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關於特首選舉的幾點補充

2016/9/8 — 10:33

梁振英到票站投票(無綫新聞片段截圖)

梁振英到票站投票(無綫新聞片段截圖)

香港立法會選舉經已塵埃落定,無論贏或輸,在總結檢討的同時,我們必需立即把注意力轉移到特首選舉上。以下是筆者的幾點補充:

一・

自2010年1 月起至梁振英上台的兩年間,我發表了一系列文章,包括:《香港到了最危險的時候——告香港市民書》、《假如地下黨員當上特首》、《 不能讓地下黨員當香港特首》、《自由有無與多少的選擇》、《香港人無法迴避的事實》、《地下黨己經殺到身邊》、《準備2017大決戰——  回港之行》(刊於拙著《我與香港地下黨》 P250 P254 P280 P283 P290 P295 P303)

廣告

2010年1月的文章警告:「如果中共的計謀得逞,2012年中共要捧出一個地下黨員霸佔特首的職位就輕而易舉了,梁振英不是蠢蠢欲動嗎?」「這套奪權計劃的重頭戲就是2012年一定要捧出一個隱瞞地下身份的黨員幹部來競逐下屆行政長官,改造香港成為中共式資本主義社會」「那位曾揚言N屆都不會參選特首的『行為實質地下黨員』梁振英,的確正在推翻前言,為2012年參選特首熱身,出版自傳,頻繁活動,發表言論積極建立形像等」「所以我可確定,中共是近年才決定派出梁振英出馬參選,估計是2007年開始」。

2011年10月的文章又指出:「梁振英現在可以升為『推算地下黨員』了,理由是他接替地下黨員毛鈞年擔任基本法諮詢委員會秘書長職位。拫據中共規則,秘書長職位必須由共產黨員來擔當,因此梁振英必是地下黨員 」「我估計,中共不會有甚麼拍皮,它早己拍板,就是梁振英」「 中共早己定意梁振英,又不勸退唐英年,只不過是等着看看梁振英是否真成氣候,作為後路」「中共企圖在五年內一舉把香港併吞掉,五年後的普選將由他們來隨意操弄,香港這塊自由之地在五年內將失守淪陷」。

廣告

2011年11月筆者再指出:「選梁振英是中共直接統治,香港的自由民主空間只會急促倒退縮窄,沒有多少反抗的餘地。選唐英年是中共間接統治,可與中共來個拉鋸戰,爭取擴濶自由民主空間」「我寧願接受間接統治,就算選出一個有缺失的人,也不要地下共產黨員統治香港」「我肯定中共要安放一個地下黨員當特首,而梁振英將會當選是殆無疑義了」。

2012年1月筆者認為:「不是梁振英自己背叛中央旨意自行作主參選,他一定是得到中央的支持。我仍希望中央懸崖勒馬,不要繼續推行黨員當特首的計劃,否則的話會把香港推上火坑,變成一個撕裂爆炸的城市」。

2012年2月筆者再次說明:「梁振英不是陪跑,是得到中央政治局常委的欽點而出來參選的,即中共中央同意選一個地下黨員來當特首而且揀選了梁振英。唐英年只是被商界推出的參選人,中共樂得讓他陪跑」。

2012年4月筆者回港之行後表示:「如果從2008年中央宣佈2017年普選的決定計算,現在這個特首選舉只不過是大小戰役其中一個戰役,大決戰將於2017年舉行」。

總的來說,那兩年的文章是告訴香港人,中共決意推行地下黨員當特首,實行「黨人治港」的政策,而梁振英就是他們計劃中的人選,如果這個計劃得逞,香港將會沉淪,永無寧日。不幸地,上述預告竟在四年多的時間內一 一實現。這些觀點至今仍有實用價值,這些議題在未來的特首選舉工程中仍會不斷地重覆。

不過,同樣經歷這四年多的中共中央和香港地下黨是如何看待這個「黨人治港」政策的?這期間,迫出一個七十九天的雨傘運動,一個港獨思潮,相信他們也並不好過,並不安心。那麼,中央能否總結出「黨人治港」的禍害,從而決心放棄特首必需是黨員這個政策?筆者改變了原來確信中共堅持不變的想法,認為中共有放棄這個政策的跡像。理由有三:

其一 ,中央政策組首席顧問邵善波曾承認一個事實:「梁振英上台以來,政治紛爭摩擦加劇,最大的原因是有些人認為特首是共產黨員,所以凡梁振英提出的,他們都反對,給他麻煩。這是梁振英的原罪,讓他施政舉步維艱。」中共以為隱瞞地下身份可以瞞天過海,可惜天網恢恢,逃不出筆者和港人的法眼。梁振英一上台,人們就喊出反對「西環治港」的口號,對他極不信任。在這個自由的城市,中共不可能用一個隱瞞黨員身份的特首來管治,只有改用非黨員特首才能取得港人的信任。其二,這四年以來,由於梁振英扭曲傾斜的管治,令香港的政治,經濟,民生水平不斷下滑,正在危害中共的利益,需要改弦易轍,任用一個能正常管治香港的特首。其三,曾鈺成的智庫「香港願景研究計劃」歸屬於葉國華的「香港政策研究所」之下,正好說明他們己擺好陣勢迎接一個非黨員的特首。這些智庫作為傳達黨的指令和政策的渠道,讓香港的非黨員特首仍然置於共產黨的領導之下。這是吸收當年葉國華的倡議,以顧問形式扶助董建華施政的經驗的改進版,將由曾鈺成主導。

二・

地下黨員特首或非地下黨員特首有分別嗎?有人說:中央控制下,誰做特首沒有太大分別,這話說得太簡單了。黨員做特首中央有絶對控制權, 「阿爺吹鷄」黨員就立即要執行沒有討價還價的權利。如果遇上一個黨員特首品質差劣,喜歡揣摩上意,迎合中央,如梁振英那樣,中央只要求做五成的,他做足十成,像推銷一帶一路一樣,香港就會非常可悲。黨員特首劫持了港府,為這個特首辦事的官員不能中立,變相地為中共辦事。黨員特首也不准立法會監督自己,令立法會作廢。這四年大家己經看得很清楚。

非黨員做特首會有很大的分別, 他應該有自己的想法,有一個自由的空間,中共不能絕對控制。除非我們選了一個埋沒良心,甘心向中共投降的特首,香港政府可回復中立,立法會回復功能,這才是真正的建制派。

三・

立法會選舉成敗的責任在於中聯辦地下黨不在梁振英,不會影響他參選。梁振英不會是中央指定的下屆特首,但容許他自由參選,由那一千二百人定奪。許多人可能受梁振英當年N屆不選又選所影響,總不相信曾鈺成的說話,認為他正在籌劃參選特首。既然不要黨員做特首,他就沒有做特首的打算。他接受多個傳媒的訪問,都是表達堅決防止梁振英自動當選連任的決心。曾俊華得到習近平的祝福,但不是欽點,相信他可能成為下屆特首。

現在,請大家密切關注選委會的組成,每票必爭,再打一場勝仗。

2016年9月5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