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鍾 Sir 打官司(一)與狼共舞要籌旗

2018/8/29 — 16:47

〈與狼共舞要籌旗〉

與狼共舞要籌旗,戰壇未開已爆機。
且待長遠圖盡善,莫急一時酌細微。
當似魍魅凌指爪,還看蝦蟆吹牛皮。
須道除害千秋計,也望典型奠穩基。

之前個十多天,收到不少熱心網友的意見及提示,開始對有關的訴訟及相關的事項多了些認識。一些以前沒有留意到的細節也得了些理解。真的是活到老,學到老,俾人告,也補腦。

有些從事法律工作的朋友,也很幫忙,給了我很多有用的意見。不再一一言謝了。網友的支持、打氣及捐款,我真的沒有辦法逐一多謝,只能在此一併表達最深的謝意。

廣告

有不少素未謀面的朋友,也發來信息說要提供各方面的幫助,也有海外的朋友表示也要參與這個全民有份的訴訟。我感謝各方的支持,也明白很多認識與未認識的朋友都很願意協助我這一次與梁振英對簿公堂。

大家要知道,這將會是一場漫長的戰爭。有網友說得好,「不爭朝夕,要爭千秋」。

廣告

昨天跟律師團隊開第一次會,大狀的 briefing,確實又是上了一課。原來這樣的訴訟遊戲,真的有好多唔同玩法。學嘢了。

奉律師勸喻,暫時不再談案情,也暫不再談那篇文章,只談自己未來幾年打算如何與狼共舞。這一次先談眾籌。

從律師團隊及其他人的意見,可以肯定的是,這一次可能「要煩幾年,要燒銀紙,會輸身家」。這些都是我們這一類無黨無派、冇乜資產,得把口得枝筆,但又唔肯死心嘅所謂知識分子的死穴。

冇人鍾意打官司,我也一樣。我也怕煩,不喜歡開會,不喜歡糾纏。但如果要以打官司以懼我,要我收口,那我就沒有辦法。仍是那一句,「寧抗煩擾,不做鵪鶉」。沒有人應該因為講真話、講出事實、講出自己真心相信的話,講出很多人心裏想說的,而受到迫害。

如果這樣的壓迫是建基於有人以為可以本傷人,博我冇身家同佢玩法律遊戲,受壓迫的就真的只能屈服於無理要求,只能作出一個自己也不能說服自己的所謂「道歉」,或自欺欺人的擺出個妥協姿態,以所謂「收回有關言論」來息事寧人嗎?好難嘞。

因此,我只能奉陪到底。

不過有些事,我還是想講得清楚,避免將來有甚麼問題。

第一,我很感謝有一些朋友或支持者在網上搞了一些支援小組。我衷心感謝。也多謝加入那些小組支持我的所有人。你們的心意與寄望,我完全理解。

我知道社工復興運動已經公布了他們的簽名支持運動及呼籲大家捐款,也有教育界的組織正在計劃。如果是一些專業的組織及團體發動的,當然不會有問題,也十分感謝。

不過,為了避免混亂,我呼籲暫時不要有任何個人或網上的 Facebook 組群以支援我的官司為理由去進行籌款。眾籌的安排已在籌劃當中。願意支持我的朋友也不需急於一時。不是說了嗎,這場官司「不爭朝夕,要爭千秋」。

第二,守護公義基金已經決定了支援我在初期的有關法律程序上的開支。實際數額有待他們的幾位信托人,包括陳日君樞機、鄭宇碩教授、及何秀蘭女士,開會決定。

這裏有兩個問題需要澄清。首先,原本捐錢給守護公義基金的捐款人,可能沒有想過要支援我。所以要對他們公平,也要對原本守護公義基金要幫助的其他朋友公平。所以,基金第一次給我的那個數額,應該只是一個比較小的數目,讓我可以開始一些工作。其次,守護公義基金近期沒有大規模的籌款活動,收到的定期捐款也頗為穩定。所以,當基金公布了要支援我之後,有些朋友存進去的捐款,應該還是可以較清楚知道其目標的。所以,如果各位要在現階段資助我這次抗辯,仍然可以把捐款交往守護公義基金在教協的戶口。守護公義基金的管理健全,有上述幾位賢者作為信託人,由他們決定如何分配捐款,大家應該可以放心。

第三,我也知道有一些朋友因為各種理由未必想捐款往守護公義基金,但又很想支持我。對這些朋友,你們暫且可以有點耐性,給我多一點時間。

我現在的構想有兩個方向。第一是專門為這一次梁振英的誹謗檢控搞眾籌。第二個可能性是要制定一個有長遠意義的眾籌方案。既可協助我處理這一次官司,也可以長遠為這一類針對傳媒學者及評論員的無理訴訟提供幫助。所以要作一些更仔細而具體的籌劃。因此,真的需要多一點時間從長計議。希望大家有點耐性,給我們多些時間。

不要說 5,000 萬,就算是只是 500 元、50 元、或者 5 元,都帶有大家的心意和支持,也盛載了你們的付託。因此,我都希望清清楚楚,不能拖泥帶水。所以,雖然我知道我要跟這場官司周旋下去,就一定要籌錢,但如何籌?考慮對官司的進程及其可能會產生的影響,該怎樣眾籌?如何有效運用籌到的資金?如何可以對捐款人士作最有效的交待?這些都是我要思考的問題。

這些對我來說都是最重要的考慮。這些都會是我處理這件事上一定要堅守的原則。莫說我只是一個書生,這其實也是所有人,特別公眾人物、政治人物,必須堅守的原則。這一次我必定會堅守這個原則來處理所有相關的捐助。這樣做,也可以教育一些人,什麼才叫問責,什麼才叫交代。如果自己乾乾淨淨,我以後就不需要怕人講,也根本不需要以後要動輒考慮出律師信告人。

要與狼共舞,而且可能要跳好多個 parts,我確實要籌旗,但也不急於一時。暫時可以捐往守護公義基金。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