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鎮壓烏坎的血腥暴政

2016/9/19 — 13:07

9月13日清晨,廣東烏坎刮起了一場血腥風暴。中共出動逾3000名防暴警察發動突襲,雷厲鎮壓捍衛土地權益及聲援林祖戀而上街遊行示威的村民,發射催淚彈和橡膠子彈,傷者皮開肉裂。村民只能偶以丟擲石頭還擊,欠缺有效武器抗擊暴政。當局聲稱「當地村民持續製造謠言」,「有13人因擾亂公共安全而被逮捕」,事實上有近70人被警方帶走,被捕者家屬正在被「思想工作」和被要求放棄遊行。顯然,當局欲通過大規模鎮壓和拘捕來阻止民眾抗議。這是中國近年來規模最大的一起流血群體事件。
14日,中共防暴警察在烏坎村周圍設置了一條警戒線,實行堅壁清野,並向村民以大喇叭廣播「提供境外勢力線索可獎勵人民幣2萬元」,「敦促5名違法犯罪嫌疑人投案自首」,反覆宣讀魏永漢、蔡加蝦、楊少集(林祖戀舅仔)、劉漢釵、洪永忠5人的身分證號碼,宣示對提供線索者懸紅10萬元,另外又在老仙翁廣場及烏坎村的主要道路派遣武警把守,每隔幾個路口就會有一處執勤點,每點有約10名手持盾牌及頭戴鋼盔的武警站成一排,也有武警手持長鋼叉。特警車輛到處巡邏。大部分商店沒有開門營業。

傍晚挨家挨戶,毫無合法程序,破門搜查民居,尋找帶頭抗議人士及報道真相的媒體記者,恣意抓人、掌摑、拳打、摔地、粗口指罵、誣指小偷。路透社形容這是一場「野蠻鎮壓」(wild crackdown),見人就追,抓到就打。這種掃蕩堪比日軍侵華及毛共批鬥。當局聲稱至少4名涉嫌擾亂公共秩序的疑犯已經被捕,包括曾向警方擲石的林氏雙胞胎兄弟,以及坐輪椅常在遊行隊伍帶頭的婦人「阿軟」。

與此同時,路透社和卡塔爾半島電視台等5名外國媒體記者,以及另外5名香港《明報》、《南華早報》、《香港01》記者也是受害者。這些無畏犯險的香港記者被帶到陸豐市公安局問話,遭受粗暴對待,被誣陷「違規採訪」,被強迫簽署保證不再回陸豐違規採訪、保證不報道有關烏坎消息的所謂「承諾書」。行李被取走搜查,記憶卡被沒收。他們最後雖被釋放,但中共暴行已令香港人深感憤怒,激發多個團體及普羅市民在17日晚上到中聯辦門外嚴正抗議。中共暴政,血債纍纍。

廣告

一、背景

7月21日,廣東陸豐烏坎村原村支書記、原村委會主任林祖戀(6月17日已被帶走)被汕尾市人民檢察院以涉嫌受賄罪正式逮捕,被禁選律師,被錄影認罪。實際原因當然是他挑戰官商鄉黑勾結下的賤徵土地和侵凌村民,並且試圖組織村民上訪。

廣告

此後,烏坎村民依然遇強不屈,對林祖戀不離不棄,開展了連續超過80天村內遊行示威(7月1日斧頭幫黨慶除外)。當局開示告誡書,強令在9月10日前停止遊行,否則會追究非法集會的法律責任。

及至9月8日,林祖戀被廣東省佛山市禪城區人民法院開庭審理,以受賄罪及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被定罪,被判處3年1月有期徒刑,被罰款人民幣20萬元。林祖戀聲如洪鐘,當庭認罪,表示不上訴,當然這些都是違心之言。只有3名家屬獲准旁聽,其他都是演員。律師也是由官方指派。

然而,判決書所寫的受賄金額44.3萬元實際上根本另有中間人私吞,回佣金額15萬元根本就是由村委會集體商議後決定收款。烏坎村民更感氣憤,直指判決「不公開、不公正、不公平」,繼而奮起發動村內大遊行,並且在9月9日促發全村大罷市,以示對統治者的極大不滿,終於激起共產黨武力鎮壓。

