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關於藏歷土鼠年的詩歌與納粹集中營的解放

2015/5/4 — 20:55

轉自網絡:4月9日,在德國東部城市魏瑪附近的布痕瓦爾德集中營原址,一朵紅色的玫瑰花別在帶刺的鐵絲網上。

轉自網絡:4月9日,在德國東部城市魏瑪附近的布痕瓦爾德集中營原址,一朵紅色的玫瑰花別在帶刺的鐵絲網上。

去年四月的一天,我收到一封陌生郵件。 來信人Mark Ludwig先生自我介紹是泰瑞新音樂基金會( Terezin Music Foundation )的執行董事。 這是一個猶太基金會,如其所言:「寄情於音樂……很多簽約作品是從音樂作為希望、抵抗和改變之源這類主題中得到靈感……堅信最宏大的紀念豐碑和平台是通過音樂和詩歌支持今日和未來之聲」。 之所以與我聯繫,是因為「正在進行一個涉及到音樂和詩歌的重要項目。 2015年是納粹集中營解放七十週年。我們所設想的項目包含來自不同文化的詩人,每位詩人都創作詩歌反映解放的主題——即與詩人個人的經歷和視角產生共鳴,體現解放的真意。'解放'的背景可以是一個民族、一場運動或個人的一段旅程」。 Mark先生說,出於對我的詩作的仰慕,相信我的聲音將為此項目的精神和藝術性增添濃墨重彩的一筆。

我對這一項目很有興趣,在回信中表示能夠參加這個項目是我的榮幸,從而使得我的詩歌——我自認為是Tibetan的聲音之一——有可能在體現「解放」這個真意的主題中獲得表達的機會,並凸顯歷史與現實的「集中營」對被剝奪者的壓迫。 事實上,我有一首於我個人而言很重要的詩:《藏歷土鼠年的痕跡》,始於2010年3月14日——這是一個特殊的日子——卻一直未能完成,或者說,四年來,我僅僅寫了這五節:

接下來的紀念日,似乎都能做到若無其事
而那年,看似變局乍現,他衝出去,她尖嘯著
更有那麼多平日藏在陰影中的無名人氏
拋棄了比誰都逼真的幸福面具
瞬間即永恆:被消滅的,成為國家機密

廣告

……清晨,我悄然推開家門
這天,將有多少偶遇,屬於藏歷土鼠年[1]的痕跡?
我相信,我會看見秘密

一路上:修鞋的,配鑰匙的,上山開礦的,下河築壩的……
多麼勤勞的移民啊,早早地
開始了日常生活的煙火,就像滿大街的杭州小籠包子[2]
在等候一群群飢餓的淘金者

廣告

每個路口,又添了幾名穿黑衣的特警
背抵背,綁著硬邦邦的護膝,握著盾牌和槍
至於不計其數的據點、攝像頭和告密者,猶 ​​如天羅地網
一旁吸煙、斜視的幾個男子,將尾隨拒絕合作的人

我被兩個靠在小店門口的塑料模特吸引住了
各穿一套玫紅翠綠的劣質內衣,曲線畢露
脖子上套根細繩,像淒慘的吊死鬼拴在捲簾門上
難道會被誰一把搶走,逃之夭夭?

可以說,邀請我以新創作的詩歌,與全球數十位詩人共同參與這一表達「解放」主題的項目,對我是極大鼓勵。 兩個多月後,我在北京完成了這首詩,數月後,又在拉薩做了最後的修訂。 這首共計十一節卻不長也不短的詩,在我個人寫作史上非常重要,不只是因為長達四年才寫完,更在於獲得了詩歌意義的「解放」。

美國詩人、翻譯家Andrew Clarke先生翻譯過我的多首詩歌,並於2008年出版了我的詩集《 Tibet ' s True Heart – Selected Poems by Woeser 》(《西藏的真心——唯色詩選》) ,實際上正是他向泰瑞新基金會介紹我的詩歌,所以他翻譯了《藏歷土鼠年的痕跡》這首新詩,而Mark先生在讀了譯詩後來信說:「非常感謝你寫出如此豪邁的詩歌,其想像力和抒情性十分感人。你的詩歌將會成為我們的選集中很重要的一部分。」Andrew Clarke先生來信說這即將出版的詩集包括了國際上一些著名詩人的作品,如美國桂冠詩人比利·柯林斯(Billy Collins) ,捷克詩人戴狄切克(Dedecek) ,他是捷克筆會會長,捷克的著名詩人和歌手,《七七憲章》的簽署者;波蘭著名詩人查格尤斯基(Zagajewski) ;而我的詩收入其中當很有意義。

限於篇幅,在此轉錄我的這首詩的最後四節如下:

是否所有的傷口都被授意癒合?
是否所有的印跡都可以被仔細抹平?
是否在不安中度日的你我仍如從前,一無所求?

黑夜卻是倏忽而至,來不及做好心理準備
分明聽見一輛輛裝甲車碾壓地面如悶雷滾動
夾雜著時斷時續的警笛和各地口音的漢語令人慌亂
他們似乎是永遠的勝利者,明天搖身一變
年長的是不要臉的恩人,年少的是被寵壞的遊客
以及曠野上,活割藏野驢生殖器的礦老闆得意洋洋

狗也在湊熱鬧,一個比一個更能狂吠
我不用抬頭,也能看見近在咫尺的頗章布達拉
在喪失中保持沉默,在沉默中抗拒喪失
我不必細數,也能銘記從阿壩燃起的第一朵火焰
它不是火焰,而是一百三十五位連續誕生的松瑪

我將掉落在地的淚珠拾起,輕輕地,放在佛龕上

 

轉自唯色RFA博客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