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關於香港保衛戰電影《1941的聖誕》的字幕問題

2018/8/12 — 14:53

編按:電影《1941的聖誕》講述二戰時期「香港保衛戰」的故事,不過電影導演Craig McCourry日前在FB透露,收到香港電檢部門通知,其電影不能配以任何字幕。有網民質疑政府審查電影,是「驚人鼓吹戀殖」。電影、報刊及物品管理辦事處則回應指,電影曾將不含字幕的版本送檢,如欲播放字幕版需將有關版本再送檢。

該電影監製麥欣恩向《立場新聞》投稿回應事件,全文如下:

【文:麥欣恩,電影《1941的聖誕》監製】

關於香港保衛戰電影《1941的聖誕》的「字幕風波」,我認為討論的焦點應該轉移到香港電檢處條例不清晰這方面,另外一點可以繼續思考的,就是究竟電影字幕是否應該以這麼嚴厲的方式規管﹖這會否扼殺香港文化工業的發展,尤其是獨立的藝術家或文化人?首先,導演Craig McCourry 已經在他的公開信交代了事情的始末,我不在這裡重複。可是,不論導演McCourry在提交電影作審查之前和之後,他都十分仔細看過電檢處的條例(英文),而所有列明的條例中全無一字提過“subtitles”(字幕)的。電檢處的條例是這樣寫的:

廣告

(c) endorsed with a condition that the film shall not be exhibited with—
(i) any additions to; or
(ii) any excisions from,
the film in the form in which it was submitted under section 8;

依照一般不熟悉香港電影發行的電影從業員或外國電影人的角度來詮釋以上文字,所謂「添加」或「刪減」的部分會是指剪接或場景的增減,以他們的「常識」(common sense)去判斷,怎樣也想不到所謂「增減」會是包括字幕的。因為把電影送檢時已經有對白,那些檢察員已經聽到對白,字幕只是把這些對白以文字方式重複,或是幫助觀眾看懂外語劇情,字幕的放置不會更改電影內容。這就帶來一個問題:究竟這些條例是否為大眾服務﹖還是寫來給一小撮懂得「潛規則」(即懂得原來在審查之後是不能加上或刪減字幕)的「行內人」看﹖假如以「公平」原則去處理,(西方國家也如此),碰到有條例「限制」人民某些「自由」的,都會特別仔細列明有哪些項目需要注意,而不會以這樣「含糊」的方式處理。既然電檢處不希望人民觸犯某些條例,就有責任把這些條例清楚列明。以這種「含糊」的方式寫條例的後果,就是讓該處擁有過大的「詮釋權」,一切以他們的「詮釋」為依歸,這又引申出另一個問題,究竟誰擁有這個「詮釋權」? 在條例上明明沒有白紙黑字寫清楚的,電檢處卻可以作出非一般人理解的「詮釋」,這背後的「合法性」、「合理性」何在﹖

廣告

既然是重要的條例,它不是應該以公平原則出發嗎﹖它不應該清楚列明所有細節讓不懂「潛規則」的人也看得明白嗎﹖假如條例寫的不清晰,難道這不是政府的責任嗎﹖

另外,關於字幕的功用,在美國字幕很多時叫作 “captions”,背後有照顧聽力障礙人士的想法,縱使聽不到,也可以「看」得到電影。字幕的另一個功能是讓觀眾能夠以他們的母語去理解外語電影,而香港是一個「國際城市」,這個地方雖然以華人居多,卻有很多不同國藉的人居住。假如字幕本身扮演著「文化溝通」橋樑的重要角色,電檢處對電影字幕進行嚴格的規管,變相也削減了不同文化人士藉著電影去交流的機會和權利,亦減少了少數族裔人士以他們的母語字幕觀看電影的機會。

另外,香港一直以來希望發展創意工業,可是,大家可以想像,假如美國有電影審查處去審查字幕的話,相信像Netflix這樣的公司將會難以運作,而且運作成本將會大大提高。究竟字幕是否需要這麼嚴格的規管﹖以這樣嚴厲的態度去規管電影字幕,對香港來說究竟會是利多於弊,還是弊多於是利﹖我希望各位香港人可以重新再思考一下。

發表意見