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關於流會,午餐肉以外還有甚麼?

2016/10/20 — 8:52

精算思政製圖

精算思政製圖

【文:陳清泉@精算思政】

立法會本年度第一次大會,就上演建制派議員集體離席、點人數導致流會的鬧劇。主席無奈地看著倒數時計一分一秒地countdown 時,為了延續王國興議員建立的優良傳統,我急忙著精算思政的小友們快快計算一下,這次流會等於浪費了多少罐午餐肉。結果我們漂亮的精算師姐姐在幾分鐘內就在面書出了帖文,抽水不少。

但水抽完了,又如何?作為專業人士,出個帖乾抽一下就完事,總覺得不安。我暗自反省,究竟關於這次流會,我還有甚麼話好說?

廣告

首先當然是感謝建制派親身示範「點人數」、「主動走出會議廳導致流會」,即所謂「拉布」。其實「拉布」尚有其他較高級技巧,需要熟悉議事規則和對議題有充分準備。但建制派這次不需技巧的流會,就向我的離地中高產專業朋友作了個示範:原來為了自覺重要的議題或原則,利用議事規則容許的範圍去拖延會議,是「做實事」的建制派也會用的技倆,不是攪事的「泛民」的專利。

當然黨媒和「港人X地」會全力spin,「這是愛國愛黨泛民不可同日而語」,諸如此類。但潘朵拉盒子一打開,裡面的東西跑出來就收不回去。總之,為了做大事,間中拉一下布可能也是有道理的。

廣告

但我的離地中高產專業朋友們,如果你看到這裡,不妨再想一想。建制派為了不讓青政兩位議員正式宣誓上任(劉小麗恐怕只是受連累,不是主要目標),就使出不惜讓立法會停止運作的舉動。這是為了甚麼政策嗎?是為了阻止政府胡作非為嗎?是為了讓政府同意他們的政治理念修改法律嗎?

以上都是泛民拉布常見的原因。泛民拉布,是有目的有原因的。你可以不同意這些原因目的,但離地中高產專業很多時都以「阻住做實事」為理由,「總之拉布就唔啱」就把事情打發掉。

相對的,建制拉布,就只是因為青政兩人的言論「侮辱中國人」。

不要誤會,我接下來不是要為青政的言行辯解。我是說,就算他們侮辱了中國人,是不是就不能做議員?

注意他們現在只是說話侮辱中國,並沒有任何言論去挑動呼籲他人去對中國人行使暴力,也沒有行動去攻擊中國國土或傷害中國國民。單單言論,是不是就要取消他們當議員的資格?

好了好了,侮辱中國人,傷害人民感情,罪大惡極,好不好?那請想像—村上春樹常說最討厭缺乏想像力的人,所以請大家努力想像喔—如果有一個人,或者一班人,打算這樣對中國人:

比如說,要系統地把中國人殺掉,更過份的是訂下量化指標,比如目標要殺千分之一或二之類;

比如說,要搶奪中國人的糧食,讓他們活活餓死,不給援手不只,還把搶來糧食運到外國賣錢;

比如說,要破壞中國文物,還要逼害無數中國的學術大師、藝術家、知識份子、農民、工人;

比如說,要出動軍隊,殺害學生、工人、市民;

比如說,做盡了以上這些,都完全沒有悔意,從沒有道歉,更不要說賠償給受害人;

夠可惡了吧,小小議員的胡鬧行為比起這些,都算不上甚麼了吧。

我告訴你,其實不需要想像喔。這些事都是真實發生過的。

你以為我在講日本侵華嗎?不。

那班人,叫做中國共產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