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長毛參選有何作用?泛民選委困局何在?

2017/2/8 — 14:34

梁國雄、胡國興、曾俊華、林鄭月娥、葉劉淑儀

梁國雄、胡國興、曾俊華、林鄭月娥、葉劉淑儀

寫這篇文章的時候,長毛是否真的參選還是未知之數。

對於泛民主派的選委,今屆最大的挑戰是應否投票予建制派的候選人。這一個兩難,以往從來都不需要面對。第一屆,與「完全無預民主派」沒有分別;第二屆,董伯伯差不多盡取提名票,根本唔俾機會選委投票。到了第三屆,要千辛萬苦才湊夠100人,足以把梁家傑推入閘,作用還是有的。那稍多於100名民主派選委,也無需什麼掙扎,要不是投白票,就投給梁家傑,就表個態,任務完成。當年長毛駡梁家傑是罪人,認為不應該透過參與賦予不義的制度認受性。這作為一種展示現實的某一個角度,也非無不可。梁家傑的參與,達到了某一方面政治效果,例如曾蔭權做好做丑也要出席某些論壇,也搞了份政綱出來,甚至在過程中講大咗,話要在政改問題上「玩舖勁」,要在任內「徹底解決政改問題」。佢當然做唔到,但這不正凸顯了以這樣的方式選出特首的必然結局嗎?

廣告

要凸顯制度的不義,沒有比讓欽點的人自己出醜更有效、更有諷刺效果。

梁國雄如果明白這一點,當時是沒有必要痛駡梁家傑的。這才是民主精神,讓不同的見解和判斷各有各做,能爭取配合最好,也可以把制度的醜惡面盡量從不同角度顯現出來。

廣告

2012那一屆,民主派陣營推了何俊仁出來參選,但其效果及作用就遠不如2007年那一屆清楚了。一方面是根本搞不清何俊仁出來參選要達到什麼目的,也沒有清楚說明可以如何從2007年那一屆的參與中有所超越和突破。

當時的社會氣氛,可能是急於要拉倒代表了欽點的唐英年,不少人也不願意看到代表曾蔭權政府那一種不求作為的施政作風透過唐英年延續下去。另一方面,是梁振英自己成功透過十分民粹的策略,騙取了基層市民、部份民主派人士、不少年輕人的信任與支持。

因此,何俊仁的參選,便變成了沒有明顯作用的政治大配角和民主花瓶。當然也可以繼續說,他的參選、得到民主陣營的支持,得到民主派選委的支持,也是再一次凸顯了制度的不公義了。但也不應忘記,他當時的民意支持度也是很低的。當然這種低也反映了很多人,就算是民主派的支持者,都認為他根本沒有機會當選,所以只能在那台演得十分吸眼球的醜聞戲的引導下,支持了一個沒有那麼蠢的、似乎比較有為的、似乎都十分照顧基層的、能夠有效欺騙部份民主派人士及年輕人的梁振英了。

2007那一屆,梁家傑的參與,一個原先預計不到的效果,是令當選的、被欽點的,在其後那五年難有作為,甚至連自己說過的話都無法做到。沒有比讓欽點的人自己出醜更有效、更有諷刺效果。要凸顯制度的不義,可能已經超越了梁家傑參選,也超越了長毛之駡梁家傑參選猶如為不義的制度背書。

2012那一屆,何俊仁的參與,沒有產生什麼突破性的政治效果。長毛同樣駡何俊仁,但梁振英欺騙了民意的支持,部份基層人士及青年人以至民主派,都無法阻止梁振英成功轉移了制度不義這個焦點。但制度的不義就不再存在嗎?梁振英過去五年的所作所為,甚至把一度被認為有為、令公眾一度寄予盼望的林鄭月娥也拉向了佛地魔,制度的不義其實已經進一步被彰顯了。

要凸顯制度的不義,沒有比讓欽點的人自己出醜更有效、更有諷刺效果。在過去五年,讓梁振英及其領導班子騎劫了民意的寄望來施政,到頭來還是搞到天怒人怨,這就進一步凸顯制度的不義了。只要這個制度不改,所有入局的最終都會變成 Evil,因為臭坑只能出臭草,這個制度本身就是造就Evil、成就 Evil 的機器。

那問題就來了,民主派為什麼還要爭取選委會的議席?爭取到了300個議席又可以做些什麼?繼續推另一個梁家傑、何俊仁、甚至長毛出來凸顯制度的不義?當然可以,但就沒有突破了!集體投白票凸顯制度的不義?當然也無不可。不過,制度的不義經過了過去10年,已經更加清楚了,還需要用這個方式來進一步說明嗎?

