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長毛」參選啟示錄:勿讓民主派成為被操縱的一員

2017/2/12 — 19:48

2月8日,社民連立法會議員梁國雄在多個政黨代表陪同下召開記者會,講述有意參選特首的原因。

2月8日,社民連立法會議員梁國雄在多個政黨代表陪同下召開記者會,講述有意參選特首的原因。

【文:葉金漢】

社民連立法會議員梁國雄(又稱「長毛」)宣佈參選香港特首選舉的決定,在民主派陣營內引起廣泛劣評,認為其舉措不但無助團結民主派,更會分薄民主派一直以來暗示傾向支持的建制派候選人曾俊華的票源,令北京一直屬意的林鄭月娥更輕易當選。連帶支持「長毛」參選的票王朱凱迪、羅冠聰等人亦被批評只顧站守道德高地,不懂因時制宜,靈活變通。一場看似是原則與實現的角力,卻忽略了長毛參選的實際意義:提醒民主派在制度內爭取最大利益的同時,別讓自己不自覺地變成極權下被操縱的一員 (manipulated subjects)。

無疑,民主派於今屆1200人特首選委會選舉中取得超過325席,足以提名兩名候選人,成績理想。但有別於過往兩屆選舉派員參選的做法,民主派今屆希望更加充份善用選票,發揮「關鍵少數」的作用,在不提名自己營陣的情況下,反希望建制派內各候選人向其爭取選票,從而迫使他們甚至在背後操盤的北京政府在多項政治議題上作出讓步,達致他們口中的「造王」。然而,積極參與「造王」,亦同時標誌著自身逐步傾向接受小圈子選舉的遊戲規則,卻忽略了傳統反對派作為「挑戰者」的角色,這亦解釋了為何看似精明的選舉策略卻暗藏魔鬼。

廣告

「精明」的選舉策略還是內藏「魔鬼」?

正如研究威權主義的專家Lucan Way在近作<<Pluralism by Default>>一書中指出,雖然專制政體不一定有意識地去塑造貌似民主的選舉制度 (democratic elections in façade/nominally democratic institutions) 以維持政權的穩定性 (註一),但通過舉行具一定競爭程度的選舉,即使受操縱,仍可發揮多項作用,例如測試反對派的實力,甚至藉此寵絡 (co-opt)固有支持者及潛在反對者 (註二)。

廣告

或許作為專制政府最為極權一端的中共,於今次特首選舉中,並未察覺到半競爭性選舉所帶來的上述好處,但難保他日不會從中學習。事實上,民主派的所謂「造王」及「lesser evil」亦有點「一廂情願」。在小圈子選舉中,建制派候選人故然要向北京表忠,因此在重大議題上「鬆綁」的空間根本不多,從曾俊華提出23條立法,堅持「8.31」人大決議作為政改框架等主張可見一斑;相反,假如有建制派候選人為了「入閘」而作出某程度的妥協,中央更可名正言順的封殺該候選人,即使最終在民主派支持下僥倖「入閘」,到了正式選舉時,只要中央動員其手操的基本盤投予另一候選人,反對派依然「造王」無望。因此,如果民主派不論曾俊華如何「爛」,並且在其目前勝望不太高的情況下,仍然願意「過票」給曾,便正正陷入其他混合式政體中反對派所面對的困境:力爭成為主角,試圖影響選舉的同時,卻赫然發現自己不但「造王」不成,更成為了當權者的棋子。

參與「造王」加劇分化

假設下屆特首選舉模式相若 (而事實上另一較貼近民主派立場的參選人胡官,亦表示需時15年才能達致雙普選),只要中共在下次選舉不要重覆2012年的教訓,即硬推在選戰後期民望已大幅下滑且在建制派陣營中備受爭議的梁振英此類人物,轉而容許2個較「lesser evil」或較為公眾接受的建制派候選人競爭,不但可達到「公亦贏,字亦贏」的局面,更可進一步使投票給建制派候選人的反對派選委「被建制化」,惹來未被成功拉攏的一方(即拒絕「造王」的一方)不滿,從而達致分化非建制陣營的「額外」效果。

這亦牽涉未來的選舉制度設計。在上一輪政改爭議中,除了「8.31」的大框架外,很多細節並未觸及,例如提名委員會的組成辦法。在是次選舉中,非建制派多以全勝姿態取得以「個人票」選出選委的界別席位,這無疑會增加中央是否願意開放或改革其他界別的憂慮,但亦為其提供了最優化(optimize)小圈子選舉運作的機會。換句說,透過制度上的設計,讓反對派擁有一定數量的選委 (如今屆般約莫四分之一),一方面既可確保中央的安全系數,另一方面這看似是「關鍵少數,不多亦不少」的選委數目卻給予了反對陣營相信自己能夠「造王」的假象,從而間接地控制了反對派的投票取向,這相信亦是「長毛」所言的「危險」之處。

筆者重申,撰寫此文的目的並非要「撐」長毛,但「長毛」參選所帶出的意義,不只局限於如何影響非建制派在接下來幾周的提名及投票取向,值得準備「造王」及支持「造王」的人深思。最後,套用立法會議員兼負責協調民主派各界別選委的專業議政召集人郭榮鏗的一句:「香港人鍾意鋤強扶弱」,但如果單憑「鋤強扶弱」四字便提名甚至票投lesser evil 的話,這一舉動難道不是一樣基於所謂原則上的迷思,而忽視了真正內藏於現實政治的魔鬼嗎?

參考資料:

註一: Way, Lucan.2015. Pluralism by Default: Weak Autocrats and The Rise of Competitive Politics.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

註二: Gandhi, Jennifer. 2008. Political Institutions under Dictatorship. New Yor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作者簡介:多倫多大學政治學系博士候選人,研究興趣:威權政治、民主化、網絡政治、國家與社會關係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