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

2019/8/7 - 1:15

鐳射筆速記:一隊自毀的警察

圖片素材來源:網絡片段截圖

圖片素材來源:網絡片段截圖

深水埗警署鐳射筆事件。要注意這條蘋果日報呢條片,浸大學生會會長被捕時,有三大亮點,大家學嘢:

1. 警察無端端在街頭要郁你時,記得要保護自己,大大聲叫,吸引途人注意,否則畀人靜雞雞擄走,可以鎖你兩日無人知。被捕的學生會會長有這個舉動,才能令警察的醜態獻世。
2. 注意,現時的便衣警察,全部都係黑衣。
3. 深水埗隨隨便便行過的街坊都好勁。

看完這晚的直播,見到不同警察的德性,既瘋狂,亦奸險。
行出來做簡報的警察,斯斯文文,但用心險惡,明明是觀星筆/鐳射筆,卻叫做「鐳射槍」。時間趕急,但不忘關公技巧,spin到盡,不叫筆,叫「槍」,因為知道保皇黨傳媒會跟,把「罪行」無限放大,賤。

仲有,警方公布話,拉人的五個警察是「休班警」!休班會五個一齊,又會認得出學生會會長?仲要五個一齊穿著黑衣?好明顯,佢地做緊嘢,或許是無依正常程序做嘢,或者係唔想畀人話佢地喬裝示威者。即係,警察講大話,欺騙公眾。
你說你執法,但天天雙重標準,鐳射筆叫攻擊性武器,為何白衣人周街拿著的鐵通豈非核武?
睇直播,當時未見任何衝突,警方求其舉牌約十秒就射催淚彈,欽州街人煙密集,催淚彈竟然射入內街。員佐級警員紅人謂示威者是「蟑螂」,現在射催淚彈的警察似乎也當普通街坊是「蟑螂」,連日噴射滅蟲劑,殺蟲成癮,催淚彈放題,唔射唔安樂。
街坊鼓噪,警察飛奔上橋,連經過的師奶都要恫嚇;途人圍觀指罵,又係無任何衝突,又拉咗一班人;被捕者舉高雙手無反抗,仍然要把他壓倒地上,甩脫佢眼鏡。站在街邊罵幾句警察就被指控「非法集結」,白衣人圍毆市民半個鐘都只係「非法集結」。
難怪,有個受訪問的深水埗阿伯街坊,開口閉口都講「黑狗」。
無事生非,自取其辱,雙重標準,既狂亦奸。阿爺下旨,香港警察可以為所欲為;張建宗說,「警隊等如法律」,不得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