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長毛的堅持】我的補選議題只有一個:反DQ,打敗政府!

2018/3/28 — 16:11

梁國雄

梁國雄

因 DQ6 觸發的立法會 311 補選,結果令不少人大跌眼鏡。自稱「議會最強」的前立法會議員姚松炎鍛羽而歸,事後非建制派紛紛檢討原因 — 民協因素、公屋因素、DQ 議題離地 … 只望餘下兩席的補選不要重蹈覆轍。

「嘥時間!」

有一個人並不同意這些賽後檢討方向,「其實個議席就算選返(任期)都係一年多啲,講乜鬼嘢議會最強啫。」他不點名批評姚松炎的選舉策略。

廣告

「你要出來講:我哋出來投票係要打敗個政府!」

對他而言,補選的議題只有一個,就是部分民主派事後認為不恰當、離地、需要檢討的「反 DQ 牌」。

廣告

這個人,是身經百戰、有話直說、仍然為被政府褫奪議席而上訴的「長毛」梁國雄。

*   *   *

因被政府司法覆核而褫奪議員資格的六人中,尚餘兩席仍上訴中,包括劉小麗的九西議席和梁國雄的新東議席。除非二人放棄上訴,或上訴案件終極敗訴,否則下一場補選仍是空談。

梁國雄透露,司法機構將他的上訴排期到 2019 年 4 月才開庭。按目前的情況,民主派期待一雪前恥的下一場補選,有可能不會發生。

梁國雄又說他不會放棄上訴。目前正與司法機構商討,要求法庭盡快開審上訴案件。「如果 2019 年 4 月先安排我審,已經過咗一年,係唔合理。」

「選舉後分析都係『亂嗡』」

「好簡單,即係好似踢波咁,你控制戰局又唔射波,咁咪輸囉!」

我們請梁國雄談談補選,他說得最多的口頭禪並不是「喂阿哥」,而是「好簡單」和「嘥時間」。

「我事後睇咗好多分析,根本真係亂嗡。我覺得個原因係佢(評論人)事先冇講過,事後先至亂嗡 … 如果事先講過係唔同。你查返社民連啲嘢,我第一個講,今次個選舉不能夠講邊個叻邊個唔叻。今次選舉,政黨喺初選應該中立,呢個係社民連的立場。」

「就係咁簡單。因為投票就唔係話個人叻唔叻,而係政府錯咗,呢個係 protest vote 來的嘛!」

梁國雄不斷重覆,他認為這次的選舉策略和議題應只集中一點,就是反 DQ。「因為選舉(主題)係唔可以有 distortion(扭曲)。只要你有三次 distortion,咁佢(選民)袋咗一個(主題)落袋,佢就唔會理其他果兩個。因為呢個(選舉)畢竟唔係生活的必須品。」

「一陣間又話議會最強,人哋(選民)都唔知你講緊乜。全部人都(應該)要講,呢次係對決,咁咪得囉。即係你話,你咁講佢(選民)未必受,我承認,但最少就唔會佢聽錯咗先。」

姚松炎競選宣傳品(來源:姚松炎Facebok)

姚松炎競選宣傳品(來源:姚松炎Facebok)

梁國雄舉例,奧巴馬在美國總統選舉中只用「change」一字,概括所有議題,令選民清晰、易明、容易記。

「而實際上人哋(建制派)好清楚,反拉布,認為反對派係搞亂香港,你要答(回應)的嘛。」

梁國雄認為,民主派由初選到補選,雖打著「反 DQ」的旗號,但仍有太多枝節令選民不能聚焦,最終自吃苦果。

記者舉例反駁,姚松炎競選時也是打「反 DQ」牌,梁國雄這樣回應:「佢都有講,分幾期囉。佢主要的橫額係唔想接受專制嘛,我睇過啦,即係佢講得好隱晦囉,文青式。咩叫專制統治啫?反 DQ 反官商勾結咪搞掂囉。」

翻查姚松炎在競選時的選舉宣傳品,部份印證梁國雄的觀察。姚松炎在選舉中的確有強調「反 DQ 抗專制」,不過,還有一堆「香港民主法治 VS 北京全面管治」、「專業議政 守護制度」之類的口號。同時因選舉初期盛傳不獲「入閘」,加上港島區原參選人、香港眾志周庭被取消參選資格,也令姚松炎的競選橫額上多了「香港人只要Plan A」等口號。

我們再問,但有說法指基層市民不理會意識形態,投票時只考慮候選人的地區工作,梁國雄這樣回應:「即係(選民說)『我冇咩所謂,DQ 幾好吖』,佢唔 buy 你,你 𠼮 (哀求)佢都𠼮唔到㗎!」

令支持者不心淡是政黨責任

這次補選,有兩個議席原屬本土派青年新政所有。不過,由於選舉主任以港獨、本土、自決等立場「不符合基本法」為由,最終沒有本土派能成功入閘。投票前,有自稱本土/焦土派人士在網上呼籲,將選票「射落海」(白票/廢票)或投建制。

令民主派「頭痕」的本土/焦土派,在梁國雄眼裡是另一個需要接受的政治現實:「你鬧佢有咩用啫,人哋都講左,我都唔係你,我點樣俾票你?真係要接受。你鬧佢係鬼咩?冇意思。人哋話我就係唔鍾意支持你,咁點吖?你唔抵支持,咁你要接受呢個政治現實嘛。」

梁國雄坦言,自己絕不會向任何人乞票,包括本土派。「我都講,我唔會問本土派乞票,你自己諗啦。你覺得焦土好啲咪焦囉,係咪?冇問題架。即係最緊要你諗清楚做選民,其實有一票唔係大晒。你自己要善用嗰一票嘛,正如有銀紙唔係大晒一樣之嘛。」

補選投票率偏低,有人歸究於選民心淡,無力感日增,故不出來投票。對這種說法,梁國雄再次「一句 KO」:「咁佢心淡就冇得講吖。其實心淡係所有的政黨都會面對的問題。任何時候都可以心淡,所以(政黨)個責任就係令你的擁躉唔好走吖嘛!」

梁國雄舉例說,其實建制派也曾經面對同樣問題。曾經在沙田區叱咤一時的建制派政黨「公民力量」,也出現支持者生銹的問題,最終被新民黨吞併。

社民連總部當眼處有一塊白板,上面寫滿了各單官司的審訊日期。失去立法會議席、多名骨幹成員官司纏身,社民連會否同樣敵不過時代洪流,還是已步向衰亡?

梁國雄繼續他的「佛系回應」:「一個政黨,尤其一個咁細的政黨,存廢都唔係一個好大問題,因為如果個政黨唔得就自然會死嫁啦。」他不擔心,但言談間又希望社民連能保持它的獨特角色。「預測將來有咩意思啫?你而家幫下我哋先嘛。」

社民連總部當眼處有一塊白板,寫滿了社民連成員牽涉各單官司的審訊日期。

社民連總部當眼處有一塊白板,寫滿了社民連成員牽涉各單官司的審訊日期。

根據梁國雄的說法,不少人摩拳擦掌的下一場補選,也許不如預期般即將到來。

訪問當日,梁國雄因看醫生而遲到。擔任了 13 年議員,剛踏入 62 歲的長毛,未來仍會繼續參選嗎?

「唔知,我唔會講呢啲,總之我要贏返(補選)個位,我要上訴成功。我要攞返香港人的尊嚴!」

集中反 DQ 這個議題,不怕重蹈 311 補選的覆轍嗎?

「 如果香港人連呢啖氣都爭唔返嘅,香港人唔自己救自己,咁點救香港人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