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鏡頭前暴力與制度暴力

2019/7/3 — 16:34

7.1 示威者衝擊立法會

7.1 示威者衝擊立法會

很多人都聽過「電車兩難」(Trolley Dilemma),當中有很多版本,其中一個版本是這樣的:

你是車站控制員,看見一架時速 100 公里的電車入錯軌道,軌道上有五個工人在工作,並瞥見車長暈倒了。車站有一個控制桿,拉一下,便能把軌道轉換到另一條分岔,那裏只有一個人在工作。那麼,你會拉桿嗎?

死一個好過死五個,大部分人都會這樣想,當然是拉。

廣告

如果故事換上另一個版本,你在天橋上看到同樣情況 — 天橋上當然沒有換軌裝置,但旁邊正好有一個大肥仔,只要你把他推下去,電車會大大減速,五個工人也能及時察覺並趁機走避,一定得救。那麼,你會把大肥仔推下去嗎?

很多人又會說,不要不要,那不對的。

廣告

兩個情況,都是一個道德兩難題(詳細討論可參考《正義一場思辨之旅》),背後反映不同價值,很難說對錯。但我不是想討論這一點,我想指出,這兩者就等同是制度暴力和鏡頭前暴力給人的不同感覺。

第二個情況,就是活生生的「鏡頭前暴力」— 如果你在電視看見一個人把肥仔推落去,你會覺得「有冇搞錯」,會覺得這是「令人痛心、震驚的違法暴力場面」,無論你的初心如何高尚,都是「以極暴力的方式」對付一個肥仔。

但第一個情況呢?假設你在看直播,電車準備衝過去五個工人那邊,你嚇得掩面不敢看,但轉頭看見,電車轉了軌,雖然發現車底下的血泊,但你驚魂甫定後,仍很大可能想:死咗一個真係算好彩,真係不幸中之大幸。

但那個人,應該死的嗎?是命運決定他該死,還是背後有一隻你看不到的手,拉了一下控制捍,把他殺死?

這就是制度暴力,因為一切暴力掩蓋在制度之下,而你只看到鏡頭前發生的事,你看不到整件事的政治操作 — 事實上這類人也沒有興趣或欠缺能力去關心背後的操作,反應便截然不同。

還有,為什麼大部分人覺得拉捍換軌殺一個人可以,但推個肥仔落去覺得唔可以呢?因為你只親自動手拉桿,卻沒有親自動手殺人,事後可以推卻,是電車司機吃了藥、急性病發或工作過勞導致意外,是制度不好讓司機患病過勞也要上班,一切是制度的錯,如果我不這樣做,死的人會更多。

推個肥仔就唔同,首先道德那個心理太難闖過,其次是,雖說救人,但畢竟親手殺了人,事後要推卻只是想救人,法律上也未必站得住腳。

看,這就是制度暴力的可怕 — 殺人不必親自動手,可利用機制去完成,有鑊就是制度不好要檢討,而大眾觀感仍然是好好的,說不定還成為救人英雄 — 那五個工人成為既得利益者,不公開多謝你也會支持你,一切都只是「不幸」,而且是不幸中之大幸。

換到香港的現實,什麼功能組別、DQ、亂改議事規則、議員霸王硬上弓、保皇黨跟政府打籠通、立法會主席裁決不公、送中條例硬上二讀等等,都是立法會的制度暴力,遺禍更大更深更遠,但那些人一直覺得冇嘢;但打爛立法會幾塊玻璃,有目標去破壞,這些在鏡頭前的暴力,那些人覺得:「嘩,好大件事,香港,冇啦冇啦。」

香港,在制度暴力之下,冇咗好耐㗎啦。

話返轉頭,第二個兩難題其實改一改,你嘅答案可能就好唔同 — 試想想,把肥仔換成以下名單:林鄭月娥、梁振英、梁君彥、何君堯、周融、譚惠珠……你會推人落去,定係犧牲五個工人?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