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長毛.西西弗斯.國雄

2017/2/25 — 18:27

梁國雄

梁國雄

長毛老矣。

長毛在結束收集公民提名的記者會的結語中,親口說出這一句。然後把一切的問題,都說成是他的錯。他說自己像是臨渴挖井的,特首選舉臨近時才勸人出選,找過余若薇也找過其他人,結果都是一場徒勞。

最後他也只是淡然地說了一句:民主運動不會老。

廣告

我不是長毛的忠實支持者,本身就沒有很多接觸,但在我被幾十名警察用胡椒和警棍攻擊時,是他衝進來救過我,我記得當時他對我大喊一聲「你企係度會死架!」。然後時光飛逝,當長毛居然提出要在街中收集公民提名選特首,我內心第一個反應是「毛哥,你企係度會死架!」,我記得連「男神」楊岳橋說過幾句要思考下是否支持曾俊華都被網軍口誅筆伐,羅冠聰表明立場被說成「抵你俾人DQ」,更何況是爛身爛世的長毛,在千夫所指下要如此站起來。從來不是一件易事,相反,這個動作隨時會令自己成為被犧牲的義士。

「身處艱難氣若虹」,只有首四個字容易,尾三個字,難於上青天。

廣告

長毛在我們這代人眼中,是一個難以解釋的存在。你說他和謁可親,但他和本土派之間的衝突會令你汗顏。也有人說他風趣幽默,但其實他長篇大論時一點也談不上風趣。有時我也不理解他的決定,也不是完全同意他的想法。但我記得他在路中心一個人被百多個警察包圍的從容,記得他在台前抽煙的模樣,記得他在927的下跪。我們這個年紀參與學運的人,都看過他和毓民大舊的議會中的發言和抗爭,看過他們拉布擋住惡法,也看著他的頭髮由黑變白。

民主運動這四個字是很不錯的,就像是麥兜故事中的那一隻食不完火雞,有很吸引的一面,但在聖誕大餐過後,當每一餐都是火雞,當每一天都是砂鍋栗子燜火雞絲、花生火雞骨頭熬粥、紙包火雞雞包紙、還有火雞味的橙時,火雞就變成一件很累人的事。

長毛不是聖人,他是一個堅持要吃完整隻火雞的人。

長毛不是聖人,他是個會食煙飲酒講粗口的左膠,他是個年老的理想主義者,他是個爛身爛世沒有大學學位的搞事份子,是個一點也不圓滑的政治人物。

長毛就是長毛,一個會做錯、不討喜,不合時宜,卻會令人從心底叫聲「毛哥」的人。

下星期司法覆核的官司後,也許梁國雄議員再不能坐返埋位,也許世上就再沒有梁國雄議員,建制派也夠票修改議事規則,也許再沒有拉布,在中共未曾休養生息的當下,也許一切都會更壞。

即使我知道長毛依然會留守在街頭抗戰。但作為我們青春的啟蒙的人,一個個地退下議會的火線,作為自決派,作為民主派,我們這一代,只能戒慎恐懼地繼續並肩作戰,沉著並堅持地向前,守住前人努力保護的香港,在民主自決之路上繼續滿身泥濘地走下去。

正如長毛,和他不被理解的戰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