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關於城市發展與人口增長

2017/9/20 — 14:59

我知很多人關心人口增長問題,將城市承載力、新移民配額、土地需求及公屋資源分配等炒埋一碟來討論。

講立場是甚麼前,我想疏理一下社會上對人口增長問題兩大類的說法,不疏理好就太混亂了。

首先,根據政府統計處目前的人口估算,香港到2043年就去到人口最高峰,約822萬,之後就回落,因為死亡及移出人口大過出生及移入人口。這個人口增長推算,是假設目前的移民制度不變,仍然有單程證每天150個(但以往幾年每日限額未有用盡,政府在人口估算上只假設用了大概八成;但最近兩三年又回到限額用盡情況,可能政府往後又要將人口增長估算再提高)。

廣告

現在社會上爭論的是有兩層次:

一)接受政府的人口估算假設(即2043年有大約822萬人口),但質疑其所需發展的土地是高估。

廣告

二)認為要到2043年有822萬人口仍是過高,此刻已認為太擠逼,太多人,所以要求控制人口增長。

而各種人口移入方式中,有新移民制度、投資移民制度、優秀人才入境計劃等。但無可否認,經新移民制度移入的比例是最高,尤其在香港沒有審批權之下,有各種各樣的質疑,包括濫用、假結婚,甚至認為家庭團聚也可以回內地而非來港等等。而同時另一邊廂,亦認為新移民對香港社會有其作用,補充人口勞動力和應對人口老化,不願人口功能化去看,但確實他們填補了一些勞動位置。所以重點是共融,化解矛盾,不是減配額。

當然還有第三種,是質疑政府人口估算過高。以往我們可以翻查到政府高估人口增長的往績,九十年代也曾估算今天人口已達八百多萬。人口推算的確要加入很多假設,政府統計處已每兩年按最新情況調節估算,作為市民很難提出一套比政府統計處更精密的推算方法,我們只能檢視當中的假設是否貼近實況而已。

我自己認為,我個人難以進入去第二個問題去研究。我理解人們對移民太多的情緒(不論是富或窮),我不認為全然是出於排斥或歧視,但在香港沒有審批權之下,難以掌握足夠資料去探討可以怎樣做。有人提倡對各國人民的移民作統一制度,但這個對於中港之間人民頻密的聯繫狀況確存有衝突。兩種訴求是難以並存。

而本土研究社一直將較多精力放在揭發土地資源的壟斷、政府隱藏的資訊、不公義的規劃方式等,但確實對於人口政策,除了有一些原則性的討論,難以找到researchable的落腳點。

我亦嘗試過搜尋外國學者如何做Urban Carrying Capacity Assessment(城市承載力評估),學術界是確立了一套框架,對主要範疇如自然資源、基建、公眾意識、體制、社會資本等也有相應指標。但我參考過的研究,結論大都不是為一個城市定出一個上限,而是檢視了哪些項目不足,要有更大投資去提升。解決方法,還是發展。

說到這裏不知如何收結。只是覺得現在有很多人說要檢視人口政策,要看城市承載力,但討論還是有點虛浮。我也覺得很浮,不知如何進入。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