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閘前人間世 — 梁天琦同劉小麗點比?

2018/10/5 — 19:10

梁天琦、劉小麗

梁天琦、劉小麗

九龍西補選,泛民叔父輩支持劉小麗,馮檢基指控社團對他不公平。這些社團內鬩場的事,從來沒有誰比誰更高尚。馮檢基在 2016 年的時候說過最後一擊,以後不再選;泛民的打手和白紙扇猛攻他自我推翻,馮檢基最初將矛頭指向劉小麗欽點的李卓人,說李卓人都係咁,到後來才承認自己基於形勢改變而覺今是而昨非。理虧的當然是馮檢基。然而,一隻手指指人,自己也對著三隻手指的。

劉小麗 2016 年以自決派自居,本土派候選人被取消資格之後,劉小麗、朱凱廸、香港眾志於 7 月 30 日發表了十分進步的聯合聲明(起碼沒有砍頭就說「首先我們不支持港獨」),表示民主自決的政治意義,是「要超越所有對人民的限制,包括是《基本法》的限制」,而且「定必捍衛『香港獨立』作為港人自決前途的選項」

現在劉小麗為了奪回自己被剝奪的議席,參選自然是天經地義。但最近為了謀求順利入閘,劉表示自己的「自決」從來沒支持港獨,自決從來是講社會自強、生活自主等等。劉小麗的造勢大會,打出「問是非、分真假」的標語,但她自己又何嘗是一個榜樣?

廣告

但我看見有網友在狙擊劉小麗,說她前言不對後語,然後公民社會的網友李達寧反駁,梁天琦當初都是為了入閘選舉,也簽署確認書、否認支持港獨,當年沒有覺得梁天琦錯,今日也不認為劉小麗有問題等等。

圖片來源:作者網誌

圖片來源:作者網誌

廣告

圖片來源:作者網誌

圖片來源:作者網誌

如果我有票,我自然也不會投馮檢基。但看見上面的對話,也有點不吐不快。

梁天琦 case 和劉小麗 case 沒有分別嗎?分別就大囉。梁天琦在 2016 年 7 月 28 日簽確認書,梁的說法是「不再支持和推動港獨」,就當那一刻梁天琦從「獨派」中離隊,但他沒否定 2016 年 7 月 28 日之前的自己一直支持(或支持過)港獨。

而劉小麗就不同了。2016 年版本的自決聲明,她說要自決是要超越《基本法》對人民的限制,又說捍衛香港獨立作為香港前途的選項之一,但今年 10 月 3 日劉小麗報名的時候,就表示「我從來都不支持港獨」,那不是連自己在 2016 年 7 月 30 日發表的聲明,都推翻了嗎?如果她從來都不支持港獨,為甚麼聯署這篇寫著「定必捍衛『香港獨立』作為港人自決前途的選項」的聯合聲明?

當然你也可以說,支持港獨作為選項,不代表支持港獨,這就變成了一個語言邏輯哲學遊戲。但無論如何,將梁天琦和劉小麗相提並論,是類比錯誤。因為梁天琦只是「不再」支持港獨,他沒有竄改港獨的定義,例如說港獨只是說我們經濟要獨立自主之類,他擺明是為了入閘而宣佈從獨派中離隊,而選舉主任不信納而已;但劉小麗竄改了「民主自決」的內容,將包含港獨、指向政制和主權問題的一套想法,「淨化」為強調社區、生活之類。

劉小麗和梁天琦不一樣,是因為劉小麗要佔著「不因紅線而放棄政綱」的道德高地,但同時為保入閘而實際上漂白了自己的政綱,她淘空了民主自決,淘空了自己。

馮檢基說自己最後一戰,自打嘴巴,將矛頭指向李卓人就當轉移視線,固然左支右絀;但用斷臂式放棄主張、自嘲成為政棍的梁天琦,來為自劉小麗解套,不也是同樣可笑嗎?老師話我傾計?咁小明都有傾計啦你又唔話佢?如果劉小麗也不再支持自決主張,那有關類比才成立。

有些當年的政綱,放在紅線劃下的今日,一定入不了閘。我們理解。收回政綱、改變立場,固然是中國橫手干預之下的變態。好像幕府迫傳教士「踏繪」,後者滿懷苦痛踏了,表示從今開始我不信耶穌了,有些觀眾會同情。但現在有人說自己從來沒信耶穌。

現在我日日聽到馮檢基是垃圾,但馮檢基在炮火之下也承認錯判形勢,但道德值似乎高很多的劉小麗連承認現在自己已轉軚、已實然放棄自決綱領都沒有。

好了,彼得三次不認主,猶太也出賣耶穌,人人都有自己的生存方法,但想佔便宜還要觀眾當你是忍辱負重的悲劇英雄,就想太多了。劉小麗既不願意做放棄政綱的衰仔,否則因自決綱領而被 DQ 的受害者形象會不靈光,於是她不想公然放棄自決綱領。但自決入不了閘,於是她就用語言偽術,對只有兩年壽命的自決「釋法」,希望自己過得泛民支持者,又過得選舉主任那關。扭盡六壬,在恥笑馮檢基同時,別忘了同體大悲,看看自己。

但當然我也會理解議席主義,就是個位大過天。要賺九萬六,身段不可能也不需要太乾淨。但泛民始終要抱著道德牌坊來行走江湖,左支右絀是一定的。政治現實越來越堅壁清野,演戲的難度會越來越高。怪不得泛民人私底下都很懷念以前的 Good old days,嗚呼。

最符合「問是非、分真假」這個原則,就是放棄自決:反正劃了紅線,大家說話之前都要加一句「首先我反對港獨」的disclaimer,都很習慣了吧。既然這個位都是叔父推舉,下層選民跟隨大一統指示投票,相信其實劉小麗用甚麼政綱,都不妨礙選民繼續支持。反正候選人現在的政綱都是為了標奇立異,沒有一樣在立法會做得到,不然免供款全民退保是甚麼呀?

現實主義,就會看穿議會只是社團用來分肥,不用講太多綁手綁腳的仁義道德,甚至整個議席遊戲都不用太在意。但每次咁講,就會俾社會賢達藐,只差沒一句「唔講議會成何體統」,即是大家都很清楚自己表面是一套,裡面是另一套?現在大家都心照不宣,候選人只要是自己人,就講甚麼都不必認真,只為入閘。但不是「問是非、分真假」嗎?如果說大家最後發現寬容才是正道,那麼我沒看過字頭以外的人享用過這份寬容。就以梁天琦為例,他在旺角事件後發表的「抗爭沙石論」受到鋪天蓋地質疑,當時大家也是往死裡打,就因為他要和字頭叔父一致推舉的楊岳橋爭議席。

說到底立法會是公民社會的邪教,好像阿茲特克人的萬人坑,他們覺得殺多點人祭神,秩序井然,就可以擋住西班牙人攻城掠地。

如果為了入閘和符合紅線,就可以任意修改政綱,而人民無論如何都要認定「她就是民主派/自己友」,那不如去盡啲,修改政綱話支持廿三條、國歌法、中小學要加強愛國愛黨之類,為入閘嘛。

反正大家都現實主義,為入閘大家要理解,不好太吹毛求疵,否則鄧伯說你們要搞新和聯勝,動員所有兄弟打你。怕唔怕?怕的人,在說話之前加句「首先我支持小麗」的 disclaimer(公民社會 ver.)好了。

 

原刊於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