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長毛,你講得啱,我撐你!

2018/11/28 — 18:50

資料圖片,來源:梁國雄 Facebook

資料圖片,來源:梁國雄 Facebook

泛民李卓人九西補選敗陣後,與一眾民主派代表召開記者招待會,承認敗選並鞠躬致歉。報載招待會上長毛梁國雄的發言「引來民主派內不少火花」,歸納起來有數點:(一)民主派不僅要口頭講「團結」,在議會抗爭及社會運動上都要有「共同行動」;(二)不點名批評「焦土派」任由暴政取得勝利有如「政治自殺」;(三)要秉持信念,用行動將信念做出來;(四)坦言自已其實不太想道歉。筆者認為長毛說得甚有道理。

首先申明:筆者身為教協人,當年長毛對司徒華先生出言不遜,語帶惡毒,筆者難以原諒,對他並無特別好感。不過,這些年來長毛不忘初衷,尤其對八九民運和維權人士抗爭的支持,從未退縮,在妖魔鬼魅當道的年代,並不容易。況且,他早年的革馬盟朋友歸天的歸天,轉型的轉型,只剩他形單隻影,筆者有點憐惜。就記招發言一事來說,以事論事,長毛直接介入助選活動,所見所聞所感有其親身體會,對於其直言快語的講話內容,筆者認為有必要硬撐力挺!

必須指出,補選一役是特區政府有計劃有組織的打擊 DQ 泛民人士,特別針對有政治潛質的年輕一代,挑動起一場絕不公義和資源力量毫不對等的選戰,泛民主派被逼應對迎戰,建制派乘虛再奪一城。李卓人臨危受命,不是廖化但無疑是過時的蜀中大將,這樣的險著其實只是不得已的權宜之計,旌旗未舉已預感勝算不高。可是,現實說來,新生代到底誰人可披甲上陣,能夠有足夠信心和吸票的份量而預計可以贏取一席呢?一些政論人士刻意不顧現實,冷言諷語的斥罵泛民不思進取,奚落 Old Seafood 的落伍不濟,卻又未能提出有建設性的可行參選方案,哪豈是公道持平的客觀評斷呢?個別學者根據數據的事後分析,當然可以理順出一些敗選的原因和選民投票意欲和意向走勢,可是,筆者以為至今還是總結不出具體策略,讓泛民主派參考備用而徐圖後計。況且,每次選戰的政治形勢變化很大,過去的參讀價值往往顯得落後於現況勢態,也正是後現代社會不可預測性(unpredictability)的特性,令人一籌莫展。說到底,事後的孔明根本就不是神機妙算的諸葛亮! 

廣告

長毛暗指泛民各派雖然並非「各懷鬼胎」,但是顯得「貌合神離」,筆者以為一眾泛民頭頭三番四次公開強調所謂「團結」的濫調,正正顯示不同黨團之間的融和契合關係其實仍是「口惠而實不至」。筆者當然明白,九西補選一役面對的建制派財雄勢大,「鋪天蓋地」的文宣工作確實強勢難擋。不過相對來說,泛民各派還是理應可以全力配合而做到「漫山遍野」的宣傳效應,凸顯背城借一的抗衡決心!這顯然不只是資源匱乏的客觀問題,更重要的是統籌協調工作未能充分落實,「全力以赴」的心態未完全發揮,以致缺乏持之以恆的「共同行動」,不能聚焦而催化出強大的「團結」力量。長毛所指泛民各派「團結」的失效問題其實糾結已久,如今痛定思痛,更必須認真反省。

對於「焦土派」以至其他拆台拖腿的人,成事不足敗事有餘,一直是泛民陣營中的策反罪魁,早應斷然割蓆劃清界線,筆者已不屑多談。此外,不少人指出當前選民對於意識形態的政治理念問題已不感興趣,甚至產生厭倦疲態,必須轉移以關注民生經濟等貼地行動打動民心。不過筆者認為兩者並行不悖,更不應割裂處理,反而必須互相配合和緊密結合,以理念牽引行動,用行動證立理念,不只是務虛而輕忽實幹,反之是虛實兼併的宣講理念強化行動,以及透過行動鞏固理念。長毛「用行動將信念做出來」之言正是此意。

廣告

長毛表示不想向選民道歉,筆者完全認同。說到底,競選失敗後究竟是向誰人致歉?有必要嗎?對於泛民的擁躉死忠,如果有關人等選戰過程中撫心自問無愧,敗選後道歉其實毫無意義;對於遊離中間派的選民而言,更實際和有效的是設法接觸他們,清楚剖析敗選的政治和現實原因,為將來的工作奠下基礎;對於建制陣營的鐵粉來說,泛民敗選道歉更只不過是自嘲的一則笑話。勝選者謝票行禮如儀,敗選者的致歉記招恐怕只是一次走過場的選後政治秀而已!

長毛經常朗朗上口說「行無愧怍心常坦,身處艱難氣若虹」,筆者相信只是虛張聲勢自況的居多,但是,筆者還是尊重他敢於挑戰威權的勇氣和執著。香港政途崎嶇險惡,筆者希望所有泛民主派決意繼續走下去的朋友,必須努力培養這樣的勇氣和堅持那份執著!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