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關於選舉的幾點思考

2016/9/5 — 10:49

立會選舉,幾近塵埃落定。縱使準確的數字仍未公佈,然而單從議席分佈看來,有幾點值得觀察。

一)香港選舉勢變大馬式選舉

請不要忘記,是次選舉,有五名(梁天琦、陳浩天、中出羊子、陳國強、賴綺雯)候選人因其政治立場被無理篩選,故無論如何,這次選舉已非甚麼民主選舉,而是一場非法,違憲,待被推翻的選舉。在選舉期間種種荒謬絕倫的奇事,顯示香港的選舉將逐漸被政府以不同形式干預及操控。先有投票日前票站主任把票箱拿回家,行李箱的封條卻未有封實。在投票日,有選民被目睹以身份證副本投票,有選民「被投票」,有選票被撕開一角當無效,北區亦有票站停電惹換票箱疑雲。及至在點票期間,選票主任遲遲不公佈點票結果(九龍公園),有票站突然多出數疑似假票(尚德票站),政府干預選舉的手段層出不窮,未來即使繼續有立法會選舉,亦將會是非常黑暗的選舉。

廣告

二)新社運派(眾志系)形成

眾志系三人(劉小麗、朱凱迪、羅冠聰)高票當選,三人均屬其所屬選區非建制陣營中最高的得票者,相信出乎所有人的預期。眾志系主張前途自決、非暴力抗爭,經濟立場左傾,支持全民退保,提倡社區連結,然而卻忽略或避談港中關系的徵結,如單程証審批權、新移民福利等議題。

廣告

眾志系高票當選所象徵的是自一四年雨傘運動後,新社運派的堀起,有別於人民力量、社民連、街工、工黨等著重連結工人或基層的傳統社運派,新社運派以年輕、清新、變革的形象,顯然獲得大量雨傘世代支持。同樣作為首次參政,眾志系卻獲得遠比青年新政好的成績,本土派務必反思究竟問題出自哪處。羅冠聰在雨傘革命為人所熟悉,而朱凱迪亦早見於二零零六年已參與反皇后碼頭清拆的示威行動,及後一直揭露新西「官商鄉黑」的勾結,其背後的人脈與網絡絕不容小覷。然而,劉小麗的地區工作乏善可陳,在不到半年前仍在與眾志的黎汶洛協調誰出選九龍西,卻以超過三萬票當選,非常值得觀察。

伴隨著眾志系入局的,將會是背後龐大的左翼社運產業鍊的回歸,藉著立法會的龐大資源,首先劍指的,必然是各大院校的學生會。而其周邊的輿論領袖,即周保松、陳允中等人亦將在沉寂一會後班師回朝。對於本土派以致獨派而言,如何鞏固這兩年間在大專學界所建立的勢力將會是一大挑戰。

三)立法會勢力版圖更趨碎片化

何君堯、容海恩等由中聯辦推薦的人入局,使新土共(新界鄉士、經民聯、新民黨)的勢力在立法會更穩固;羅冠聰在接受傳媒訪問時指,將不參與泛民聯席,自立旗幟;本土派由本來黃毓民的一席增加至現時青年新政兩席(游蕙禎/梁頌恆)及熱血公民鄭松泰共三席,即使兩個陣營在選舉期間不時互有批評,然後兩個組織仍然是在芸芸新面孔中理念最為相近,故相信未來仍然存有合作空間;泛民勢力沒有大變,在此暫不評論。

議會碎片化成為趨勢,亦暫未見到任何有能力團結不論是建制或是非建制的人物,故可以預期未來四年的立法會將不會有甚麼突破,香港政治的中心仍然是街頭帶動議會。然而在派系林立之下,議會將存在更多變數。是福是禍,在此依然難說。但筆者相信,要突破現時香港政治的困局,必然需要改變,不論是更好,還是更壞。

四)泛民黑箱選舉機器在重要時刻發揮作用

本來基於其為數極小的樣本數,雷動計劃早已淪為笑話,然而在選舉當天,蘋果日報報道一份所謂出自雷動計劃的棄保名單,並發揮其巨大的媒體機器的力量宣傳。然而,所謂的棄保名單只有參與雷動計劃的四萬多名用戶支持,參與計劃的群眾甚至不知道名單背後的運算。究竟如何得出名單上的名字,沒人知道。當該份名單被蘋果日報鋪天蓋地的輿論力量釋放到社會時,名單頓時變成了所有香港人的棄保名單。不少在傍晚仍然未投票的群眾就是根據棄保名單投票,舉新東棄保名單為例,筆者有朋友一家三票分予范國威/陳志全/張超雄,可見棄保名單的影響力遠超於雷動計劃的參與者,在九龍東甚至有全投譚得志(慢必)的建議。

雷動計劃美其名以送最多非建制派候選人為借口,利用選民寶貴的選票支持本來勢危的泛民候選人,最後犧牲的,自然是本土派的候選人。以九龍東為例,由於「有78%選民不願投給黃洋達」為由,所以「不用考慮黃洋達」,然而當這個結果被蘋果宣揚開去時,選民只知道要全投慢必,卻不知黃洋達是不獲考慮,九西黃毓民亦如是,新東梁頌恆、陳雲根亦如是,此舉絕對是誤導選民。蘋果一而再再而三利用其輿論機器為泛民候選人助選,這群泛民議員卻大多是尸位素餐,只吃政治茶飯。過去三十年,我們還浪費得不夠多時間嗎?

然後是退選策略,在選舉前數天,公民黨陳婉琛、工黨胡穗珊等人先後退選,此舉即使不能過票,卻營造出泛民主派情況非常危急的情況,配合之後的雷動棄保名單,自然可以催谷本來屬非建制陣營的游離票。而多名泛民候選人同時退選,實在難以令人相信是單純的巧合。最後退選的新民主同盟候選人關永業直指,棄選是從政「以來最黑暗的一天」。公民黨陳婉琛傾家盪產參選,一直未有棄選念頭,卻突然與其他候選人在同一天分別召開記者會。若把這些勢力背後的財政來源連結起來,則不難理解為何會有集體棄選一事發生。

雷動計劃-蘋果日報-棄保策略三者互相結合,成功催谷泛民候選人,選舉結果亦顯示,本來民調長期徘徊於低位的陳志全、羅冠聰、許智峰、張超雄得票遠超民調預期,證明計劃成功。然而計劃背後的魔鬼細節絕不比保皇黨的掌心雷來得光明磊落。

結語

這次選舉仍然有很多值得分析的地方,留待各路人馬評論。最後,想寄語各位對於是次選舉感到失望的朋友一番說話,「念念不忘,必有迴響,有一口氣,點一盞燈,有燈就有人。」這次選舉縱難言是勝利,唯我亦尚見到危險中的一絲希望,我們斷不可懷憂喪志,因為,世上只有我們是香港人,我們還要做這片土地的主人。

世界,終究是我們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