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關於選舉的幾點

2016/8/31 — 10:45

這幾天其實沒甚麼心機寫長文,但選舉臨近有些 point 不寫又怕錯過了,唯有逼自己的起心肝寫完吧。

沒有完美的候選人

先講講我自己會投票甚麼人。很多人說自己是看政綱和論壇表現才決定,我個人是不太信這一套的。跟很多人講話,不難發現大家其實沒仔細看完政綱和論壇,通常都講不出詳細內容,較多是憑整體印象決定。我亦不太信有人在仔細看完政綱和論壇後能夠決定,因為大部分候選人的政綱都是老生常談,無突出之處,論壇表現亦算不上好。

廣告

但憑感覺投票是正常的。筆者以前讀書,有老師講過,從 cost benefit 的 rational approach 來看,投票是一個不理性的行為。一來你投的一票能影響選舉結果的機會是微乎其微,二來你無法確定候選人當選後是否能落實政綱或表現令你滿意,所以你投票當下能從中確實取得的 benefit 是近乎零,但投票花你幾分鐘的 cost 是確實存在。唯一解釋,是投票時的滿足感作為 benefit 蓋過了 cost。所以某程度上,投票的確是一件講感覺的事。

事實是憑政綱選擇候選人也是很難的。社會上存在著無數多的政策決定,不可能有候選人能在所有決定上都跟你一致,候選人的政綱一定某種面向大眾的公約數。於是你一定只能從眾多跟你意見不同的候選人中選相對接近的一位。但政策決定太多,重要性亦不同,還可能會有在選舉後才冒出的新議題,所以實際上是不可能單憑政綱決定。

廣告

講到底,投票是你是否信得過一位候選人,即所謂信任一票。無論他的政綱寫到幾天花龍鳳,口才和知識多廣博,只要你無法相信那個人,你是不會投票給他的。

投你信得過的人

在我來說,我會投一位我相信會在重要時刻堅守香港的民主、自由和法治的人。只要我對那位候選人有一點懷疑,他的政綱和演說和履歷再漂亮,我都絕對不會投那個人。沒錯,這某程度上是立場先行,但我認為這是解釋得過去的,畢竟現在的香港,還有比民主自由法治面臨破壞更重大的事情嗎?

有些人說某些年輕候選人口才不好,知識水平不高,論述能力不足,社會歷練不夠云云。口才好,知識多,有社會經驗的人,如果他是投共的,要他何用?事實是很多這樣的人,樂做中共爪牙,擘大眼講大話,破壞香港。每天打開電視新聞,梁振英、林鄭、羅范、李國章、范徐......幾多所謂社會精英,還有些是宣誓效忠英女王過的,自甘墮落。所以即使年輕候選人有其他缺點,只要他是面對政府逼害都不會退縮,單憑這一點,我就可以投他信任一票。

何況人是會進步的。有政治觸覺的人,只要開了竅,進步可以很快。相反沒有觸覺和開竅的人,進入議會多久,在政界打滾多久,有幾多社會歷練云云,都可以是水平超低。不妨考慮給年輕候選人一個機會嘗試。

時代因素

再從另一個角度看。對選民來說,四年投一次票是很小的事,但對全身投入政治的年輕候選人來說,花人生中的四年等待下一次機會,是很漫長的。有些人如果今次得不到市民支持,沒人知道他們能在沒有政治薪水的情況下捱多久繼續從政,說不定會曇花一現四年內消失。如果你想四年後再見到他們,要給他們一個撐下去的理由。

又,如果這些年輕候選人全軍覆沒,會發出甚麼訊息呢?年輕人不應該參政?老人繼續做才是最穩陣?那香港政壇如何能更替呢?這是我們今次投票時也要考慮的時代因素。

策略性投票

如果你覺得同時有幾個候選人是你可相信的,那你仍需要選擇最後是投給誰。策略性投票,是一個考慮。

講到配票,很多人有「含淚投票」的印象,但我想我們不需要這麼負面。我已經講了,有個前提是「同時有幾個候選人是你可相信的」,或者退而求其次,是「同時有幾個候選人是你可接受的」,我才會叫你考慮策略性投票。如果你只有一位候選人是可相信或可接受的,我講再多都說服不到你。但如果你的確是心大心細,不妨考慮一下。

始終選舉的目的是贏議席,在議會盡量發揮影響力。當然很遺憾地,在香港K型的制度下,非親中者能在議會中發揮的影響力有限,但這不代表甚麼都做不到。阻止一些事發生,如拉布拉倒惡法,某程度上已經是做了一些事。而民調均顯示民主派加本土派的支持者,只要投票策略得當,的確是可以取得更多議席。放棄全無機會當選,集中到有勝算的人身上,盡量以同樣數量的選票贏取最多議席,是為策略性投票。

當然很多人會說泛民依樣拉不倒,拉不倒果樣,配票有何用。但拉布的確是在很多因素配合下才能奏效,如果主席堅持剪布,像吳那星和陳乜波那樣厚顏無恥 (後者已經自動當選),你做甚麼都沒用。面對這些無恥者,我想那些所謂更激的人的掟東西、衝主席台等建議亦不見得有用。

焦土不可行

而即使你不相信議會工作,贏議席都有其效用,因為議會內和外是可以相配合的。尤其是當選議員能帶來薪水,帶來資源,只要調配適當,是能夠間接幫助議會外的工作。這是進入議會的另一種目的。也跟上面提過的讓年輕人繼續有動力從政相關。

有一說法是「焦土戰術」,立法會輸了也不是大事,港共將香港破壞到一個地步,人們就會起來反抗。但到底專制政權將社會破壞到甚麼程度人民才會反抗,我們無法知道。中國接連出現大飢荒和文革,人民都沒有推翻共產黨;德國和日本在二戰中傷亡慘重,人民亦基本上沒有反抗政府:赤柬屠殺了四分一國民,也是靠越南軍隊才打敗之。

所以我是不相信所謂焦土,一來我很懷疑香港有多少人真的會搞革命,二來即使有,之前一段的破壞都可能是不可彌補的。在仍有能力守住立法會的情況下,我們都應該盡量守住。

 

原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