二、共禍

在烏坎鎮壓現場,橡膠子彈往往是一槍多發的。當局還發射震撼彈,外形似手榴彈且有巨響。暴力警察以盾牌陣開路,在路口或小巷遭遇村民奮力阻擋及以石頭磚塊還擊。有圖就有真相:許多中槍村民身上出現多處彈孔,鮮血直流;有人背部彈痕纍纍,出現6至7個嚇人血洞。下午,暴力警察加強攻勢驅趕靜坐村民,多名村民被打至手臂和額頭流血,更有年輕人被綑綁雙手成排坐地等候押解。究竟有無人在街頭或在牢房被殺害,如同2011年維權領袖薛錦波在看守所內離奇死亡,至今仍然撲朔迷離。
大家必須承認一個事實:中國共產黨始終是個無可救藥的待剿暴政。甚麼烏坎模式、一人一票、汪洋新政、政治特區,當年被吹捧得上了天,然後還有一大群御用文人學者和境外專家媒體,大講所謂基層民主、地方試點、黨內民主,講到中國共產黨多麼發憤圖強,希望大家必須服務大局,不要攪亂,還說民主法治的進步都是一步一步來,要忍,要等。如果你當年笨得相信這些鬼話,今天看到林祖戀、烏坎村民、香港記者慘遭暴力鎮壓,你還要選擇繼續笨下去嗎?你還有任何耍賴的藉口嗎?

習近平暴政是江澤民、胡錦濤暴政的升級版。中國共產黨暴政是必須被推翻和粉碎的。公安及武警系統指揮及執行鎮壓的所有人員是必須被清算和審判的。烏坎村民的前途是必須奔向人權法治和實現住民自決的。烏坎是烏坎人的烏坎,不是習近平的烏坎。烏坎的土地絕對不容官商鄉黑暴力團伙恣意染指。

有些人還是執迷不悟,認為鎮壓事件「只是地方的錯,不是中央的錯」。他們認為由於烏坎地方官商勾結,利用土地收益中飽私囊,應該自負其責,至於中共中央根本管不了那麼多云云。這些都是荒謬絕倫的想法。請問:鎮壓村民的武裝部隊是誰派遣出來的?難道只是烏坎、陸豐的貪官污吏自行派出來的?沒有習近平集團公安部部長兼黨委書記郭聲琨的中央授權,這批防暴警察有權自行出動嗎?不是黨指揮槍嗎?醒醒吧!需知道中共集團從中央到地方都是勾結共生、互利共存、肉不離皮。共產黨根本就是一個覆蓋全國的絞肉機器。如此血腥鎮壓,相當於打斷了烏坎村的脊樑,關押義人,驅逐記者,緝捕村民,形同毀村滅村,搶地開發剝削,盡情率獸食人。昨日六四,今日烏坎。中共不亡,行嗎?
三、謊言
暴力加謊言,往往雙劍合璧。9月17日,陸豐市公安局指出:「掌摑、拳打、摔地」等粗暴行為報導與事實不符,並指警方堅持理性、和平、文明執法;又指當晚與3名香港記者發生推撞和肢體接觸的,是「烏坎村的治安隊」,後者是在村民揭發記者擅闖民宅舉報後增援的;又指另外2名香港記者是在準備進入烏坎村採訪時沒有有效的港澳記者採訪證件,「民警」於是把他們送到陸豐市公安局;在「徵詢」5名記者意見後,陸豐市政府新聞辦工作人員「按記者要求」,連夜將5人送到深圳,讓他們返回香港。因此共產黨的結論是:「記者違法,治安隊及民警執法,公安部門完全被動,而且多麼無辜,多麼寬厚!」
這種貨色的推卸責任謊言,已經司空見慣,不難破解。事實勝於雄辯,真相不容耍賴。
事實上,當天傍晚,香港記者沒有擅闖民宅,而是經屋主同意後進入屋內,至於所謂「村民舉報」根本不是屋主舉報,而是另有自稱村民的人「舉報」。試問:既非屋主,可以憑甚麼第六感知道有人擅闖民宅而舉報他們呢?
然後,記者在屋內不斷接到有顯示為中移動客服號碼「10086」多次來電,令人有充分理由相信這是公安借來電作定位之用,導致晚上9時半大約20名穿制服和便衣的警員包圍記者所在的村屋。幾名便衣破門而入,衝上3樓,喝令記者「蹲下!」試問:所謂「烏坎村的治安隊」既非公安部門,怎可能有實力控制得到中移動,進而撥號定位?
當時,一名《南華早報》記者被按倒在地,《明報》兩名記者已按指令蹲下,仍被打了一拳,之後每兩、三名便衣抬一人,將記者逐一抬到樓下,扔進一輛在外等候的七人車中,動作粗暴,以粗口辱罵,罵記者是「小偷」。試問:是誰在違法?公安部門完全被動?公安部門多麼無辜和寬厚?難道這就是「徵詢」記者和「按記者要求」?

