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關於教育、區議會選舉、NBA 事件的隨想

2019/10/10 — 15:07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十月八日星期三,一覺醒來,如常準備乘過海巴士 601 到立法會,已經提早了七時許出門,想不到上車後,花了半小時多才行了二個站,心想如此下去,今晚可能返不到家,唯有下車步行回家。

下車步行片刻,看到土墻上大字寫的「時代革命」,旁邊是被破壞的交通燈,看到這強烈對比,恍然明白到交通混亂的原因,不猶然問一個問題,這就是「時代革命」嗎?可能這也是許多擠在巴士上的巿民的想法,誰知道?這些在昨晚示威後遺留下來的標語,可能同樣地起著負面宣傳的作用。這裡不是幫倒忙,改變社會是眾人的事,所有事情都應以平常心看問題。越是激烈越需要動用平常心,否則容易迷失自我。

無所事事地困在家中,整天對著電腦和手機屏幕是苦悶的,唯有等待黃昏到附近大型商場 APM 散散心。在路上看到交通似乎尚算通暢,多少令人驚歎香港人的適應能力。

廣告

在觀塘 APM 商場大堂中,有人數不多的一群中學生在兩傘下躱在地上寫標語,有些可能是低年班生,任何有理智的成年人都應該不想傷害他/她們。上一層露台站著一些身穿校服的女孩子,打開雨傘,飄下來給大堂的可能是素未謀面的孩子使用。待塗鴉完後,不時聽到學生們互問這傘屬誰的,希望物歸原主,可見這些孩子們很善良。

其時一位巿民不滿他們的行為,起了一陣子哄,但沒有我們在電視上看到的「私了」場面。他們只是一群普通的中學生,不會動粗的。無怪乎,在回家路上擦身而過聽到有街坊主婦交談時說:「我不怕示威者,更多是怕黑警。」人們對周日灣仔被控暴動罪 26 人的逾半是學生是同情的。他們很多是因走後得慢,被防暴警察捉去交數。防暴的咸豬手實為可恥。警察的不作為比作為更讓市民反感,每趟都是在地鐵、商場、燒雜物、打人後慢幾拍出現,太巧合是很難自圓其說的。地鐵關閘也是,鏡頭所見將軍澳的中產指責地鐵多於破壞者,警察越來越難向市民解釋它沒有插贓嫁禍。

廣告

教育

香港由辦學團體辦學有其歷史原因,當中出了很多名校,港府在禁蒙面則例上過了火,導致部份中學被迫出聲,不滿警方和教育署的作法,表明學校有責任保護學生,這是有教無類的精神。有教育工作者表示:「我們如何栽培年青人的初心,讓他們的赤子心成為一份龐大的道徳力量,以他們的善良和充滿創造力的潛能為我們的世界,和他們的未來創造一個真、善、美、愛的現實才是最重要的。要小心聆聽,明智地作出抉擇,勇敢地承擔,這才是眾生的幸福。」它們受到國內傳媒點名批評,這些未必是教協成員,筆者相信,在今次事件稍為平息後,香港的教育團體和部份良心校長、教師將面臨整肅。筆者相信,教協可以考慮成立專責小組,只有訴諸國際才有望頂著這股逆流。

區議會選舉

筆者曾參加區議會選舉,有些心得希望借此分享。觀塘月華候選人梁凱晴擺街站遇襲應受到嚴厲讉責和重視。在這情緒化的社會裏,襲擊人可以來自地區惡勢力也可以來自個別人士,所以參選人不宜單獨進行競選行程。大部份選民都在某程度上受到反送中運動影響,因此,反送中議題已是民生議題,參選人必需表明自身立場,解釋街坊的困惑,有能力與各類意見進行理性溝通,才是真正的地區工作和受選民接納。

部份勇武也明白到衝擊區議會選舉只會有利建制力量,而這些地區建制力量與元朗白衣人暴打市民的黑社會有關,可是泛民又怕高調呼籲停手會適得其反,當激進派指責為食人血饅頭。筆者認為泛民在此問題上要有一個清楚的社會呼籲。

NBA事件可以比香港事件更嚴重

中共高調反擊 NBA 和其他商業機構可能成為另一場「反送中運動」。在「反送中運動」,香港的強大反彈並非純為一條修訂法例,而是它觸及港人的基本價值;中共在大洋的另一邊,因為一個商業機構的高層在社交媒體上發表一句:「Fight for Freedom. Stand with Hong Kong」就攻擊其為「傷害中國人的感情」、「干預中國內政」。雖知,這一句來用表示支持香港政府,支持林鄭也說得通。中共不明白當中的文化差異,不知道西方人對個人言論自由的重視,是冒犯了普通的西方人。這種冒犯可能導致處身在西方的中國人被別人看低。

滑稽網站South Park為自己的「BAND IN CHINA」的戲仿作了一個滑稽道歉:

“Official apology to China from Trey Parker and Matt Stone.

“Like the NBA, we welcome the Chinese censors into our homes and into our hearts. We too love money more than freedom and democracy. Xi doesn’t look just like Winnie the Pooh at all. Tune into our 300th episode this Wednesday at 10! Long live the Great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May this autumn’s sorghum harvest be bountiful! We good now China?’”

它的意思是:「我們一如 NBA,也歡迎中國審查我們家院和我們的良心,我們也是愛金錢多於愛自由和民主。習近平完全不似小熊維尼(doesn’t look just like),請在星期三轉到我們新出的第三百集作品,共產黨萬歲!祝秋收的高梁田畝產萬斤!我們現在和中國和好了嗎?」

We good now China? 是加美地區的日常英話,它是The lazy way of saying "Are we good now?";“"We are good now." ,we have settled our differences and are friends again. ”;“'no worries, all good now.'”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題為「隨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