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長毛和毓民教曉我們 民主社會不需要一位救世主

2016/9/7 — 13:58

九月五日上午,消息指黃毓民有機會輸給游蕙禎,失落九龍西的尾席。與此同時,消息也指長毛有可能輸給方國珊,失落新界東的尾席。

面對類似的消息,網上的反應卻迴異:除了熱普城本身的教徒,大多數人都期待毓民墮馬,卻為長毛捏一把汗,盼望他能避過一劫。

兩位曾在幾年前合作無間,代表激進民主勢力的戰友,何以走到今天這一步呢?他們不同的境遇,又讓我們對民主有什麼思考呢?

廣告

長毛:未贏已先有輸的風度

廣告

我們或許可以先從長毛在九月五日上午等待結果時的反應看出一些端倪。當長毛接受訪問時,這位上屆的新東票王依然談笑風生,笑指他們會接受選民一切的選擇。他仍然沒有後悔在選舉日不為自己,反而為其他「人社」候選人(包括他的直接對手「慢必」)拉票,長毛甚至指,議會不會沒了他不行(這個我相信很多人都不會同意)。

一句「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盡顯長毛雖然未贏,但已先有落選時應有的風度。

我相信熟悉長毛的人都知道,他絕不是那種為了討好選民就無所不用其極的政客。他是一個真正「一路走來,始終如一」的政治家。不說別的,單單看看上年為他生日而撰寫的那本司法抗爭錄《我反抗故我在》,就已可見一斑。

但他對立場和信念的堅持並沒有蓋過他面對選民和民主制度的謙虛。也因為這謙虛,他從來沒有覺得自己的一套才是最偉大光明正確,或香港困局的惟一出路。他會提出自己的看法,但最後什麼才是香港的出路,還是得交由選民抉擇。這種風度和氣量,令他可以和政見稍有不同的其他民主派人士合作,也因此得到不同意他政見的人的尊重。

毓民:未輸已先有贏的霸氣

若說長毛是「未贏已先有輸的風度」,毓民大概是「未輸已先有贏的霸氣」:別說那些年社民連和人民力量的陳年往事,單單是今次選舉,就已在選舉入直路時,將二月時還被他稱為「兄弟」的本民前/青政聯盟的梁天琦狠批「沒有政治倫理」、「未做議員先做政棍」,亦指斥同一陣營的同區候選人游蕙禎「什麼也不懂」、「選議員不是靠美貌就可以」,又說如果游妄想打敗他是「發夢沒那麼早」,又說「如果我輸了就收山」。

一連串連珠炮發夾著粗口的痛斥,令人真的以為毓民已經勝券在握,彷彿未選已經贏了一樣。的確是霸氣十足。

毓民落敗後,熱普城的教徒瘋狂在網上世界發晦氣,說香港人不配有民主,投給劉小麗朱凱迪羅冠聰等等的都是港豬,又弄了個什麼清算名單出來。更有一部分教徒說既然香港人不接受他們的路線,就不如移民或做個離地信徒算了。

熱普城那種惟我獨尊的霸氣或傲氣。將所有不同的主張極盡冷嘲熱諷之能事,動輒就說這個要亡黨,那個就「射落海都唔益你」,任何稍為挑戰他們的,即使曾經親如「兄弟」,也在一夜間變成「政棍」和「什麼都不懂的香港小姐」。這種彷彿只有他們的主張最高瞻遠矚,彷彿只有他們才能拯救香港的救世主心態,難怪令他們「樹敵太多」,難怪令他們無法和任何人合作,亦難怪他們直到此刻仍不能接受選民的選擇。

若熱普城的支持者不明白為何眼前人在你跌倒時幸災樂禍,請你回想當日你是如何將人家痛斥至體無完膚。

結語:民主社會不需要一位救世主

根據熱普城的文宣,倪匡曾指他和毓民與其他人最大的分別,是其他人至今仍希望有一個好皇帝出現,而他和毓民卻根本拒絕有皇帝。我想這句話應該只對了一半:毓民或許不希望有一個好皇帝的出現,但他絕對相信香港需要一位救世主出來普渡眾生,而他,或「國師」,就是這樣的一位救世主。所以任何和他相左的都是邪魔外道,必須用最大的力道去「斬妖除魔」。

但民主社會從來不需要一位救世主。民主社會只需要領袖,但領袖必須由人民授權。一個社會需要究竟何種主張或領袖,應該由人民去決定。我們不需要一個「聖明燭照」的人走出來告訴我們到底我們應該怎樣走下去。而不接受這個「高瞻遠矚」「哲人」所主張的,也絕對不是「港豬」。

一個政治領袖應該堅持自己的主張,但當人民清楚告訴你他們不同意這個主張時,一個領袖就應該像長毛一樣,謙虛優雅地準備下台(雖然他最後不用)。人民和選票不是橡皮圖章,不是純粹為我們認為偉大光明正確的主張提供權力的來源,選民更沒有必要為任何人成就他攀上權力高峰的夢。毓民或許也如長毛一般博學多才,提出的也是一些令人深思的主張,但他缺乏的,正正是長毛這種對人民和民主制度的尊重。

這就是今天我在長毛和毓民身上-這兩個曾經的親密戰友,今天卻走在不同道路上的候選人-所學到關於民主的功課。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