記者的天職就是調查及報導真相。五位香港記者不畏險阻,無懼犧牲,直擊現場,呈現真相,猶如置身戰地,奮力採訪拍攝,令人肅然起敬。中共當局要求記者帶備港澳記者採訪證件,恣意斷定有效無效及要求另辦額外手續之類,根本是對新聞自由的嚴重侵犯,大家千萬不要習以為常。至於所謂「民警」盤查扭送記者到公安機關,完全是曲解事理。真相只有一個:中國各地根本不存在沒有黨指揮的槍。大家千萬不要被「民警」二字誤導而望文生義。公安就是公安。共產黨騙術至此完全破功!

至於黨媒指責「境外勢力」「不願看到烏坎太平」,「不甘心烏坎這個他們臆想中的『爭民主爭人權』的標竿就此偃旗息鼓,不甘心烏坎老百姓越來越向心於地方黨委政府」,「兩個多月下來,一萬三千人的烏坎村,繼續熱衷於鬧事起哄的也不過百來號人了」,實在令人苦笑,彷彿多數村民都是喜歡被獨裁專政和被粉飾太平,簡直不值一駁。謊言說到「越來越向心於地方黨委政府」這點上,已經完全變成了一則黑色笑話。

四、冷血

面對血腥暴政,有兩種人最冷血。暴政生存和擴張的最大動力,既不是來自暴力,也不是來自謊言,而是來自平庸和冷血。

第一種人叫無賴。9月16日,港區全國人大代表劉佩瓊表示:這類記者被打事件「經常都會發生」,「我不會跟進了」,「香港人認為自己甚麼都有權,這方面大家理念不同」。她又說:她沒有時間及位置去介入這些糾紛;處理問題必先要弄清楚事實,但她目前對烏坎村事件內容不清不楚。

這是睜著眼睛說瞎話。李波失蹤、林榮基失蹤,又是否稱得上「經常都會發生」,「我不會跟進了」,「香港人認為自己甚麼都有權,這方面大家理念不同」?「習以為常」之後,人權意識歸零,只知每次推諉到「經常」、「國情」、「時間」、「位置」、「無知」這些藉口上,進而把「人權」高高掛起,那麼一個人的無賴和無恥惡性就可以發揮到極致。如果有一天時移世易,劉佩瓊及其家人淪落到「以自己的方式」返回中國大陸,難道香港人又要對她說「經常都會發生」,「我不會跟進了」,「香港人認為自己甚麼都有權,這方面大家理念不同」?難道她希望她的訪問片段被全數回贈給她嗎?

第二種人叫無情,其惡尤甚。他們的口號來來去去只有三個:「佢哋預咗㗎喇」(他們早應預料如此)、「你做乜咁熱血」(你為甚麼這麼熱血)、「你又想我點呢」(你又想我怎樣)。街頭巷尾,這些無情話語不絕於耳。

他們搬出來的理由往往冠冕堂皇,但卻似是而非:「香港記者應該堅持井水不犯河水的城邦原則」、「中國人的事不值得香港人花時間和精力去理會」、「香港人甚麼都不要管,等支爆就好了」。把自大和鴕鳥結合起來,真是無情的一大發明!事實上,香港真能「獨善其身」嗎?大家好應引以為鑒,千萬不要習以為常,千萬不要坐視不理,反而應該竭力反對中共暴政,從人權的角度,報導、批判、援助、促進、合作。各自發揮獨特所長,群策群力分工協作。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