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鐵馬.磚頭

2019/6/21 — 8:55

筆者是「和理非非」的「膠人」一名,原則上並不贊成和認同激烈的抗爭行動,因為勇狠衝擊警方陣線容易造成劇烈肢體衝突,以至有人受傷,讓當局有借口振振有詞的採取更粗暴鎮壓手段,一場本是和平集結的示威抗議行動便迅速逆轉為以暴力告終的悲劇,毀掉初衷,壞了大事。

事到如今,今次單一議題的「反送中」抗爭已發展為全港市民自發的「公民運動」,現實上雖然沒有統一指揮的「大台」,可是不同階層、不同背景和不同年齡的人彼此尊重體諒,互相配合補位,透過社交網絡而甚有默契的凝聚起來,更甚有創意的以多樣化形式發揮出抗爭的強韌力量,在這一段日子裡真正體現了「兄弟爬山,各自努力」的香港人抗爭精神特色!

先後經過由民陣組織三次不斷壯大的和平遊行,以及個別抗爭者多次較為激烈的行動,事情發展至今,林鄭雖然表面上「道歉敗退」,但是港人的多項訴求仍未完全落實,未竟全功,看來保留實力、蓄養民氣、不合作運動和長期持續抗爭等想法都是可以預見的「共識」,抗爭者也便必須調整心態和考慮有關策略。 因此,在「不流血、不受傷、不被捕」的務實原則下,筆者嘗試就「鐵馬」和「磚頭」這兩樣抗爭事物閒話一下。

廣告

「鐵馬」指的當然不是古戰場上縱横奔驰,衝入敵陣厮殺的溢美詞語:「金戈鐵馬」。 當年那些披重甲握長矛的蒙古「鐵騎」所向披靡,由北方大漠直搗中亞城堡,遠及當代匈牙利,聲威令聞者喪胆 ; 如今的「鐵馬」簡單說來就是由圓鐵通銲接而成,約高四呎長八呎的欄栅,扣接起來成為長長的鐵圍欄。  個別「鐵馬」輕易搬動,可是設法用膠索帶繫緊,連結起來便構成頗結實的障礙物,警方人員往往利用「鐵馬」造成防線,與抗爭者保持一定的區隔距離。

抗爭者同樣利用「鐵馬」佈防與警方對峙,然後鞏固陣地,況且「鐵馬」是由當局提供,堆放路旁備用。 抗爭者只要把三個「鐵馬」連繫起來,便是一個三角形的障礙物,而如果把多個三角形的「鐵馬」組件堆放一起便形成一個「鐵馬」陣。 對抗爭者而言,這些就地取材的現成「鐵馬」裝備實在「好使好用」! 而且,「鐵馬」陣雖然不是固若金湯,但是讓抗爭者保持著因地制宜的戰略彈性,退卻時可以爭取得一定的空間和時間,而且「退可守而進可攻」,有必要時便因時制宜的轉守為攻,擴大固守陣營,甚或把「鐵馬」陣推移向警方陣線,施加壓迫力量。

廣告

「磚頭」原是鋪砌路面用的磚塊,一般稱為「八吋磚」,長八吋寬四吋厚三吋,重約五磅半 (2.5公斤),被挖掘起來當作手到拿來的「武器」。 「磚頭」攻擊性強,殺傷力頗大,直接擊中要害可以導致嚴重受傷,甚或喪命。 不過,整塊磚頭重量大,臂力大的拼命拋擲出去距離也不會太遠,而如果把磚頭弄成碎塊,當然能夠拋得遠些,但是攻擊力相對減弱。 無論如何,「磚頭」以極速飛出所造成的衝擊力還是不能輕忽,因此極少數偏激抗爭者在沒有其他裝備的情況下,便選擇了借用「磚頭」的震懾力作為攻擊力量。

相對來說,巴勒斯坦人慣用的投石彈弓(sling)更具殺傷威力。 經年以來,以色列軍隊以先進精良的軍備,強行佔據巴勒斯坦人民的土地,闢建猶太人殖民區,並且血腥鎮壓抗暴力量。 雖然巴勒斯坦人民以投石彈弓回擊,無疑都是以卵擊石,好像期望能夠重演小大衛擊倒巨人歌利亞的一段聖經故事而已。 如今有人仍然聲稱「反送中」抗爭中的「攻守互補」戰略才能更主動,產生更佳效果,不過筆者認為,香港抗爭者的現實處境畢竟總是有別於加沙地帶巴勒斯坦人民的慘烈悲壯抗爭,絕對不贊同香港式的「擲磚」攻擊手段,因為一塊「磚頭」便足以激化和平對峙的局面,扭轉為訴諸暴力的流血衝突,必須引以為誡!

筆者當然年輕過,有過在花園道美國領事館前焚燒星條旗的狂熱,也有過在維園反葛柏抗議時衝撞員警的激動,但是,如今畢竟已「返璞歸真」的讓狂熱情緒反應冷靜和沉澱下來,成為溫文理性的抗爭者,或者美其名就是一位和平主義的抗爭者! 筆者友人雖然曾多番表示不應該特意壓制抗爭者自發衝擊行動的選擇,不過,筆者還是懇切勸喻:在持續的抗爭中,香港的抗爭者必須想方設法善用「鐵馬」的實用性,但是千萬不要嘗試挪動一塊具破壞力的「磚頭」!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