如果先不探討林鄭月娥與曾俊華之爭,是否代表了張德江與習近平在宮闈內背後之爭,面對民主派選出了三百多人作選委,北京的意圖首先就是不想見到民主派搞局。

現在眼前見到的,是北京意圖把2002年董建華連任那一屆特首選舉與上一屆特首選舉的兩個成功元素合併在現屆使用。所以第一着便要在建制陣營中推出一個「共主」。所以才會要勸退曾俊華、要犧牲葉劉淑儀;要整個港澳辦系統明目張膽插手特首的選舉;甚至抬出政治局,清楚提出只有一個是唯一得到中央支持的人;還要意圖在提名階段便盡取建制選委的提名票,讓所有其他人未曾投票已經注定會輸。

第二着就要在民意上打一場爭奪戰。林鄭的有為、幹練、魄力,都比曾俊華優勝。現在給比下去的是親和力,是過度咄咄逼人的氣焰,是過去兩年因為未被「黃袍加身」而毫不掩飾地暴露出來的幹部威權咀臉。所以這場民意戰不一定要林鄭月娥贏,不識趣的的曾俊華最終被打倒,民主派選委不會成為曾俊華有力的支持便可以了。所以,這場民意戰可以從幾方面進行。首先,先要千方百計,重造林鄭月娥的形象工程,她就算不一定能夠在民望及支持度上翻盤,不被拋離,不嚴重落後已經可以了。另一方面,是不斷向曾俊華這個主要對手放箭。就算曾俊華沒有什麼醜聞可以被爆,現在的做法就是不斷把香港的問題全都算在保守的財政政策上,即是算在當了九年財政司的曾俊華頭上。房屋政策如是、經濟發展也如是。最後一方面,就是繼續挑動民主派內部的分化。這可能也不需要怎樣挑動,民主派本身就是不斷分化的,反正人人都可以佔據道德高地,反正民主就是就是不一定要有大台。最後的結果,可能民主派內部對是否支持提名曾俊華出選爭論不休,陷於分裂。那曾俊華可能真的入不了閘,或只能勉強入閘,林鄭月娥取得八百個提名,便有壓倒性的輿論優勢了。

制度的所謂不義,早已經昭昭在目,只要民主搞局也搞到變成自己人打泥漿摔角,未來五年,由北京及西環繼續主導着香港的事態、政制發展、23條立法,然後才慢慢修理港獨及本土思潮,繼續收編可以被收編的所謂民主派,繼續分化那些收編不了的民主派,建制派還有什麼更多可以輸嗎?如果連重啟政改、超越831框架這個訴求都因為這次因為被欽點的壓倒性勝選而被否定,甚至連討論的空間都被收窄,再加上未能繼續把被欽點的陷進一個689困局,爭取民主的前景只會更加悲觀。

長毛宣布參選,從民主的角度看當然無可厚非,但對凸顯制度的不義這一命題,還可以增加什麼進一步的邊際效果嗎?如果再沒有什麼突破性的作用,就只能凸顯泛民選委應否票投建制派人物這個道義上的兩難及策略上的矛盾。長毛當然有理由這樣做,但這樣的大動作,是否能夠針對這一屆特首選舉的特殊情況?這可能失了焦,把同道當了對手打了。還可能收窄了泛民選委從策略上考慮如何運用提名權與選舉權的空間,更可能令泛民選委進一步分裂,這不是正中當權者的下懷嗎?

從上述角度看,民主派選委實在也沒有必要把爭論帶回原點。民主派也沒有再分裂的條件。民主派選委可能要提名一個必然是 Evil 的人, 甚至最後可能要投票給他,這確實是有點為難的,也是從來未有過的掙扎。不過,只停留在過往的做法及策略,是不是還足以應對今天的情況?在這一屆特首選舉,最吊詭的可能是要票投另一個建制派人物、另一個 Evil, 才足以突顯被欽點的那個才是更 Evil, 才足以進一步凸顯制度的 evil 與不義。這一點還是值得仔細思考的。在我看來,最重要的任務是要把爭取民主及對強權的抗爭帶往下一階段,或者起碼繼續保留爭取與抗爭的空間。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