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長毛,今次我真係撐你唔落

2017/2/9 — 16:20

2月8日,社民連立法會議員梁國雄在多個政黨代表陪同下召開記者會,講述有意參選特首的原因。

2月8日,社民連立法會議員梁國雄在多個政黨代表陪同下召開記者會,講述有意參選特首的原因。

【文:前社民連會員】

看了人稱林伯,社民連德高望重會員林森成在面書上的留言,我這個欠交了一年會費,人微言輕的社民連會員不能不對這位敢言的老前輩擊節讚賞!

用「一左二窄」形容今天的社民連一點也不為過。

廣告

往日競選區議會尚且開會員大員確認人選。現在參加玆事體大的「特首」選舉居然只是一班左到無可再左的行委說了算!

要是真的「毋忘初衷」,根本連中共炮製下一切鳥籠議會也不應該參與。既然參與,無論怎樣辯解,客觀上已經向當權者作了一定的妥協,承認了中共對香港的統治權力。

廣告

立法會的宣誓,玩嘢也好不玩野也好,管你心不甘情不願,只要得到確認,法律上就表示這個議員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和它制定的基本法。

有哪位議員包括長毛在內,在DQ盛行的今天敢公然表示自己宣誓是假的?

甘受委屈放棄道德和原則高地成為建制一員,不就是因為不這樣做就不能進入議會,不能進入議會就不能進行議會抗爭。

如此簡單誰都明白的道理,不是the lesser of two evils又是甚麼?

正如很多人港島區投羅冠聰,超區投梁耀忠,甚至新界東投長毛最後那席,不一定是出自對三人的厚愛,而是兩害取其輕,不想議席落入更爛蘋果的手上!

昴山素姬不跟吳登盛軍政府妥協,她連當個垂簾聽政的外交部長也未必可能,更別說政權和平轉交。

李登輝表示上台後會手刃國民黨,戈爾巴喬夫言明上台後會解體蘇聯東歐集團,他們能上得了台?

不少人把六四後倒台的趙紫陽曾經看成是中國的戈爾巴喬夫,但死前仍然是共產黨員為甚麼沒有人說他lesser evil still an evil呢?

當然我們亦不會有不切實際的幻想,把還是建制一員的候選人高估。但是未來的變化誰說得準?

現在要特首候選人反對8.31,接受這樣那樣民主派的訴求,除了純粹立場表態外還有甚麼作用?而不表態我們就會「忘掉初衷」?

把「撐」曾俊華的批鬥成「薯粉」也許滿足部份人鬥爭的欲望,卻無助我們區分主要敵人和次要敵人,無助我們挑選更合適我們的「對手」!

強蠻如美國尚且會先挑軟杮子作「對手」,弱如泛民面對龐然巨物的中共可以不用謀略硬撼蠻來?

古往今來政治從來不是道德的殿堂,只有「乾淨」或是「骯髒」的程度。孫中山有沒有同魔鬼交易?曼特拉有沒有同魔鬼交易?絕對道德的請不要涉足政治!

民主不是左翼人士的專利。不能左翼人士喜歡才是民主否則便是民粹。我們追求的是民主而不是民主運動。

今日長毛披甲上陣,理由是因為沒有其他泛民出選。要是這樣,以前被你罵個狗血淋頭的何俊仁和梁家傑不是給罵冤了嗎?你難道不應該先行道歉還人家一個公道?

長毛今是昨非不就證明了沒有一成不變的原則,證明了若是無法操作的原則沒有意義的。

至於說如果支持同是建制派的候選人,為甚麼當日政改不支持「袋住先」?作出如此質疑的人完全無視了兩者客觀上敵我力量的分別。

前者泛民選委根本沒有可能達到左右結果的過半數,而後者只要關鍵的少數就能推翻議案,事實上也推翻了。

前者只有建制候選人提供選擇,所以才有lesser evil的說法,而後者連給你lesser evil也沒有。

不同的客觀條件制定不同的戰略戰術本來是常識不過的事,本身就沒有誰比誰高尚。這道理「左翼」朋友不是不懂,只不過只能是他們自己用,不許別人用罷了。

可以預期,背離了人民的政黨最終也只會被人民所背棄。不要忘記今屆議會,社民連僅有的一個議席幾乎保不住。

好了,求仁得仁,既然不在乎議席,下屆之後大把時間履行國際主義義務,可以天天夥同社會主義行動到美國領事館抗議Donald Trump了!
 

 

原題為〈長毛,對於你這回我實在撐不下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