即普選」的法律陷阱,未來才有機會繼續爭取真普選。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