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閒話中史「獨立必修成科」……

2017/11/1 — 10:12

林鄭月娥

林鄭月娥

首先必須坦然戴上頭盔,筆者的教學本科並非中國歷史科,只是眼見當前教育局修訂初中中國歷史課程的大動作,一鎚定音敲打為「獨立必修科目」,以及中聯辦官員高調約晤中學校長談中史課程的干預式「關心」,筆者必須關注事態的發展和影響,不吝淺陋,撰文抒見,以期拋磚引玉。

林鄭月娥參選特首時在《競選政綱》已揚言「調整中學課程,讓中史獨立成科及成為初中必修科目」,早前公布的《施政報告》更明確表示「2018/19學年落實中國歷史在初中成為獨立必修科」,一切按部署行事,如今已「水到渠成」。  因此,日前在初中中國歷史課程第二階段諮詢會上,臭名甚響的冠夫姓高官(註一)坐鎮,名為諮詢實為頒布指示,據曾出席諮詢會友人反映,此人官腔十足,視六四事件和六七暴動為「雞毛蒜皮」的回應盡顯其出言不遜的惡習,更重要的是多番講話所傳送的強烈訊息,言下之意直指「初中中史課程必須成為獨立必修科目」,並無迴旋餘地。  筆者以為發展至今,當局在樹立主幹搭建框架後,其餘的問題已屬微枝末節,對處事官員來說算是完成上級交付的「政治任務」,體面的交差了事。

筆者無意在魔鬼細節的課程內容和教學處理上琢磨,只就中史課程「獨立必修成科」的問題閒話幾句。 所謂中史課程「獨立必修成科」其實涉及三個層面的概念:「獨立」、「必修」和「成科」。 中史課程「獨立」就是說中國歷史課程必須是獨立學科的內容和專注解述,不旁及與其他課程融匯貫通的處理,例如不容許與西方歷史課程合併而成為「中西史」;「必修」即是指中國歷史課程必須成為學校課程的其中不能或缺部件,校方有責任反映在授課時間表和安排上;「成科」表示中國歷史課程必須以「科目」的具體教學模式施教,有既定的科目內容、教學法和考核制度等。  簡明來說,「獨立」是內容問題,「必修」是操作問題而「成科」是形式問題,可是,不少人有意混為一談或者只是側重傾向於某一方面的取態。

廣告

事實上,林鄭月娥如此高調的處理初中中史課程,根本就是從政治方面的考量,確立中史課程的定位為初中階段必須修讀的一個學習科目,內容有其自身俱足的特性,以獨立形式施教,配合一直備受爭議的「國民教育」在校內推展。  事實上,從教育專業角度和過去課程發展的歷程看,處理中國歷史課程的教學策略是富彈性和具多元化的嘗試,甚或沒有「科目」的操作形式卻有系統的講授中國歷史課程具體「內容」。  舉例而言,把中國歷史科和歷史科的課程加以統整,對中國及世界其他國家歷史文化的發展和演變詳加對比式的論述,合併成為「歷史與文化科」。  其實,這樣的教學專業探究和實踐一直得到教育局的贊成和認同,以及教育大學研究教學成效的證立(註二)。

平情而論,藉學習中國歷史而促進中學生認識國情和中華文化,筆者認為無可厚非。可是,如果特區政府和內地當權者以為因此便能強化「國家觀念」和「國民身分認同」,以至支持和肯定中國專政政府的管治,可說是緣木求魚,因為學生從課堂書本學習上的認知還有必要在現實生活上和經驗方面加以對照和引證,難道香港學生對內地當權者的惡行劣跡還會陌生嗎?

廣告

最後,筆者對於課程發展處主事修訂工作的學者表示以「香港人的中國歷史」立場檢視課程內容的取態十分贊同,不過,還是要問:「香港人的香港歷史」呢?   筆者以為教育當局有必要從香港本位認真思考和重新處理「香港人的香港歷史」的課程內容和教學問題!

 

--------------------------------------------------------------------------------------------------------------------------

註一:年前筆者在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見識過此人的官僚嘴臉和作風

註二:19/10/2017《星島日報》報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